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21-07-16 14:11:20

影帝,教主又在作死了 连载中

影帝,教主又在作死了

编辑:山川赋作者:白棠分类:言情小说 主角:叶障,楚笙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影帝,教主又在作死了白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影帝,教主又在作死了》是一本由作者白棠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女主是叶障男主是楚笙,该书正在连载中,主要讲述了:风月谷教主叶障被围攻而死,穿越到现代被刚刚宣布息影的影帝捡‘唔……’!。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彭……’!

    淋浴头砸在地上。

    ‘唔……’!

    叶障摔在楚笙身上。

    为了防止两人脸贴脸,倒下的瞬间,叶障伸出胳膊肘拖住了脑袋。

    肘尖戳在楚笙胸口,楚笙闷哼一声,脸色青紫。

    疼!

    真疼!

    从小到大他都没这么疼过!

    楚笙差点给疼哭了。

    叶障反应很快,不消两秒,便借力撑起身子一跃而起,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楚笙。

    操!

    被二次借力的楚笙,觉得胸口正四处漏风。

    早晚他要死在这女人手里!

    楚笙起身,一言不发,阴沉着脸,摔门而出。

    淋浴头质量不错,这么着都没被摔坏,此刻正躺在地上继续工作,叶障脚尖一点,将淋浴头抓在手里,看了几眼,对准自己。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叶障眯眼,心道:畜生似乎生气了?

    隔壁浴室,楚笙拳头紧握,抖了几次,还是没舍得拿拳头撞墙。

    一定很疼!

    他为什么要拿孽障的错误惩罚自己?

    孽障!

    一想到这个女人,楚笙顿时浑身冒火。

    粗鲁,野蛮,无知,邋遢,暴力狂!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

    不!

    这样的压根不能被称为女人!

    楚笙狠狠搓着脑袋,在心里憋了个大的!

    隔壁,程瑞玲欢喜的声音传来,“叶小姐,衣服来了!”

    叶障懒懒应了一声。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看着面前的叶障,程瑞玲瞪大眼睛,满脑子只剩下这一句话。

    叶障拨弄了一下裙摆,问道:“裤子呢?”

    程瑞玲还没回过神,有些呆呆道:“什……什么?”

    老板的眼光真好啊!

    不……她的眼光真好!

    老板娘和红色果然是绝配!

    叶障出场的方式太雷人,以至于程瑞玲看见这件大红裙就移不开步子,这种仿古的设计若是搭配不好,特别压人。

    这个压……指的不仅是身高,还有气质。

    叶障再次问道:“裤子呢?”

    完美!

    简直太完美了!

    此刻程瑞玲无比庆幸自己钢铁直,不然鼻血定然洒了一地!

    程瑞玲没回答,叶障往前伸了伸腿,那腿通体雪白,笔直修长,程瑞玲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无比庆幸自己今天穿的裤子,没有自取其辱。

    程瑞玲终于回过神,笑道:“哪里有裙子里面穿裤子的说法,是太冷了,要不我再去买个外套?”

    不穿裤子穿什么?

    就这么光着?

    说起来……

    叶障摸了摸胸口,脸色意味不明。

    程瑞玲眼尖的看见叶障的动作,这才发现叶障……似乎没穿内衣?

    她张了张嘴,小声道:“叶小姐,内衣……在裙子下面”

    她特意买了一套新的,没看见吗?

    内衣?

    叶障静默了两秒,提着袋子,掏出内衣,看着程瑞玲,程瑞玲点了点头。

    这玩意……能穿吗?

    叶障眼中的怀疑快要溢出来。

    这小丫头不会耍她呢吧?

    叶障周身的温度瞬间下降,程瑞玲一看急了,当即掀开上衣,指着自己胸口道:“不骗你,这样穿的!”

    叶障沉默了两秒,提着衣服进了浴室。

    不知道谁发明的这玩意!

    不愧是贴心小助理,程瑞玲害怕叶障不好意思,站在外面小声细致的提醒,叶障双手背后,扣了几次没扣上,差点没忍住把内衣撕了。

    最后……把扣子移到前面扣好,再转回去穿胳膊,才算完事。

    入乡随俗!

    叶障再次出来的时候,明显和第一次很不一样,程瑞玲眼睛亮了亮,喃喃道:“是不是号买小了?”

    没想到老板娘深藏不露啊,嘿嘿嘿……

    程瑞玲刚想帮叶障把头发吹干,外面楚笙敲门打了个招呼,“收拾好了没?”

    叶障对这声音很熟悉,当即挑了挑眉梢。

    畜生离开之前还满身怒气,这么一会儿功夫气就消了?

    程瑞玲当即惊喜的喊了一声,“老板!”

    冲过去开门的时候,她特意踮起脚阻挡着楚笙的视线,三秒钟后,又自动移开了身子,“啦啦啦,surprise!”

    叶障抬眼看过来,眉梢微微一挑,万众风情妖娆,楚笙有一瞬间的呆愣。

    在这零点零几秒的时间,他突然相信了叶障的说辞。

    风月谷教主叶障!

    不过,也就这零点零几秒,回过神的楚笙,比起教主显然更相信智障二字!

