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更新时间:2021-04-25 00:11:30

邪灵石 完结

邪灵石

编辑:渐渐春风老作者:痴无央分类:恐怖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出身贫寒于考古世家的王小璐在父亲的抽屉角落里意外发现两块被被遗忘很久的蓝水晶,椭圆形的,母指肚般大小,晶莹清透。安全的考虑对它的喜爱,她把它镶有在项链的吊坠上,带在自己的胸前,到此,她的生活被被打乱了。。。还有5个婴儿****着身子肩靠肩并排坐在床沿上,背对着我。大小与女子肩头的婴儿相仿,肉墩墩的后背、屁股,在火光照不到的床沿暗影里,依然发出乳白色温润的光芒。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哭闹,听不见呼吸,看不清头脸,所有人都是这样,似乎被窗纸糊住了脑袋,呼吸也被隔在了另一个空间里,我盯着婴儿肉嘟嘟的后背,突然想起,我是为了哄孩子睡觉才来这里的,妞妞半夜里总会大哭,吵得他睡不着,我抱起她走啊、走啊,一路哼着眠曲,来到了这里。妞妞呢,我怀里空荡荡的,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浓重的血气窜到我的鼻孔里,低头,看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上面的血水还在“滴滴溚溚”地往下流。。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还有5个婴儿****着身子肩靠肩并排坐在床沿上,背对着我。大小与女子肩头的婴儿相仿,肉墩墩的后背、屁股,在火光照不到的床沿暗影里,依然发出乳白色温润的光芒。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哭闹,听不见呼吸,看不清头脸,所有人都是这样,似乎被窗纸糊住了脑袋,呼吸也被隔在了另一个空间里,我盯着婴儿肉嘟嘟的后背,突然想起,我是为了哄孩子睡觉才来这里的,妞妞半夜里总会大哭,吵得他睡不着,我抱起她走啊、走啊,一路哼着眠曲,来到了这里。妞妞呢,我怀里空荡荡的,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浓重的血气窜到我的鼻孔里,低头,看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上面的血水还在“滴滴溚溚”地往下流。

      突然背后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我想起了婴儿背部的裂缝,难道我?我的脑海里出现一种不祥的征兆,背部越来越痛,裂痕还在疯狂撕扯着皮肉,我闻到了皮肉被烧焦的味道,恐惧、疼痛让我不顾一切地疯狂的反转着双臂,耳边传来“喀嚓、喀嚓…”瓷片破碎的声音,身上的衣服像瓦片一样一块块地掉落下来,碎在黑水里。像先前那些婴儿一样,我全身****着,也泛起了乳白色的亮光,无尽的黑水铺天盖地而来,顺着我****的脚面像蛇一样快速向上攀爬,我却无力迈步,成了砧板上待宰的鱼肉,惊恐地望着这带着血腥的无际的黑暗。

      墙角里,一条5米长,眼里泛着绿光的青头蟒,探出头,嘴里流出血红的黏液,绿色的毒须伸进又伸出,发出“滋溜溜”的声响。尖尖的毒牙像荆棘丛里长着的倒刺,牙缝里残留着半截尾巴,黑乎乎的,还在牙尖上蹦跳,似乎是野猪的,青头蟒喉咙里不断发出“咕咚、咕咚”的声响。

      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刺痛了我的耳膜,我发现床沿上还坐着一个婴儿,依然背对着我,光洁如玉的背脊处,突然起了一道黑黑的裂缝,像发生的十级地震一样,裂缝迅速扩大、加深,眨眼间延伸到了尾椎、屁股…婴儿依然坐在床沿,背部不停地扭动着,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深,我似乎看到缝隙里钻出一颗心脏,小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心型肉瘤,“扑通、扑通-”,来回伸缩,发出强劲的响声,血,殷红的血从上面股股滔滔地流了下来,床沿上、地面上瞬间成了一片血海,婴儿不见了,白光不见了,女人和肩头的孩子也不见了,地面上的黑水越积越多,像有冰水漫过我的脚踝,无尽的寒意从脚底升起,一直凉到我的胸口,我不敢动,因为我怀里的婴儿似乎没有了重量,像失了水份的银杏果,皱巴巴地瘫倒在我的胸口,肉嘟嘟的小屁屁干瘪了下来,又像是跑了气的气球,我摊开手臂,借着微弱的光点,似乎看到了他们纸片似的身子,不,确切地说,那是几张扭曲了的婴儿皮。

