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更新时间:2021-04-08 00:13:36

乌石的传说 完结

乌石的传说

编辑:旧梦拾遗作者:我击败你分类:恐怖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在这个世界上是否可以真的不存在世外桃源这种地方?  在现代的中国是否可以真的还不存在未被深入探索的古部落?  为什么一个不存在了千年古村居然会无人获知它?  而一个偏远荒芜的村子又会掩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一个外人的确并也不是很非常特殊的最原始森林,里面竟如此的非常特殊汀州多丘陵山地,峰峦叠嶂,沟壑纵横,地形崎岖,长期以来的交通闭塞使这里的人很少以外面的人交往,特别是语言上的差别很大,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一个乡镇就有好几种方言,有的更是无法畅通与隔壁村交流。。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正是这样的地理环境,成为了一些人躲避战乱,与世隔绝,或隐藏一些惊天秘密的最佳去处。

      "我们会不会走错地方了,这里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险峻,而且对面好像有人在监视我们。"年轻人飘了一眼对岸的王山说道。

      听到都有枪,大伙诚惶诚恐,或许这个谢丙没什么可怕的,可这枪令人畏惧。虽然村里的人都从小习武,反应能力极强,身手了得,但也不是枪的对手,在他们眼里,枪是世上最厉害的暗器,无人能躲过去。当年,谢丙闯入这里时,所有村民都没有见过枪,吃过他不少的亏。谢丙当初也就是靠一把枪才逃离这里的,如今他又带了更多的枪来复仇,怎能不让人担忧,都嘟嘟囔囔如何是好。

      王山无法理解眼前这种鼓弄几下就可以当船使的黑布是何物,是怎么做到的,他从来没见过。但他无心惊讶这些,现在需要考虑的是该阻止还是任其所为,黑坑山是村里的禁山,祖训有言,外人不得入山,违言者必带来天谴,如今这群人直径闯入,显然是有备而来。

      发生这种情况村长也是急昏了头,阻止那是不可能了,连对方是什么人都没搞清楚就放弃阻止也是实则无奈,因为这些人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倘若真要用这几杆破铳跟人家冲锋枪搞,那就是找死。

      "算了,我怕你受不起,要是吓死了那就糟糕啦!本姑奶奶不是来玩的,给我进去,搬东西,搬到我家去。"

      这时她把头微微侧仰,耳朵对着屋里,摆出一个倾听的诡异动作,并对我轻声说道:"别吵,那怪声又来了,好像有凄凉悲惨的婴儿哭声、刀子拔出肉体的声、摔下山崖声....."

      当时,他寨子里除了枪多,还高手如云,大多都是一些江湖术士,亡命之徒,他们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但最有名的就是他寨里的十八死士,就是他精心挑选了十八个武艺高强的亡命之徒,成为他杀人的工具,这十八个死士个个身怀绝技,精通旁门邪道,有常人难以理解的身手。谢丙把这十八个人加在一起,几乎无人能敌,见过他们的人基本都死了。也不知道谢丙用什么本事,使这十八个死士心甘情愿为他出生入死,并且忠心耿耿。

      王百头跑回村内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形色慌张的喊道:"村....村长,土匪来了,是谢丙那个恶人。"

      在当时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枪,是被村民视为最邪恶的东西,看得见,却不是所有人都摸得到的,谁有枪,谁就是霸主。谢丙就是靠着枪多,成为一方恶霸的。

      我小心翼翼来到楼上,屋顶的瓦片碎了好几块,光线从缝隙中透进来使得原本黑暗的阁楼明亮了许多。角落全是些坛坛罐罐,有些是空的,有些装了酒,这可是上乘的客家米酒,飘香四溢,让人直流口水。翻来翻去,几乎把所有坛子翻了个边,都是一些老爸的私藏米酒,量还真不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弄的。

      管它,我扔掉油纸看看里面有什么,坛子不大,类似中型水桶。我手伸进去摸了摸,发现还是油纸,不过是一块块的像砖头,似乎里面包着东西。我拿出来看了看,油纸包的密不透风,我心想这肯定有货,可能里面会是一块金子,因为掂在手上蛮重的。这玩意包的比真空包装袋还结实,费我好大力气才撕开一角,结果露出金灿灿一小块。

      "怎么样?小弟弟,吓成这模样,还男子汉呢?"阿娣收住了笑声对我讥讽道。

      五叔公已经九十多岁了,没有子嗣,晚年时在镇上抱回一个女弃婴,如今也以成年在县城里工作。五叔公喜欢待在这里,一直是老爸关照着,虽以耄耋之年,却仍是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照顾自己是没有问题的了,所以大家拿他没办法。

      她很专注看着屋里,似乎没有感到我的靠近,我站在她后面,本能的想用手拍她的肩膀,谁知还没下手,她一下子转过头来看着我,手指放到嘴边,意为不要出声,对我轻轻的说道:"别说话,听到没有,里面有声音。"

      阁楼防潮,一般用来存点干货之类。由于长期没人管理,现在看上去像危楼,木头结构的阁楼大多以腐朽,楼梯更是长满青苔,稍有不慎就会滑下去,来个四脚朝天。

      正当大家认为没事的时候,怪事又发生了。

      村长过来便问:"什么情况,真是谢丙那个恶人来了。"

      "喂喂..."我打断了她的话"你没事吧?有这么玄乎吗?扮鬼吓人啊!现在是白天。"

      老屋很大,典型的南方穿斗式建筑,上下厅,左右是对称的房间。由于长期没人管理,天井以是杂草丛生,铺满青苔,现在是初夏,说不准还有蛇呢!这玩意我最怕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就&浪笑敖

      就在我扭头那瞬间,她忽地直起身子,抬起头,甩了甩长发,脸上既是一副谑浪笑敖,单手叉着腰,指着我:"哈哈哈..!吓死你了吧!"

    2021-04-12 07:32: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她&,眼睛

      "不是,你老爸老妈找我爸去了"她头也不回说到,眼睛一直盯着屋里。

    2021-04-12 08:22:1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到下&挺进。

      这是一条蜿蜒曲折的泥洼路,一到下雨这路简直就像一条烂泥潭,前面已经面目全非,险峻无比,越野车是没法走了,我们只好下车,改用十一路向老家挺进。

    2021-04-11 03:41:17详情点赞(0)回复(0)
  • 道:"&。"

      她把头转回去继续看着里面说道:"很多,很杂,很奇怪的声音。"

    2021-04-13 12:34:4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