    楚笙道:“程姐”

    程瑞玲当即应了一声,“哎!”

    唉卧槽!

    老板为何突然这么客气?

    楚笙道:“警察局那边说有叶小姐的消息,我们过去看看”

    程瑞玲惊喜道:“真的!那我这就开车去!”

    楚笙摆手道:“不用,我亲自送她过去!”

    程瑞玲愣了一下,道:“好……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老板的‘亲自’二字,似乎透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是错觉吗?

    楚笙走后,程瑞玲突然回过神。

    警察局有消息,为什么联系的是老板,她留的明明是自己的手机号!

    而此刻……楚笙两人已经走出了医院。

    说起来,这还是叶障来这里之后,第一次出门。

    夏末初秋,温度正合时宜,初略一撇,大街上满是……光溜溜的大长腿。

    小丫头没骗她,这里的人都不穿裤子!

    叶障出江湖不久,不过隐隐听说过,西域那里的女子穿着很是暴露,此番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叶障观察旁人的同时,旁人也在观察着叶障。

    古装红裙,及臀长发,绝美容颜,三者合一,想不吸引人注意都难!

    “古装爱好者吧?”

    “好长啊!”

    “肯定是假的,一看就是头套!”

    “这是哪个明星?怎么从来没见过?”

    “拍电视呢?”

    “……”

    议论声越来越大,叶障目不斜视,不曾想有人直接拦在自己面前,笑嘻嘻的举着手机道:“能不能合个影?”

    叶障眯眼,看着手机,心里蠢蠢欲动。

    踩……还是踩呢?

    有人准确抓住自己的手,挤出人群,低声道:“借过”

    “楚哥?”

    “楚笙?”

    “楚笙!”

    超神群众愣了几秒,突然爆发出一阵尖叫,拔腿追了上去。

    楚笙喊了一声,“跑!”

    叶障皱眉,下意识的甩胳膊,她入江湖三个月,被人杀了三个月,狼狈的从来都是别人!

    虽然‘大头’没在手上,但对付这群饭桶绰绰有余!

    路遇公交站,楚笙拉着叶障迅速上了车,门合上,撇下后面一群不甘心的粉丝团。

    楚笙喘着气,挪到了后车门。

    他没忘记这次出来的目的——把叶障扔了!

    他实在受不了了,再和这个女人待下去,不是他死就是他疯!

    叶障没注意楚笙的动作,准确说,注意了,但又被其他吸引了视线。

    这里的马车竟然没有马!

    仅有四个轮子,却跑的飞快!

    更甚者,她脚下的马车能装下几十个人!

    叶障顿时觉得,之前被高楼震撼的自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

    有意思!

    这个地方太有意思了!

    车到站,后面人陆续下车,前方又来了一批新人,卡在中间不下车的人往后面移了几个位置,叶障挪到了窗户旁边,弯着腰看着外面的风景。

    原来不仅有四个轮子的车,还有三个轮子的车,两个轮子的车。

    四个轮子的车形状不同,速度也不同,那种黑色的小车似乎跑的更快。

    真是方便啊,如果武林有这种东西,那些大侠每次大会都不用提前一个月出发,多方便啊!

    窗户旁边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穿着校服剃着寸头,叶障扭头,孩子问道:“阿姨,你不会从来没见过车吧?”

    叶障如实点头。

    孩子瞬间鄙视道:“土鳖!”

    这语气,这神情,和楚笙不相上下!

    楚笙!

    叶障回头,满满一车都是陌生的面孔。

    楚笙……不见了!

    电话里,李松柏又问了一遍,语气满是怀疑,“你真把她扔车上了?”

    事实上,这已经是他问的第八遍。

    那天被叶障镇住,李松柏好几天没敢来,憋了几天还是没憋住。

    极品!

    这种极品可遇不可求!

    李松柏原本想问楚笙要不要出手,楚笙若不出手,他就要展开攻略了,万万没想到,他这边刚开口,楚笙已经把人扔了。

    车停下的第一站,楚笙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楚笙挑了挑眉梢,很是好心情回道:“29路,你若是舍不得,就一路一路追过去,爱情这东西都是充满荆棘的,不爬的满腿是血都不叫真爱!”

    李松柏默默挂了电话。

    楚笙呵呵一笑,给程瑞玲报了地址。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楚笙双手展开,深吸一口气,心道:今日着实是个好天气啊!

    他是故意的!

    叶障瞬间断定。

    这小子在浴室的时候,一副恨不得咬死她的样子,出门却满面笑容。

    叶障本以为楚笙打不过自己只能忍辱负重,没想到……他在这儿等自己!

    呵,这小子把她当什么人了?

    她叶障从八岁开始,到现在这么多年,什么时候靠过别人!

    叶障抬头,敲了敲窗户,“小子,起来!”

    寸头男脖子一扬,嚣张道:“凭什么!”

    “凭这个!”叶障掌握成拳,对着窗户猛地出击。

    ‘咯嘣’一声,冰面被砖块砸中,从中心向外断裂生出无数道瘢痕。

    叶障眼睛盯着寸头男,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寸头男长着嘴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众人:……

    今天的玻璃是豆腐做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