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官场职场

更新时间:2021-04-01 02:14:33

股市邪刀柳沧海 连载中

股市邪刀柳沧海

编辑:海浪无声作者:大瞳闪贾分类:官场职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本书是一部核心主题主角柳沧海为了很舒服的生存步入了股票世界,从一名股票销售员(电话销售)干起,一步步步入股市操作方式的核心机密。通过对金融操作方式的深刻地认知及一名热血报效国家青年的理想,率领自己的一帮弟兄出征世界各个金融界,浴血奋战,能达到称霸金融王国的巅峰,左边的看着年轻些,娃娃脸上竟然有沧桑感,扎个马尾;右边的身材较丰满,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也是梳着马尾辫。他们穿过不算太挤的人流,柳沧海坐着,李天勇站着,柳沧海问“请问,电话销售是卖什么产品的,我看你们的岗位说明上好像是股票咨询?”娃娃脸毫无表情的说“我们的电话销售就是股票咨询,要说具体的产品就是股票的信息。你以前做过销售吗?”。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左边的看着年轻些,娃娃脸上竟然有沧桑感,扎个马尾;右边的身材较丰满,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也是梳着马尾辫。他们穿过不算太挤的人流,柳沧海坐着,李天勇站着,柳沧海问“请问,电话销售是卖什么产品的,我看你们的岗位说明上好像是股票咨询?”娃娃脸毫无表情的说“我们的电话销售就是股票咨询,要说具体的产品就是股票的信息。你以前做过销售吗?”

      于是接过培训单,就准备离开,那个娃娃脸有接了一句“早上9点准时到,不准迟到,否则取消实习培训资格。”听着她冷冰冰的话,柳沧海心里嘀咕着,什么玩意,老子可是本科,要不是不懂股票,才不会到你们公司来,嘴上却说“谢谢”,声音像蜜一样甜。若干年后,娃娃脸已经成了一位重要人物时,李柳二人才知道,当时给他们培训单多亏了李天勇的一张刚毅的脸,刚毅的脸与娃娃脸互补,不然他们根本没有机会。

