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文学

更新时间:2021-02-23 07:06:12

风天傲 已完成

风天傲

编辑:诗人的血液作者:阅读王分类:短篇文学 主角:许清,江叔,长风,古老师,古夕颜,陈锁,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风天傲》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许清,江叔,长风,古老师,古夕颜,陈锁,金钱豹,宝藏之间的故事。风天傲约10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我微笑着面对他:“你是不是还忘了些什么呢?”

    男人嚅嗫地开了口:“我……我叫许清,今年三十五岁,是……是刚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我点点头。然后来到茶几前,端起了咖啡,已经微凉了,倒回壶中,重新煮开,再凉到可以喝,这才惬意地呷了一口。坐下来继续翻看中午还没看完的书。天色很快就暗下来,窗外的景色刚刚都还清晰的,只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是模糊一片了。

    “好吧,这就可以了,你已经报完恩了。”我把钱递给他:“拿着,你的路费。”

    江叔说:“慕天,我已经让许兄弟吃好了。在存储间里找了你们以前的衣服给他换了,有些肥大,不过还算可以。”

    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把我从这浮想和陶醉中惊醒。我皱了下眉头,不是长风,长风不可能按门铃。不过还是放下手中的咖啡,打开房门。

    我看了看她:‘你自己去吧,就不怕有什么稀世珍宝,武功秘笈什么的被我抢了去啊。’

    目送江叔走了出去,我才看向我们的客人:“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村长指着那处山崖,对我们说:‘过了这个山崖,山那边就是龙潭所在。只是这个山崖实在是太高太陡了,从我当村长的时候,就没有听说有人爬过这里,而且遵照祖训,也不会有人来攀爬,但现在看来别的地方已经没有路了,这一路上也没有遇到陈锁,这也只能是唯一的一条路,只是现在的情况比我想得还要糟糕,陈锁未必能来这儿,所以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就别往上攀了。对了,我们应该在山崖下找找,看看有没有人往上爬过的痕迹。’

    我点点头,多一个上去,总是好的。抬头看看,古夕颜已经快到了崖顶的地方。我冲她喊:‘感觉怎么样?他们两个能上去吗?’

    古夕颜的话像是有魔力似的,两个男人不等我说话,就又开始了往上爬。我也只好快些把绳子拴好,以确保他们的安全。

    我也客气地说:“真的不用这么客气,既然你急于赶路,我就不多留了,那就祝你一路走好吧。”

    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黑夜到了最浓烈的一刻。一个黑影蹑手蹑脚地从第一间客房出来,贴着墙壁,慢慢朝最里面的房间走去。当他来到那个房间的门口,只是伸手在门前捣鼓些什么,便推门进去,一切都悄然无息。房间里,一束光圈不大,但很耀眼的光亮在书架前晃动,只见一只细长的手抽出了其中一本书,翻了翻,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又放了回去。翻看的都是古黄色的线装书,这样反复了十几分钟,终于光束照在一本《诗词辑要》上。

    他说完这句话定定地看着我,见我没有什么反应,有些意外,但还是继续说下去:“我是维县人,三年前的一个深夜,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把我从睡梦中强行带走,随后我就被关进了江城精神病院。在那里,我被列为严重精神病人关在了单间。没有人和我说话,只有护士和护工每天强行给我打针吃药。

    几个男人看着古夕颜勇往直前,不甘示弱,跟着往上攀。幸好这几天一直在基地,我穿的衣服比较随便些,至少爬山还能施展开,我理所应该地首当其冲,一边往上爬,一边把绳索往结实的树上拴,但是这些树长得并不密集,在大家面前我也不好施展功夫,只好用壁虎七式中‘吸盘手’和‘一跃而上’并用。古夕颜爬山的姿势也很奇怪,不知道她是运用了武功还是自小练就的攀爬本领。反正她是挺灵活自如的,我自然不用管她,任凭她在我们前面开路,我把绳索系好就行了。

    等我再醒来,发现他已经开车走了。我只好沿着公路一直朝家的方向走。还好是雨天,路上人车稀少,我这个病人没有被太多人注意。我一路跌跌撞撞地走着,天色越来越晚了,我又累又饿,终于看到了这里。于是我放弃了继续往家走的念头,盼望着有个好心人能收留一夜,我才有力气继续赶路。”

    古夕颜小说名字叫做《风天傲》,这里提供古夕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天傲小说精选: 古夕颜的伤恢复得很快,两天后,我就教给她怎么运功帮孩子们治疗。持续有七八天的时间,我们终于把孩子们都恢复得差不多了。药材基地建的也顺利,地址就选在了后山的一片空地上和山坡上,老村长带人把地清理出来,并引来了山泉水。等雨季一过,把药苗和种籽送来就可以了。既然事情做得差不多,我便决定回来。就在我准备回来的前一天,正在和村长说话,村民陈锁的媳妇哭着跑来和村长说,陈锁去挖草药,已经有三天没回来了。请求村长帮助找找。村长问…

    古夕颜的伤恢复得很快,两天后,我就教给她怎么运功帮孩子们治疗。持续有七八天的时间,我们终于把孩子们都恢复得差不多了。药材基地建的也顺利,地址就选在了后山的一片空地上和山坡上,老村长带人把地清理出来,并引来了山泉水。等雨季一过,把药苗和种籽送来就可以了。既然事情做得差不多,我便决定回来。

    夜,很黑很黑。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有的只是无边浓郁的墨色。虽然这样的夜很适合睡觉,其实更适合苟且的人做一些诡秘而肮脏的勾当。

    许清露出非常感激的表情,说:“还没请教你的大名,也好日后感谢。”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两个人&和哥一

    两个人都说没问题,陈栓说:‘从小我就和哥一起爬山,我哥能上去的地方,我也能,再说我得把我哥哥救回去呀。’

    2021-03-06 11:49:23详情点赞(0)回复(0)
  • 门就开&了,如

    我冷笑了一声:‘怎么会,你试试去吧。说不定门就开了,如果不开还有个办法。’

    2021-03-05 04:13:46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在山&着呢,

    古夕颜笑着说:‘老村长,你放心吧,我是在山里长大的,对山路熟着呢,绝不会给你们添乱。’

    2021-03-06 11:01:00详情点赞(0)回复(0)
  • 都跟上&可费了

    村长见我说话了,无奈地继续向前走去,大家也都跟上。有个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过来和古夕颜搭讪,被她顶回去了。然后有点兴奋地悄悄对我说:‘我做好了铁的龙佩,可费了好大劲呢,等回去咱俩一起去试试。’

    2021-03-07 07:58: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吧。好&,掉队

    我知道她的身手,便替她解围:‘村长,赶路要紧,就带上她吧。好吧,你就和我在后面,掉队自己就回去。’

    2021-03-07 10:00: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对着&一定会

    我神秘地附在她耳边:‘门若还不开,你就对着石门大喊三声芝麻开门,门一定会开。’

    2021-03-07 06:34:59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