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更新时间:2021-04-01 00:15:27

邪咒鬼探 完本

邪咒鬼探

编辑:书信起笔作者:道门九公子分类:恐怖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醒过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四周一片漆黑,下意识翻身起来揉着眼睛四处乱看,最终掏出手机看看四周,发现这儿竟然就是埋林雪儿那口井!

    看着他们一个个即将得逞,我心头火气冲天,林雪儿可是我的好朋友,岂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这样做!

    妈的,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这雨势头蛮大,“噼里啪啦”的击打着屋顶,从屋顶滴下来的雨水让屋子里完全侵入一片水雾之中,水滴沾到脚上特不舒服。我看了看这床上的被褥,应该是屋子里破漏的原因,阳光长期照在上面,所以没发霉,看起来也不脏,就跟一直有人睡的一样。我把鞋子脱了就躺在床上,这样子太舒服了,雨水无法落到这里,听着外边稀里哗啦的瓢泼大雨响声,心里对红毛鬼的恐惧很快就消失了一大半。“你坐在那儿干什么,睡觉啊。”我看着床头离我远远的舒颜,顿时就想笑了。心说让你用枪威胁我,嘿嘿……“呸,想得美,你自己睡死吧!”她又往旁边挪了挪。说句实在话,这一张床上孤男寡女的,还是个美女,哥们儿心里多多少少有点那啥,但我怕红毛鬼去而复返,又担心庄杰出事,没心思再开玩笑了。我忧心忡忡地坐起来,侧耳倾听着外边的动静。谁知这一听竟然还听出了名堂,外面依稀响着“嚓嚓嚓”的声音,好像有人小心翼翼地挪动身子一样!但雨声太大了,不管我怎么使劲儿听,也没法确定是不是人,但我确定,这声音绝对不是老鼠干的!“喂,把你枪拿过来。”我小声对舒颜挤了一句。她摇摇头:“不……不行,你拿去也没用的。”我现在可是正儿八经地跟她说话,根本没开玩笑,她不干我还急了,爬到她身旁,凑在她耳边说:“刚才那东西来了,快点!”“能不能别老占我便宜?”她忙把半个身子朝旁边躲开,过了片刻才一脸无奈地看着我:“实话告诉你吧,这、这枪是假……假的……”啊,假的?我哑然失笑,我就说嘛,这样一个胸大没脑的女人,谁敢给她配枪啊?这下我完全笑不出来了,真的,刚才以为舒颜手头有枪,也许能对付红毛鬼,但现在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无非就是一个惊天噩耗……大雨还在肆虐着这个没人的山村,舒颜瑟瑟发抖的卷曲在床角,而我,只能默不作声地听着外面的动静。还好屋里蜡烛够长,把恐怖气氛给缓解了不少。可是那种声音一直在响,听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接近我们屋子!气氛一下变得无比紧张,我扯紧了嗓子眼儿,心里非常清明,这红毛鬼绝不会那么轻易离去。传说这红毛鬼可是有智商的!“咔嚓”声渐行渐近,我忙回头看了一眼屋里,没什么可用资源,只能在床头上折下来一根手腕儿大小的木棍子,俯身在大门后面做好了充分的砸脑袋准备。舒颜发现我的一系列动作,顿时也急眼了,没顾及床对面的潮湿,一溜小跑蹲在对面墙角下看着我,那模样就跟见着捉奸的人一样,甚是滑稽。就在我发现那声音到了门口时,我的后背突然被扯了一下,这力道还不小,冷不防之下把我扯下床去了。“干什么啊你?”我皱着眉头,心想舒颜这丫头也真是,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但回头一看,我的娘哎,舒颜好端端地蹲在墙角看着我,而床上,却多出了一个身穿大红风衣的女人,披头散发,面朝门外,直挺挺地立在床上一动不动!“啊,林雪儿!”我头皮瞬间又麻了一层,这不是林雪儿还能是谁?都那么久了,她怎么还阴魂不散啊?!我浑身僵硬地挪到舒颜旁边蹲着,直勾勾地盯看着林雪儿仿若木桩般的身影,嘴巴不由瑟瑟发抖,感觉下巴勾儿都要嗑掉了!“什么林雪儿啊?”舒颜眨巴一下眼睛,把脑袋伸出老远来往对面看,还伸手推我身子。我看着林雪儿不敢言语,心说舒颜应该是看不见她。我把舒颜的脑袋推回去之际,突然听门口传来“咔嚓”一声剧烈响动,接着屋子里木屑横飞,乍一看去,木门被硬生生的撞碎一地,一坨红影顿时出现在门口!果然是红毛鬼!