      转眼到了第二天,他俩8点五十到了云辉大厦的2319室,门外已经来了二十多人,一问才知道,都和他们一样的身份。偶尔过去几个进到门里的,无论男女都是一身正装,胸前挂个牌牌,从他们这群人身边走过,眼里都是蔑视。柳沧海想,云辉大厦是合肥响当当的写字楼,50平的小房间租金一个月至少得5000,能在这里开公司的都是有实力的大老板,能在这里面工作的都是人才,自己受轻视也是自然,不过我要证明一定比他们强。这边他还在想着什么美事,这时房门一开,出来一个带黑框眼镜的人,扎着马尾辫,她拿起一张表说道“我念到名字的都跟我来,徐峰,张正。。。柳沧海。。。”哥们一听有自己的名字,却没有李天勇的名字,瞬间他们疑惑的目光对在了一起,可是现在也没办法,走一步算一步了。柳沧海一行10人跟她走进了房间。柳沧海举目一望,心里道,好家伙,门外没有看出来这里面空间真大,少说也得三四百平米,只见南边一边分成并排的8个工作区,每个工作区有一组屏风隔断,位子每边至少有10个,靠近最南边的一排紧邻窗户,现在被厚厚的窗帘遮了起来;北边是一排四个房间,百叶窗都关着。柳沧海他们被领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牌子上写着“精英突击部”,朝东看去还有一个房间,门上写着“非请莫入,请勿打扰”的牌子,很神秘。柳沧海跟着人群进入房间,原来这个房间里没有屏风隔断,只有靠墙的一排桌子上面被一块块的木板隔开,这就形成了一个个的座位,每个座位上一部电话,一支笔、一个笔记本,一块钱一个的那种。柳沧海他们就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门的右侧是个独立的电脑桌,上面一台新电脑,一个文件筐,一部电话,一个笔筒很新,一个厚厚的黑皮的笔记本。桌旁有个带脚架的白板,此时黑框眼镜正在把白板放到中间靠近电脑桌的地方,手拿一只白板笔站定后,开口说道“我叫刘英,是你们这组的组长。也许以后我们会成为同事,为了挣更多的钱而奋斗,也许你们过了今天就不会再来。但是我有责任说一句,挣钱没有坐在这里挣钱更舒服,更有成就感的了。电话销售,就是白领的工作环境,拿着销售人员的薪水,这就是电话销售。现在每个人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白板上,我先写,你们写在我的后面,从上往下写。”两分钟后一列名字出现在白板上,刘组长说“现在从上到下开始,每人问一个你们最关心的问题?第一个徐峰”徐峰,这是个有1米8个头的男生,身穿正装,冷峻的脸上似乎人人都欠他钱一样,他说“我的问题是干好这个工作我需要做哪些事?”刘组长说“刚才徐峰的话可能也是你们也要问的,那么做好这份工作需要两点,一个是电话销售技巧,二是关于股票的基本了解,另外要说明的是,徐峰今天的穿着是你们当中最符合这里要求的一个,这里工作必须穿正装打领带。下一个,”站起的这位,明显有点丧气,说“我不懂股票,我觉得我做不好”刘组长没理他,说“下一个”。这个站起来就说“组长你一个月多少钱,我什么时候能拿到你那个水平?”刘组长微微一笑说“很多人都想知道我一个月拿多少钱,我只能说基本工资1500,奖金大约2厘米厚的大钞。你要是有本事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差不多2个月,就看你的野心了。下一个”,此时的柳沧海不知道下一个是谁也不知道下下一个是谁,也不知道他们长的什么样子,心里完全被镇住了,心里想到,1500一个月基本工资,有我以前的2倍了,看他年龄也就比我大一点,也不至于这样的差距吧,2厘米的大钞,如果是新的100元的那可是2万块啊,乖乖的,真是天文数字,内心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慌。轮到他发言时脑子还没清醒过来,于是说“我问的和徐峰的一样,呵呵,没啥新鲜的”这次刘组长没有说下一个,因为没人了,她总结的说“现在首先宣布徐峰、张正、柳沧海、李丽丽四人通过了考核,其他人要么信心不足、要不然怯场、要不就是来混场混工作经验的,我这里是精英突击部,需要的是敢于表现自己欲望的人,敢于挣大钱的人。剩下的人可以回去了,感谢你们的到来,谢谢。如果有疑问,到隔壁经理室投诉。”柳沧海估计没有一个人投诉的,即使投诉也没用,试想你的上级对你不满意,你还有必要再继续吗?!接下来的培训就比较有针对性了,刘组长说“虽然我们这组的人少,但是我们有的是气势,最重要的是你们的客户要有钱,他们的钱越多对你们最有利。不要问为什么,迟早你们会明白的。对于你们刚才的问题,其中柳沧海和徐峰问的是怎么做,张正和李丽丽问的是结果如何,张正你要拿2厘米厚的大钞,可要加油啦!因此,对于你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打电话,和基本的股票知识,现在大家先休息一会,十分钟后再见,你们不要离开这个房间,免得引起误会。”刘组长说着就离开了,柳沧海打量一下将来的同事,徐峰身高有特点,人不怎么爱说笑,张正,个头1米7左右,他自己说以前练过散打,一身的横肉可能就是证明,李丽丽个头1米6,文文静静,皮肤很白,笑起来很甜美。由于大家不是很熟,也没多聊。过了一会儿,刘组长给了我们一份实习调查表,和求职简历差不多,就是上面有天宇的章。大约十分钟的样子,刘组长进来收集了调查表,说“下面就是正式的培训了,你们之间要多多了解,以后的工作还要多多配合。关于股票的基本知识我这里印了几份份,你们每人拿一份,回去后仔细的背背会了你们也就差不多懂了。最后一个是如何打电话销售的问题。现在我把大致的流程给你们讲一遍。。。。。。”柳沧海和李天勇一起回到卫岗,脑子里嗡嗡响,只记得刘组长说的一句,“明天不要迟到,再见!”李柳二人累了一天也没心思吃什么,稀里糊涂的吃了个泡面就各自休息了,也没互相问一下各自发生的事,真是累啊,白领也是体力活!明天就是实战培训了,他们各自暗暗的加油,头晕都没忘记!

