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架空

更新时间:2021-04-22 04:17:57

血染春秋 连载中

血染春秋

编辑:无限诗情作者:吴越隐侠分类:历史架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盗跖,春秋战国末期农民起义领导者,他将中国历史的奴隶社会推上封建传统社会。而如今,一个在现代更年轻人复活在那个战乱不息的时代,是替代他完成4这个使命但是彻底颠覆这个时代? 染红春秋战国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大兄,我们现在到哪个地方了?”我问我的便宜哥哥念祖。“小弟,这儿是负瑕(今兖州),我们现在在曲阜城的西郊,随时会被发现的。爹跟娘应该快回来了,我们到时候逃到齐国就安全了,现在我们躲在这山沟里别被三桓的人发现了!”念祖小声的对我说。我愣了,脑子一片空白,曲阜好像是鲁国的都城啊!哥哥我真穿越到春秋战国了,记得前世有个节目说知识分子最想穿越到哪几个朝代,春秋战国时期就是其中一个,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嘛,可问题老子不是知识分子,哥哥我才高中毕业怎么搞,谁来告诉我怎么搞?对了,今年是公元前多少年?“大兄,现在是什么年啊?”我小声说,“嗯?今年是丁未年(干支纪年法其实始于汉成帝时期,春秋战国实行的是太岁纪年法,因作者才疏学浅不懂怎么排序,只能用干支纪年法了,望读者见谅)!。”念祖看着我迷惑的样子,“小弟,你怎么连这都忘了?”我连忙解释。“大兄,我只是脚受了伤,人有点迷迷糊糊的,就问了一句。”我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早骂开了,丁未年?谁知道是哪个周王当天子啊,这么坑爹的纪年!。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正当我还想问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念祖一把把我扑倒。“你们给我睁大眼睛,别放过一个角落,谁要是发现子仲和展卓的同党,重重有赏。”随着命令的下达,兵士们开始在附近搜索。危机慢慢逼近,我可不想穿越过来没到一个时辰就跟观众说拜拜了,躲在山沟里缩紧身子,连大气也不敢出。幸好我们藏身的地方是一个非常隐蔽的干涸的小水坑。差不多过了一盏茶的时间(10分钟),外面渐渐没声音了,展念祖露出头观察了下外面的情况,对我说道:“小弟,没事了,他们走了。”

      快近晌午,子路跟安苏才到茶寮,子路还没坐下,就急道:“梁山近日来了一股盗匪,专门打劫过往的买卖人,汶湖津的船家现在都不敢进湖,好不容易有一位船家答应前去须句。我们准备一下,立刻去渡口。”说完就和安苏两人帮忙收拾,带着我们踏上前往须句的小船。

      我看着地图,脑袋里的灵光一闪而过“父亲,我们既然想的到,那季孙斯肯定也想的到,我记得汶阳田是鲁国粮食的主要来源地之一,那里有重兵把守,我们到那里不是羊入虎口?”展溱惊奇的看来看我,又看了看地图,“心儿,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眼光,照我们当下的路线,极有可能在汶阳田被发现。”念祖仔细地看了看,指着地图说:“父亲,娘亲,小弟,我们如果从洮城前往郕城,再北上鄣城,沿着汶水到宿邑(今东平县),到须句后我们直接过齐鲁边境到齐国阿城。虽然路途远了点,但是他们肯定没想到我们会绕远路,而且他们主要把搜查范围放在曲阜,曲池,负瑕以及洮城附近,相对来说西北面的巡查士兵就松懈点,我们逃到齐国的机会也大。”展溱点点头,“念祖的主意不错,我们先按他的路线,到时候再随机应变。”我看着地图,总觉得哪里不对,念祖的路线无可挑剔,也避开了三桓的搜查。

      我们奔逃到了洮城,一路上总算打听清楚自己身处哪个时期了,今年是周敬王二十六年也就是公元前494年,别的穿越人士都是到唐宋元明清,盛世太平年,咋就我到了春秋战国这个乱世?而且还是可笑的落魄贵族。我摇摇头,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先过了这阵子再说吧!现在我这小身板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快乐长大哈!看着郕城人来人往,这是我穿越到这个时代的第二天,洮城也是我看到的第一座城池吧。虽然城小,但是五脏俱全,我和大哥念祖跟着展溱夫妇后面,“我们在洮城补充了一些干粮和水,等会我们要尽快出城。”展溱一边跟商贩交易,一边回头低声跟我和念祖嘱咐着。