伴随着红毛鬼“嗬嗬”一声闷叫,舒颜也被吓得失声大喊一声,扑进我怀里眼睛一翻,我勒个去,竟然晕了!我感觉呼吸失禁,死死地靠在墙角和舒颜依偎在一块儿,忐忑不安地看着眼前这两只鬼。林雪儿的身子丝毫未动,雷打不动地面朝着红毛鬼,而这时的红毛鬼也奇怪,看着林雪儿“哈呼哈呼”地发出一种类似于警告的声音,气势汹汹,但却一直没敢闯进来。我明白了,红毛鬼怕林雪儿!僵持了不到两分钟,红毛鬼再也没耐性,看着墙角的我和舒颜,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不是瞎说,它真流了口水!接着它挥动毛茸茸的爪子,就要跳朝我们这边冲过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雪儿出手了!只见她惨白的手掌一抖,手指上那血红的指甲霎时间长长了几公分,伸手就朝红毛鬼脖子抓去!红毛鬼身形肥硕,没来得及闪躲,脖子已经被林雪儿的指甲深深抓入皮肉,一种粘稠度浓烈的红色液体顺着红毛鬼的脖子流在林雪儿的手掌上,看起来极其恶心!红毛鬼浑身颤抖不止,忽然“嗬”的闷哼一声,极速往身后退,与此同时爪子也往林雪儿脑袋上招呼,扯着林雪儿的头发,把她扯得惨叫不止!林雪儿“啊”的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后,另外一只手也掐入红毛鬼的脖子,把它推着往外退。我拍了拍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想林雪儿这是念及友情帮我呢,还是鬼与鬼之间对立的关系?想都不用想,林雪儿肯定是在帮我。那她现在似乎和红毛鬼打成了平手,我要是上去帮忙一下,肯定能轻松不少。心念至此,我把舒颜抱在床上让她睡好,捡起地上的木棍,另外一只手拿着手电就往外冲。原本胆大包天的我,经历了如此之多的超自然事件,对鬼早已麻木,我所畏惧的东西不是见鬼,而是对死亡的恐惧。如果我不及时帮忙林雪儿,待会儿她万一败下阵来,今晚我们仨儿谁也甭想见到明天的太阳!外面就跟一个迷宫似的,屋子连屋子,门槛接门槛,我看着门槛被损坏的屋子,循着林雪儿和红毛鬼的惨叫声,几步跳出去去就看见了他们。他们奋力厮打在一块儿,红毛鬼抓着林雪儿犹如瀑布般的头发,抓得她闭着眼睛一个劲儿的惨叫。而林雪儿血红的指甲丝毫不逊于红毛鬼,深深插进红毛鬼的皮肉。两者表现都非常痛苦。原来鬼也有知觉,也会疼!那就好办了,我可以砸红毛鬼的脑袋,让他头破血流!念及此处,我拔腿就朝他们冲过去,挥起木棍子毫不给红毛鬼面子,一个劲儿地往它脑袋上招呼,发出“哐哐哐”的沉闷声音。没想到哥们儿竟然也有打鬼的一天,我心里是无比畅快。我这一接手,打得红毛鬼措手不及,也给林雪儿一些缓气的机会,她把指甲从红毛鬼脖子上抽出来,黏糊糊的液体顿时溅了我一脸,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钻心窝子的恶臭!就在林雪儿即将把指甲掐向红毛鬼的天灵盖时,身后忽然传来几声咿咿哇哇,我听不懂的声音,听起来就跟庄杰念咒语时一样。还没容我回头看去,眼角余光就发现林雪儿的身旁闪过一缕淡淡的红光,接着她不再动弹了,双手顿时放开红毛鬼,垂落在腰间,又跟一根木桩一样杵立在原地,目光呆滞无神地面对着红毛鬼!我几乎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就感觉一股强劲的力道把我抬起来,接着身体一阵天旋地转,被扔了出去,“嘣”一声狠狠的撞在墙壁上,随后又重重的掉在地上!我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全身火辣辣地疼痛,一时间连呼吸都困难,接着舌头一甜,对着地上就吐了一口鲜血!这都还没完,意识朦胧中,一个红影向我跑过来,抓起我的手腕一口就啃了下来!“啊!”手腕上钻心的剧烈疼痛促使我瞬间清醒,睁开眼睛一看,红毛鬼正咬着我的手腕,拼了命的细血!然而,我根本没有力气挣扎,我感觉今晚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死亡的束缚。无力地朝门口看了一眼,借着地上手电的光芒,依稀看见门口站着一个穿着大黑风衣的人影,不用想了,他就是那个神秘的术士!“茅山杀鬼有神方,八方地火赦我令,太上老君显灵来,借我灵火急急如律令!”就在我感觉心灰意冷时,屋顶忽然传来这样一句咒语,这声音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是庄杰!