      这又是个周二,李柳二人带着忐忑的心情再次踏上了寻找工作旅程。14路公交车,从民航宿舍出发,过了大约15分钟,在百花井停下时,走下了汗茵茵的李柳二人,李天勇一边抱怨“人他妈的真多,看,今天刚换的衣服,现在搞的就像三天没洗的一样,都皱了”,一边还不忘打量一下,穿的很少的美女的大腿和胸。柳沧海一边接话说“小心,被人报警!”,一边顺着百花井站台朝北走,因为在下个路口就是阜南路与荣事达大道交汇口了,合肥市人才市场就在它东侧,约100米。虽然现在只是早上10点钟,但是招聘会现场已经是人山人海了。看着出口附近喜忧不定的应聘者,柳沧海心里说,我总算是找到了目标,但愿能找个弄股票的工作干。顺着出口右侧的招聘单位表格,他和李天勇一路浏览过来,一直到入口的位置,总算让他们找到了三个相关职位,其中有家叫做天宇的营销策划公司正在招电话营销员,说是关于股票咨询的,于是他们决定一探究竟。花4块钱买了两张票,进入会场。会场内有两个通道,每个通道边都让招聘单位坐满了,他们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叫天宇的公司,于是顺着人流他们上了二楼,这已经是招聘会仅有的几家了。刚上楼就发现天宇两个白色的大字镶嵌在天蓝色的易拉得上,易拉得旁边是两位面试官,都是女性。

      柳沧海说“做过做过,只是没卖过这个,请问难不难?”娃娃脸说“这个因人而异,没什么难不难的,只要是说话流利就行,不要求专业只是,毕竟是销售不是技术员。”李天勇马上接到“您看,我们俩行吗?都是本科生,说话很利索的。”娃娃脸猛的一抬头,看到的是一幅刚毅的脸,说道“当然可以,谁都可以尝试,我们这边实习培训1周,底薪800.当月完不成任务工资减半,走人。能不能干下去,就看你们自己了。”李柳一听,马上点头说,“好好。”