      “子路兄台,家父乃大夫展卓,吾名展溱,携妻子逃难至此,特来拜访孔夫子,请兄台通传一声。”展溱自报家门,并一一把我们介绍给子路。子路先前一愣,随后笑道:“原来是展大夫的公子,我去通报一声。”说完,转身回屋里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人多了子路,梁鳣,乐嘉,福涛,安苏五人前往阳州。孔子五名弟子我也就知道子路,其他人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梁鳣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齐国人,这次逃往齐国特地让他陪同。乐嘉,福涛才刚成年,拜入孔门才1年不到,这次孔子让两人一同历练。安苏三十多岁,不怎么爱说话,但是做事很沉稳。一行九人来到汶湖津,子路同安苏去找船家,我们则随着梁鳣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嘹亮的歌声响彻空谷,看着后世从未见过的原生态树林,我忍不住唱起了好汉歌。当然用童声唱法来唱好汉歌不伦不类,念祖从车尾移到我身边:“小弟,你这什么诗歌,这么有气魄?”我听到念祖这样说,心中暗乐,剽窃果然是出镜神器啊,但是下面一句就让我郁闷了“诗歌虽然有气魄,但是被你唱成这样子,简直是有辱视听啊。”看着念祖的脸我真想暴揍一顿,“大兄,小弟唱得不好,要不你来唱一首。”“既然小弟盛情难却,哥哥我就唱一首。”念祖这小子打蛇随棍上,立马应下,来了一首: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其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鸡栖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无**!

      “祖儿,心儿,你们两个闲着无事,就躺着休息,养足精神,尤其是心儿,腿伤还没好,别忘了我们现在还在被三桓追捕,你们两个别太招人注意。”展溱低声呵斥我们。念祖躺着默不作声。我瘪瘪嘴,心中大呼,这又不是前世有手机解闷,连个歌都不给唱,怎么让人活啊!“我们到了夫钟城后,换了牛车立刻启程前往中都邑,我们要在两天时间赶到齐国。”牛车离夫钟不足一里,展溱嘱咐我们。进了城,我们不敢耽误,立即换了牛车出城。

      我们一路打听,来到孔子下榻的地方,看着应该称之为简陋的屋子,我有点明白孔子为什么如此受人尊敬的原因了。展溱上前叩门,不一会,一个身材中庸的中年男子开们出来,展溱作揖问道:“不知先生怎么称呼?孔老夫子可在?”男子笑道:“在下不敢称先生,吾名叫仲由,字子路,乃孔夫子门下学生,老师正在里屋,不知各位来自何地,有何贵干?”我打量着被后世尊称为孔门十贤的子路,发现他的言语之中都透露着良好的教养,行为之间显示着大家风范,也只有万世师表的孔子才能教出这样的门徒。

      牛车缓缓驶出郕城,长这么大还没坐过牛车,一脸的兴奋。等我们的牛车出郕城没过一个时辰,一个曲阜的快马到了郕城,随后,郕城全城戒严。但是,已经出城的我却还没意识到危机再次来临。

      一路无话,我们走了将近两个时辰,赶车的趟子手回过头说:“中都邑快到了,我们准备进城!”眺望远方,我隐隐看到一座城池的轮廓,那应该就是中都邑了。“父亲,中都邑的太宰好像是大司寇孔丘孔夫子,他不是也对三桓的做法不满么?”念祖小声说道。“嗯,说起来你爷爷对孔夫子有恩,也有点交情,我们到了中都邑可以拜访他,也许他能帮帮我们渡过难关。”展溱对我们说道。我心里有些激动,那可是后世尊崇的孔圣人、万世师表。突然,陈氏发话了:“我们现在是被三桓追捕的要犯,孔夫子的弟子子路不是季孙肥的家臣吗?他会不会告发咱们?”“你多想了,孔夫子的弟子怎会做这些下作勾当。”展溱笑道。我也微微一笑,子路可是跟随孔子时间最长的弟子,没有之一,后世推崇的孔门十贤之一,要是他的德行都能做通风报信的事,那只能说明孔夫子的教学观念有很大问题咯。