      我****的身体完全爆露在她的眼前,我看见那邪恶的光不停扫视我的下身,顾不得黑水的腥臭味,我蹲进了黑水里,屏住呼吸把头也埋了进去。水底好像很深,我的身体一直在下落,下落,不知过了多久,两耳仍有呼呼的风声,这里不到它的地面,我掉进了传说中的黑暗之渊。温度陡然下降,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身体极速僵硬、麻木,眼皮下垂,像系了铁球一样,一点儿也睁不开,冻成了冷库里的棕子,我慢慢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两耳依然有风声,身子还在下坠,只是周围暖和了一些儿,我勉强睁开眼皮,竟然是那只邪恶的眼球站在我的对面。乜斜着眼神儿,一步步地向我靠近,“完了”,我再次闭上眼睛,想起了粘在丝网里的正欲被蜘蛛享用的苍蝇,无论它如何挣扎,也逃不脱被吃的宿命。

      火堆似乎变大了,里面的火苗“嚯嚯”地向上生长,向四周扩散,木屋不见了,木床不见了,一条腥臭的大舌头在我眼前落下,滑过我的鼻头,压在了火苗上。火堆不在移动,成了个装载货物的集装箱,里面传出凄厉的叫喊声、呻吟声、棍棒的打斗声、锣鼓的响声、马蹄声,声势浩大,几秒钟的功夫,沉寂了下来,偶尔还会听见几声细微的喘息声,像个挣扎许久的难产的孕妇,音量越来越小,越来越弱,最后完成消失,跃动的火苗迅速缩小,缩成了女子的眼球,朦朦胧胧的,像患了白内瘴似的,空洞无力,像死鱼的眼球,间或转动一下,射出森森的邪光。

      “怎么了,小璐?脸色苍白,又做恶梦了?你说说你啊,这么大的人一点儿都不会照顾自己,明知道大姨妈来了要多休息,还硬撑着陪他又是逛街又是喝冷饮,出事了吧?一杯温热的红糖水,口都没沾,全洒在了桌面上,唉,看你这胸口湿的…来,我给你擦擦!咦,这个小坠子水盈盈的,真可爱,他送的吧…切,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你的,你对他那么好,纵然是块石头也会被感化的。啧啧,我都有点羡慕了,不过你放心,我帅才不会跟你争的,我那么帅,又那么可爱,还那么会保养,我一定会找到一个疼我爱我的人,让我一辈子貌美如花。嘻嘻,才不会像你哟,寻啥子真爱,说啥子永恒,像他么?榆木疙瘩一个,还天天招蜂引蝶害得你担惊受怕不说,还要你像保姆一样去侍侯他…我呸!这个天煞的敢让我的小公主侍候,我、我…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放倒他了…”

      一阵咯咯的笑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环视了一周,没有一个人,笔直的林木长得郁郁葱葱,我俯下脸想再次找回那种暖心的感觉。手心里空空的,我急的站了起来,“我的孩子丢了,我要去找。。。”,又一阵“咯咯”的笑声响起,一个小石块落在了我的手心里,我疑惑地抬起头,发现两个穿着红肚兜的胖娃娃嬉笑着在树梢里的枝叶中穿行,筷子粗细的枝条被踩的摇摇晃晃,枝条上长满了红莲鱼,像雨后的春笋一样,不断跃出枝叶,吐着泡泡,冲娃娃们摇头摆尾。

      我叫王小璐,是天府学院12级考古系43班的学生,今年大四,还有两个月就要毕业了。在我醒来的一刹那,我看到一只拿着丝巾的修长的大手在我的胸前来回晃动,里面的胸衣露了出来,我能看到乍泻的青青。羞惭让我捂住胸口,抽出一只手掌狠狠的甩了过去,不料却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捉住,轻轻放在桌面上。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清醒,耳边传来嗡嗡的叫声,“这是哪儿,我还活着?”我使劲甩了甩头。

      婴儿刚才坐的地方,已成了黑漆漆的一滩臭水,忽然“咚!”的一声,像锣鼓掉在了水泥地板上,六个血淋淋的肉瘤掉到了地面上,青头蟒别过头,身体弯成了一张弓,尖细的毒牙高高獠起,血红的长舌头分开成四瓣,眼里露出凶狠、贪婪的光芒。肉瘤飞也似地逃进了火堆里。青头蟒腹部忽然裂出两道细细的缝口,缝口里钻出一对薄如蝉翼的蝴蝶型的花翅膀,展开翅膀,扇起了一股龙卷风,浓重的血腥气和无际的黑水砸在我的身上,待我睁开眼,青头蟒早已没了踪影。