      也许是刚找到工作的喜悦还没有散去,虽然昨天的培训让人脑袋嗡嗡响,但是今天早上的柳沧海已经神采奕奕的和李天勇一起踏上了14路公交车,目的地就是市府广场的云辉大厦2319室。一路上,柳沧海反复的咀嚼着刘组长的一句话“电话销售就是场战斗,一场通过电波的战斗。更是一场生存的战斗。”这听上去更像搞情报工作的,像永不消逝的电波一样,可是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呢?在电梯里见到张正,柳沧海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摸着自己的领带说“昨天的培训你感觉怎样,我感觉这个工作不好搞啊,听上去好像很残酷。”张正微微一笑说“这个不知道,我以前学体育的那个是苦的厉害,总不至于这份工作还要折磨肉体吧?”李天勇默默的看着张正没有说话,柳沧海接上话说“我想做白领的都去健身馆,用钱买罪受,体力上我觉的还能听过去,可要是心里上的压力就不好说了,但愿咱们都好过。”说着挺挺自己的结实的胸膛。电梯很快到了23层,刚转身,一看,刘组长和李丽丽和徐峰正在等他们,他们几个新来的没有房卡进不去。刘组长看着人都到齐了,领着自己的组员进去了,李天勇和自己的组长呆在外面,他们组的还没到齐。到了组里,刘组长说“我们今天就开始实战实习了,我先声明,接下来的培训非常的严格,是狗熊还是英雄就看你们的行动了。电话销售的业绩好坏取决于两点,第一点是你打电话的数量,你打的电话多,潜在的得到客户认同的概率多,你得到的客户也会多,业绩自然会好一点,第二点是客户的资金量的多少,你的客户只有2万块买股票,你想他是不会给你超过2万的,因此你要想办法让客户追加资金,这个是另一个销售境界。现在每人到我这里领取十张电话表,上面有你们要打的客户的联系方式,另外你们每人一份话术,来,你们来领一下”再柳沧海他们拿到话术和电话号码后,柳沧海打眼一看,乖乖的,上面是两列手机号码,没名没姓,仅仅是电话号码,一张纸两列,每列数一下大概70个号码,一张就是140个,10张就是1400个,柳沧海还在纳闷公司怎么搞到这些号码的时候,只听到刘组长说“你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背会话术的第一段,然后有问题或者碰到客户的回馈自己解决不了的时候,你们把问题记在发的本子的后面,联系上的客户,你们要问到客户的姓名,股票名称,没有这些信息的客户不算是你们要回访的范围。现在开始被话术。”也不知徐峰他们三是怎样想的,或者看到号码后是什么感受,房间里已经响起了读书声,仿佛回到了初中时代读语文课文。声音刚读起没有一分钟,突然一声霹雳从天而降“你们都没吃饱饭吗?你们都是小孩子吗?声音就像蚊子叫?大声的读,大声的背!”柳沧海愕然的看着,原来是刘组长喊的,此时的柳沧海就感觉自己的耳边是一个超大型的扩音器,喊得自己脑仁疼,心想,刘组长的喉咙是不是铁做的,以前培训也没见这样的大声,竟然盖过了我们四个人的声音。既然领导发话了,不卖力不行,十分钟后,他们的嗓子都有喊哑的迹象,李丽丽已经喊的小脸发红了。突然间,门被打开了,与其说是打开了还不如说是踹开的,那人的力气太大了,只听门“咣”的一声被打开,撞到墙上“嘭”的一声,然后像是重机枪扫射一样的声音“刘组长,你是怎么培训的?声音就像娘们?在外面一点听不到,**的不行就换人!”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柳沧海他们和一脸通红的刘组长。刘组长默默的关上门,转瞬间,眼神能杀死人,狠声说道“我从进公司到现在,半年来一直是尖子,从来都是表扬。今天你们几个蠢猪竟然让我如此结果!现在我宣布,每个人都必须喊出话术,抛掉尊严,喊出你们的野性来,我就在门外,谁的声音我听不到,谁就滚蛋!”说完,不理柳沧海他们,出门关门,房间里瞬间尴尬下来。走还是不走,这这是一个问题,走好办,不走又该怎么办?本科生在第二天就被训的提溜转,呵呵,苦笑!首先徐峰快速有力的把两页话术揉成一团,说“老子还不伺候了!”说完霍的一下站了起来,也就一两秒的时间,他又好像是想起什么来了似的,有当的一声坐了下来,连椅子都和桌子都彭的撞了一下,随后慢慢的的把揉成一团的话术,一点一点的打开,打开后又用手使劲的拍了拍,使之平整一些。柳沧海他们看得莫名奇妙,不就是个工作吗,至于吗。接下来,就是冲天的读书声,不知别人的感觉怎样,柳沧海,读的是竭斯底里,,好像是发泄着对某些事情的不满一样。读熟下来就是背,凭着大学背马哲的功力,这两页纸就是个空气。刚开始,柳沧海是边想边背,到后来就是张口就来,根本不与大脑协调,生意更是有增无减。他们几个还在忘我的大背特背之时,刘组长不知何时已经进了房间,嘴角透着不易察觉的微笑。