      在附近一家菜竂歇歇脚。一路上,乐嘉,福涛两人跟念祖相见恨晚。三人年纪相仿,很快就熟络起来,虽然年租是年纪最小的,但毕竟出身鲁国贵族,家庭教养,自身修养都要比平常百姓出身的乐嘉,福涛要高。一行人就我坐着无聊,我起身走出茶寮,汶湖津是汶湖最大的渡口,汶湖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八百里梁山泊,一眼望去绿柳垂岸,粉荷满地,水鸥翔集,如果不是在逃难,我还真想好好游玩一番。

      不一会,一位老者在子路的陪同下走出来,我们都知道他肯定是大名鼎鼎的孔夫子。孔子比起后世画的要帅的多啊!我心里暗赞。展溱贤侄,我也听闻卓老兄的事了,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有什么需要,又在我能力之内的尽管开口。今日你们先在偏房将就一晚,明天我派人送你们出城。”孔子引着我们到偏房,对展溱说道。“孔老夫子,我们打算逃往齐国,你如果在齐国有啥门路,就把我们送到齐国吧!”我顺着孔子的话茬说道。“心儿,怎么说话,一点规矩都没有。”展溱知道孔子最讲究周礼,连忙呵斥我,怕我惹孔子生气。孔子呵呵一笑:“令公子快人快语,倒是跟我这个弟子子路的性格有点相似。”子路一脸的郁闷,正为自己躺着也中枪而尴尬;“老师,我这是直言不讳,怎么会跟小孩子一样没有防人之心?”我一听,对啊,我对孔子,子路都只是从后世的四书和百度百科中了解,还不知道现在的孔子和子路是啥人啊,万一……想到这,我已经感到冷汗出来了。“小子,别听他胡说,子路是吓吓你的,别忘心里去。”孔子看到我这样子,责怪的瞪了子路一眼。我一想,也是,竟然会被这话吓到:“我听闻孔老夫子和仲由大人都是诚信高洁之人,夫子周游列国,四处讲学;仲由果烈刚直,信守诺言,事亲至孝;如果这样的人都会通风报信,那我们也实在找不到可信之人了。”孔子捋须含笑,子路也哈哈大笑:“展兄的二公子智慧过人啊。老师,就由我带几名弟子来护送他们到阳州吧。”孔子点点头:“今日就在这休息,明日天一亮就出城。”

      不一会,我们从西门出城,这一路走的都是山路,把我累得够呛,要不是我的母亲陈氏对我多般照顾,估计我这身板是到不了洮城的。出了洮城就是平坦的小路,这条小路通往郕城,这边三桓的盘查几乎看不到,曲阜城内的血腥还没有蔓延到这个淳朴的小城。

      我们继续在这个水坑趴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终于等到了念祖和如心的父母展淇和他的妻子陈氏。“孩子,我们立刻逃到齐国,到了齐国就安全了,三桓的人想抓也抓不到我们了。”展溱对我们说道。“父亲,我们要怎样才能逃到齐国呢?现在三桓的人搜查的这么紧,我们要计划怎么安全到达齐国。”念祖转身跟展溱说道,“现在我们在负瑕,这里是三桓的势力中心,我们现在的处境还是很危急的。”陈氏拍拍念祖的肩膀,“祖儿,你的见识要比你父亲多的多,我们从长计议,看看怎么逃到齐国。”接着,展溱在地上展开一张地图。我一看,原来是齐鲁两国地图,“我们现在还在负瑕,离齐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目前季孙斯派兵在附近搜查,只要我们出了曲阜城的管辖范围到洮城,那边三桓的指令应该还没到,相对来说我们处境就安全多了。然后我们过汶水到铸城(今汶阳镇附近),然后从汶阳田过遂城(今宁阳县)到齐鲁边境,这是最短的路程,只要到齐国国境,我们就彻底安全了。”

