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4:18:51

纵横汉之末 完结

纵横汉之末

编辑:朱唇点点醉作者:苏格坎分类:历史架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汉末狼烟起,谁可堪驰聘  黎民起阡陌,提剑义纵横驰骋  完壁且当归,少年再难聚  千载终一梦,素衣叹风尘 纵横驰骋汉之末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此时已入孟夏时节。遮天的桑槐掩映下,合淝城南一片郁郁葱葱。春争日,夏争时,如今随处可见身着单襦和短褐的农民来往于垄上,远远望去,好似一群青黄色的蝼蚁盘桓于碧绿的稻田之间,缓慢却又坚定。。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路过的人纷纷侧目,指指点点说姓陈的小子又在发痴了。九英窘得脸色发烫,低声说:“要死啊,发什么癔症,不吃便不吃呗,糟践人心。”一溜烟地小跑开了。

      旭日东升,天色大白,远处又飘来了采桑女悠扬的歌声:

      “又在躲懒,是在想九英了吧。”正烦恼间,有声音在背后响起,陈霁头也不回地啐了一口:“阉驴又在聒噪。”

      他背着双手,在土坯上踱着步。早有小厮递上水囊,周瑜摆了摆手说不用,而后指向众汉:“看见了么,这就是士气。”

      沉默良久,陈霁把九英拽到一旁,盯着她墨似的眸子,开口道:“阿翁身体不好,你若得闲,时常去看看,他也念着你......”“愚拙!你不在身边,阿伯不是更担心么!”陈霁不耐烦地摇了摇头:“你不是不知道阿翁的性子,再说父亲之命我又怎能违背。”九英一跺脚:“你你你,你不是读书人么,不是有话说什么父母在,不远游么,读了许多年的书,真是读痴了么!”

      送我乎淇之上矣......”

      汉兴平元年,九江郡。

      待喘匀了气,这才发现手中还握着那半块玉璧。他叹了口气,默默躺下,咀嚼着曾四和九英的话。

      雨渐渐小了些,滴答滴答地落在竹叶上,风声也慢慢平息了下来。威武汉子喝着酒问道:“主公,那周公瑾是何等人物,竟让你如此挂念?”刚刚才讪讪坐下的陈霁也竖起了耳朵,想听听这少年和那周公瑾到底有何渊源。

      正想着,只听少年问道:“你要去舒县,可曾听说龙舒周公瑾?”顿了顿又问:“适才看你读春秋,可是念过私学?”陈霁赶紧点点头,一边的虬髯猛汉灌了几口酒,看了看少年,问陈霁:“你是哪家子弟,附近农家可闹灾荒么,有什么山贼么?”陈霁连忙站起身拱手:“在下乃合淝人士,至今白身,幸得州府贤明,官吏多才干之辈,百姓安居,风调雨顺......”

      林外依然雨声潇潇,早有苍头清出了一片空地,铺上簞席,置上朱雀漆耳杯,倒满甘洌的美酒。少年大大咧咧坐下,一挥手:“用大碗,都渴坏了。”又一指陈霁:“你也来坐。”众人都拣空处坐下饮酒。陈霁战战兢兢地跪坐在一角,望着眼前清澈的酒水发愣。

      顾不得大风,陈霁握紧了满是疤节的树棍,紧紧盯着这一马一人,心里正盘算着如何脱身,忽闻背后马蹄声大作。还没等他回头,少年就直起了身大喊:“德谋,公覆,去那边避雨!”说话间,另几骑也纷至沓来,将陈霁团团围住。当先一个虬髯大汉大笑:“主公马快,我等不及也。”少年也笑:“再快也快不过这风雨,这雨收得快,避避再走。”一群人轰然允诺,都解鞍下马。

      “十亩之间兮,

      听着远处的笑声,摸了摸怀里的玉璧,掂了掂不算沉重的包袱,陈霁不知不觉来到了村西头的那株槐树下。抬眼看去,柴门紧闭,初升的朝阳洒下万点金光,给整座小屋蒙上了一层光晕,好似玉清大帝降下福祉一般神圣庄重。

      陈霁没有答话,望着远方的眼睛里,似乎又看到了一个月前行冠礼的样子。

      陈霁想着亲母,再次睡着了。

      “再使把劲,飧食每人多加一个芋头!”

      五月的天气就像这天下大势一样,看似明朗,一会却不知从哪飘来一阵乌云,遮得老天的脸也是阴沉沉的,连着风声也粗重了起来,刮得柳叶哗啦啦乱舞,刚才还聒噪的蝉猴一转眼就不见了动静,随着遁去的鸟儿一样隐没在翻飞的芦苇之中。

      那虬髯大汉指着陈霁问道:“你是何人,有甚急事要冒雨行路?”说着给了少年一个眼色,手握上了剑柄,声音也冷了起来:“莫不是给歹人报信的贼子,哪座山头的,嗯?”陈霁吓得把树棍一丢,摇着手结结巴巴:“不不不......不是歹人不是歹人,我是......是要去龙舒......”“龙舒?”方才那少年已下了马,正欲往里走,听得这话剑眉一挑:“你是去寻人?还是去逃难?”旁边一个威武的汉子也凑了过来,仔细端详陈霁。少年笑了笑,摆摆手对其余几人说道:“诸君莫急,这人不是山贼,你且看他那包裹。”

      想得出神,陈霁歪了歪身子,不经意间被硌了一下。他随手入怀,摸出了小半块玉璧,握在手里,温温地发热。青色的玉璧上刻着一段蟠龙。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起早采&桑的蚕

      一路上行人颇少,多是起早采桑的蚕娘。林间树外,歌声飘摇:

    2021-06-15 02:59:13详情点赞(0)回复(0)
  • ,突然&来大叫

      仿佛被黄土中的满是泥泞的赤脚踩中了心一样,陈霁一顿,突然跳了起来大叫道:“我痴了!我就是痴了!让你再管我,念书念书念书!狗彘不如的废物!废物!”一边叫一边狠命捶着自己胸膛。

    2021-06-14 08:27: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刻有小&雨下。

      立刻有小厮从土坯上跑下去吩咐手下,湖边的苍头们挥舞着铁锨,夹杂着此起彼伏的号子声,汗如雨下。

    2021-06-13 09:05: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水囊&用,而

      他背着双手,在土坯上踱着步。早有小厮递上水囊,周瑜摆了摆手说不用,而后指向众汉:“看见了么,这就是士气。”

    2021-06-13 04:43: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马,&啊,周

      少年正侧耳倾听着林外渐息的风雨声,闻言豪迈一笑,站起身来掸了掸平巾帻,牵过了马,对着众人说道:“怎的,要将我比做邹子啊,周郎之美,可远甚于公覆德谋你们这些城北徐公。”

    2021-06-14 09:26: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却不及&也。这

      齐相邹忌自知容貌昳丽却不及城北徐公,曾故意问美于妻妾门客,皆言忌美,盖因各有所求也。这个典故陈霁也读到过,看得出来,这少年不但为人豪爽,言语间有任侠之风,还颇好玩笑,与家臣关系很是融洽。

    2021-06-13 08:48:11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