她啪啪的两声掌声打断了柳沧海他们的动作,语重心长的说“做这一行,背话术是必须的。客户基本上要问的问题,上面都有现成的答案,而且是历来前辈证明了是最有用,最能打动客户的答案。接下来,也没有多少要学的了,如果说要学什么,那就是学会忍耐,多打陌生电话,不要怕拒绝,这才是实习的重中之重。至于销售技巧就是遇到案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现在,拿起你们的电话,按着资源上的电话号码,一个一个的打过去,凡是上班时间能坚持打下来,坚持一个星期的就算合格。才有资格学习销售技巧。”柳沧海,率先拿起了电话,电话拨过去,通了“先生你好,我们是天宇投资的”,那边一听投资两个字,啪的一声电话就挂了。接着又打了一个,对方一听投资,说“你们是不是神经病啊,天天打,再打,我就去告你们!!!”接下来的50个接通电话,都被所谓的客户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挂掉了。柳沧海,把电话放在左耳边,做出一副打电话的样子,用余光看看左右,发现他们脸上都写着失败两个字,他想,自己脸上也是如此吧。不怕失败,就怕总是失败。他们几个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原来十分钟拨通10个电话,现在连5个都难接通了,这是刘组长说话了。“电话销售就是如此,受不了的,滚蛋,马上!”房间里,不见人离开,之间电话声四起,好在,这次柳沧海终于打到了一个可以聊天的客户“现在行情震荡,我们在个客户免费的分析股票,请问您有什么股票需要分析一下,我是天宇的小柳。”客户说,“我现在刚刚入资,还没买,你们那边不推荐股票吗?别的公司都推荐的”“请问你先生贵姓?您真的要我们推荐一只给您吗?”柳沧海马上问,心情激动的都声音发颤,能不激动吗,打了快一个上午的电话了,终于有一个能聊上几句的,客户说“我姓王,你们不就是投资的吗?我买你们的产品,你们至少要让我看看货吧?”“看货可以,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时机,因为我们现在还不是互相了解,现在给你股票你如果不买,我们岂不亏了,毕竟我们选一只好股也是需要花时间和精力的;如果你买了,您对自己的钱就太不负责任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联系一下,互相了解一下,对合作心里有个合理的预期,这样我们给您推荐一只我们就能帮您挣钱同时,也能合作了。请问,您都是哪个时间方便通电话?”姓王的客户说“我随时都有了时间。”柳沧海说“那好的,王先生,我这边就要中午休息了,下午收盘后再给你打电话,另外我都经理那里问问,看看是否破个例,先给你只股票做做,空仓总是不是很好的。您看好吧?”王先生说“好吧,你只要给我好票,我肯定跟你合作。”说完挂了电话。柳沧海,飞速的在客户信息单页上填上了,客户姓名、电话、性别、仓位等信息,同时也记下了谈话大概和谈话感受。做好这一切的柳沧海,有成就感的伸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腰。这时,刘组长说“大家都停一下。”看到柳沧海他们几个都停下来了,接着说“现在时间快十一点半了,总结一下。总体来说,你们的第一关算是过了,下面就是坚持了。上午大家打的都不错,你们看看自己的客户信息单,都有了收获。不过,我要提醒你们的是,相信谁都不要相信客户的话,除非他的钱已经到了公司账上,已经成为了你的客户。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认为这个太势力,原因你们很快就知道了。现在收拾一下准备吃饭吧。”说完自己径直的离开了房间,剩下柳沧海几个回味着这貌似关系却很冷漠的话。她肯从心里还没有认同我是她的同事,柳沧海心里想着。接下来的日子,很平淡,很枯燥,就是不停的打电话,能够在客户信息单上留下可以再次拜访的客户数量却是越来越多,刘组长说这是他们以后开单的基础。一周的实习很快就过去了,李天勇和柳沧海他们都坚持下来了,李天勇组就剩他自己了,要不是柳沧海还在坚持,估计也走了。好在,柳沧海他们组的人一个都没掉队,出了第一天当场踢出去的几个外。什么是生存,别人干不了的,你能干;别人撑不住的,你能。这就是生存。实习的最后一天,刘组长的话一直在柳沧海脑中徘徊,“你们联系上的客户都是垃圾,下面就是你们变废为宝的时候了,学不会这个,你就是垃圾,除了会吃饭放屁,不能挣钱的都是垃圾!”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