      这路虽不是后世的水泥,柏油路,但却是乡间小路的味道,比起前天在山间赶路要好上几倍。洮城离郕城只有二十几里路,我们花了不到2个时辰就到郕城门口,看着郕城门口的匾额上写着郕邑两个大字,电视里的情景真真正正展现在我的眼前,即使目前在逃难,我心里特免不了激动一番。“心儿,祖儿,呆会我们进城去找辆到鄣城的牛车,这样我们可以节约时辰,早日到齐国去。”展溱和陈氏一手一个牵着我和念祖进城。城门的守兵漫不经心的检查过往商队和出入的百姓。我有点紧张,毕竟第一次看到这阵仗,而且还是在逃难。我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点,但被陈氏握住的手轻轻的发抖暴露了我的心情,看到展溱和念祖很平静地通过城门守卫的检查,我心中腹诽这家子是不是经常遭难,已经练就了深藏身与名的本事。轮到我跟陈氏进城,守卫随便盘查一会,就放我们进城,但是就当我走进城门的时候,两个过往客商的谈话引起我的注意,我放慢脚步仔细偷听他们的谈话,一听完他们的谈话我心中一突,跟着陈氏一起跟展溱和念祖会合,“父亲,我偷听到一个很重要的消息,三桓派了一队骑兵去鄣城,他们具体去鄣城干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我们再去鄣城已经不安全了。万一……”展溱沉思了一会:“心儿,消息可靠吗?”我回道:“刚才在城门口听两个客商说起,说鄣城自汶阳田来的骑兵进城后,守军搜查就变得很严密,出入城门都要严格盘查。”“父亲,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原先的路线就很危险了。”念祖也插话提醒展溱。我接着道:“目前我们肯定去不了鄣城了,汶水附近的城池对我们来说都太危险了,我们现在只能沿着山路到达中都邑,再从中都邑过梁山泊到阳州。”展溱眼睛一亮:“就按心儿所说,我们乘牛车去夫钟,再到中都邑。”说完就带着我们去寻找前往夫钟的牛车。

      “小弟,小弟,快醒醒,快醒醒!”随着急促的有点压抑的呼喊声,我渐渐的睁开眼睛,一阵剧痛让我大喊。还没出口,一只修长的手捂住我的嘴巴不让我出声。我正想用力甩开那只手,就感觉自己的手怎么变短了,我冷静下来,重新打量一下自己。纳尼?怎么才5,6岁的身材了?我擦!我竟然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一个小屁孩身上,穿越到小屁孩身上不算,小腿上还绑了一个不算绷带的布条,刚才的痛感就是腿上受伤了。我的眼前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帅哥,嗯,比我前世那相貌帅那么一点。到后世也是个当红小生。“小弟,怎么了?”那帅哥关切地问我,“腿伤好点了没?”额,我愣神了,感情是这小身板的哥哥,这小身板才6岁,也没多少记忆,我浏览了,嗯…回顾了他的记忆,才知道他自己叫如心,而眼前的这个小帅锅叫念祖。兄弟两个跟着父母,在一个叫平阳的地方受到追杀,刚过了泗水逃到这个地方,打算从鲁国到齐国避难,鲁国?齐国?脑海里有不好的预感,千万不要是春秋战国时期啊,我心里祈祷着。

      “大兄,我们现在到哪个地方了?”我问我的便宜哥哥念祖。“小弟,这儿是负瑕(今兖州),我们现在在曲阜城的西郊,随时会被发现的。爹跟娘应该快回来了,我们到时候逃到齐国就安全了,现在我们躲在这山沟里别被三桓的人发现了!”念祖小声的对我说。我愣了,脑子一片空白,曲阜好像是鲁国的都城啊!哥哥我真穿越到春秋战国了,记得前世有个节目说知识分子最想穿越到哪几个朝代,春秋战国时期就是其中一个,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嘛,可问题老子不是知识分子,哥哥我才高中毕业怎么搞,谁来告诉我怎么搞?对了,今年是公元前多少年?“大兄,现在是什么年啊?”我小声说,“嗯?今年是丁未年(干支纪年法其实始于汉成帝时期,春秋战国实行的是太岁纪年法,因作者才疏学浅不懂怎么排序,只能用干支纪年法了,望读者见谅)!。”念祖看着我迷惑的样子,“小弟,你怎么连这都忘了?”我连忙解释。“大兄,我只是脚受了伤,人有点迷迷糊糊的,就问了一句。”我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早骂开了,丁未年?谁知道是哪个周王当天子啊,这么坑爹的纪年!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中的名&10岁

      不得不说,这小子唱的是诗经中的名篇{【君子于役】很有味道。我瘪瘪嘴,不就是比我大10岁,等哥声带发育完全了还不完败你啊。

    2021-05-15 03:31:01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