    近期乡村发展极速,我们村里经常有开发商派人来挖坟,目的就是收掉尸骨,拿去化骨灰,把这块地方挪出来建房子。

    正要去找点事干,背后有人叫了一声刘海。刘海是我的名字,而叫我这个人正是我的父亲。

    说实话,这荒山野岭的,加上面前还有一口即将要埋人的井,简直算得上恐怖气氛了,但我天生胆子大,且受过“高等教育”,对鬼神传说不咋信服。

    林雪儿赤身裸.体的躺在我脚下,而我,也是衣衫不整。在被吓糊涂的同时,我心里冷不丁觉得事情不妙!

    偷葬一般是在夜里十二点至凌晨一点,这是那些主持法式的阴阳先生规定的,这个时间段是日夜交替时,阴气最旺,适合死者。

    父亲说不过我,只好再三嘱咐,不能去林雪儿尸体旁边站,抬棺材的时候也不行,万一把影子印她身上去就不好玩儿了。

    而这时候,林雪儿的笑容竟然浮现在水花肆虐的水中,在水里她竟然还能说话,笑着给我说:“相公别怕,我会给你报仇的。”

    这伙阴阳先生都是在外边请来的,我们村里也有一个,但已经是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儿了,新生代没人愿意继承他的衣钵,所以我们这边丧事都在外边请先生。

    等了一个多小时,抬棺材那伙人终于来了,他们一个个嬉皮笑脸,那阴阳先生也把帽子挂在背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整个场景不像死了人,反倒像喜事一样。

    还没反应过来,周围就亮起了手电光,一群人朝我围了过来,他们就是几个抬棺材的,其中有人手里还拿着手机录视频、拍照。

    这可是侮辱死者的做法,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那么巧合,抬棺材的人都是老光棍儿了!

    夜风寒冷,梦又离奇,很快我就醒了过来,发现我满头大汗,还躺在林雪儿的坟前。

    因为这种事搞得村里鸡犬不宁,整天都能听见铺天盖地的叫骂声,村民们嫌开发商给的钱太少。

    他们以此威胁我,如果我敢把事情说出去,那他们就把视频给我父母看!

    接下来的一幕顿时令我瞠目结舌。他们几个人窃窃私语地把棺材放下来,没想到随后又把林雪儿的尸体给抬了出来,竟然脱林雪儿的衣服!

    父亲把我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他低声叫我回家去,这林雪儿没结婚就死了,那大红衣明显是有人给她穿上去,用来勾阴婚的。

    到了夜里,这里人基本走光了,说来也巧,这几个阴阳先生拿着一张纸念了不能去看葬的生辰八字,最后竟然只剩下五六个人,加上主持先生,共八个,刚好可以抬棺材。

    我点头说是,心里不以为然。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回到家&的事情

    回到家里,我依然心神不定,想起林雪儿那怨毒的表情,以及被几个禽兽拳打脚踢,还有威胁我的事情,心里起了杀念,我想报仇,不只是为自己,还要给林雪儿报仇!

    2021-04-08 12:26: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床上翻

    晚上十一点,被父母带回家的我从床上翻了起来,穿好衣服就往山上走,到那个葬井旁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等着抬棺材的人到来。

    2021-04-08 09:56:49详情点赞(0)回复(0)
  • 进堂屋&一个十

    催火化的人刚刚离去,限期明天,所以大家很急,把林雪儿抬进堂屋,几个阴阳先生就开始敲锣打鼓,有的人已经带着锄头上山挖井去了,而我一个十八岁小伙,也不能闲着。

    2021-04-08 06:05:05详情点赞(0)回复(0)
  • 躺在我&丁觉得

    林雪儿赤身裸.体的躺在我脚下,而我,也是衣衫不整。在被吓糊涂的同时,我心里冷不丁觉得事情不妙!

    2021-04-10 02:27:5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会信&事。

    我当时就笑了,这些都是别人胡编乱造,世界上哪儿有什么阴魂?人死之后啥都没了。这对于还在读高三的我,是绝不会信的一件事。

    2021-04-09 11:01: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林雪儿&的坟前

    夜风寒冷,梦又离奇,很快我就醒了过来,发现我满头大汗,还躺在林雪儿的坟前。

    2021-04-08 11:48:59详情点赞(0)回复(0)
  • &掉了裤

    就在我眼睛有点发直时,他们竟然开始肆无忌惮地玩弄林雪儿的身子,有人甚至脱掉了裤子,揉虐着林雪儿的私密部位!

    2021-04-07 11:32:25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日夜&者。

    偷葬一般是在夜里十二点至凌晨一点,这是那些主持法式的阴阳先生规定的,这个时间段是日夜交替时,阴气最旺,适合死者。

    2021-04-10 08:18:09详情点赞(0)回复(0)
  • 肺的哭&泪。

    她家人撕心裂肺的哭泣很快打动在场所有人,包括我也忍不住掉了眼泪。

    2021-04-09 08:14:58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