      我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我看到了那个唱眠曲的女人,她肩头趴着个婴儿,像个钟摆一样在火堆边来回走动。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很热烈,10钟左右我跟着皮猴子去了中文系的阶梯教室。门是虚掩着的,皮猴子轻轻推开门,我跟在他的后面,不敢抬头,快速走到最后一排,坐到了角落里。这可是1000人的教室,竟然全部爆满,黑压压的人头惊得我心里发慌,顺着皮猴子的指引,我看到了前排正中央坐着的他。他的周围坐满了清一色的女孩子,个个明艳,气质不俗,他成了牡丹园里的柳下惠,一会儿看看二老,一会儿写些什么东西。还好,他不曾看到我,这样更方便我在后面监督他,脚踏多只船的男人我见得多了,看他一副敦厚老实的样子,面对这么多带露的花苞,心里指不定急成啥样,抱着看热闹的心情,我装模作样的拿出皮猴子事先借来的《诗经》,翻到《桃夭》这一页。没有插图,段落虽短,只有三段,但文字生僻,我无聊地注视着前面黑压压的人头。突然肚子痛的厉害,我捂着小腹,趴在了桌面上,豆大的汗珠顺脑门淌了下来,皮猴子出去倒热水去了。自从恶梦连连,老睡不好觉,例假也变得不正常,痛经是常有的事,皮猴子是我的发小,铁哥们,也不在忌讳。

      只是,唉,可怜我这如花的年纪,还没有谈过恋爱,享受过爱情的滋味,就要葬身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渊…“我不甘心-”,我愤怒地睁开眼睛,大喘着粗气,不争气的眼泪泉水一样流了下来,遇到黑水,化作一块巴掌大的白水晶,我惊奇的张大了嘴巴,揉了揉眼睛,水晶不见了,邪恶的眼球似乎长大了一倍,邪光也更亮了一倍,她展开光的速度朝我刺来,像根银针扎进了我的眼球…

      “啊-”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多可爱!”我想起了我的孩子,她去了哪里,还好吗?她肉乎乎的后背、肉乎乎的胳膊、肉乎乎的小屁股、肉乎乎的小小手脚,让我牙齿痒痒,我多想抱抱她。

      至少白天有充足的光线,温暖的太阳,热闹的人群,还有皮猴子和他在我身边,让我可以放心大胆的睡下去。他属大龙的,是皮猴子的铁哥们,也是中文系的,是中文系里唯一不多见的沉默寡言型的暖男。他总让我躺在他腿上睡觉,他说他喜欢看我睡觉的的样子,像只温驯的小猫。他说他会保护我,还说他怀里的这本书也会保护我,我问他是什么?他微笑着读出一串音符,“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是学考古的,好像在古墓里出土的帛书上看到过这句话,当然,不太在意,这本书好像叫《诗经》,主要写男女爱情的。最近皮猴子一直缠着我,让我选修二老学者的《诗经》课,说我像《诗经》里面的桃夭,让我陪他一起听,被我拒绝了,还在教室里生气呢。既然,他喜欢,我何不去听听,或许我们之间的感情会更进一层,也未可知。我决定为了他,逃掉大老学者的文献课,会会二老学者,顺便打听一下《诗经》里那个桃夭,是个什么样的妖怪。

      “乖乖,来,姐姐抱抱!”我张开双臂,尽量放松自己的笑容,等待他们的到来,婴儿没有转身,女人还在慢悠悠地踏步,像钟摆一样从火堆的一端摆到火堆的另一端。我只好主动上前,弯起腰,环起胳膊想多托起几个,这么冷的天可别冻坏了他们。他们很乖巧,立刻伏在了我的怀里,我闭了眼,爱怜地抚摸着他们的后背,凉凉的,温润如玉。

      一阵婴儿的哭声传来,我难过的掉下了眼泪,“妞妞,我的妞妞,你在哪里?”,泪水漫过我的视线,朦胧中我听到了熟悉的摇篮曲,“睡吧,睡吧,哪个孩子没有家?睡吧,睡吧,我可爱的乖宝宝---”,声音绵软、温柔,充满了慈母的关怀。

      黑漆漆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一堆篝火熊熊燃烧着,几束火苗“噗噗噗”地一直向上窜跳。一个穿睡衣的女子趿拉着拖鞋,在火堆边机械地晃来晃去,钟摆一样,肩头上伏着一个婴儿,胖乎乎的,没有穿衣服,婴儿肉暗夜里发出乳白色温润的光芒,像尊佛像堆在了女子肩头。火堆旁露出半个床头,碗口粗的床帮,木质的,床腿上还留有没有打磨干净的碎屑杂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