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架空

更新时间:2021-07-22 04:17:24

三国警匪 连载中

三国警匪

编辑:青梅佐酒作者:山寨毛豆分类:历史架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个警察一个匪徒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东汉时期初年三国时代时代,两人都不明白对方的不存在,走着各自的道路。到再后来惊觉到对方不存在的时候,两人都有了各自的势力,下回分解在现代警匪片在三国时代的恩怨情仇! 三国时代警匪片以及最新也不能怪杨纪郁闷了,他出身于军人家庭,从小生活在部队,士兵们出操他们一群小孩子也出操,士兵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慢慢的让杨纪锻炼了出色的身体,后来考上警校,系统的学习了一些擒拿格斗的招式,让杨纪更是如鱼得水,警校毕业不到两年,就在全国公安比武大会上拿到了格斗比赛的冠军,要知道这次比赛可是有武警、特警参加的,可想而知这杨纪拿到这个冠军的时候是多么的春风得意。25岁不到就当上了国际刑警,正值事业的上升期,这次执行任务抓一个国际大盗,没想到在押送大盗去机场的路上出了问题,让大盗逃进了太行山,杨纪让另一个同事留在山下等大部队后便仗着自已艺高人胆大孤身一人追了进去,两人在山里你追我跑三个小时,就这样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峡谷,里面有厚厚的雾气,能见度只有二三米,杨纪追到这里一看,暗想糟了有点不敢冒然进谷。叫他汇合大部队吧,心里又不甘,便硬着头皮进了峡谷,在里面转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出来以后贼没见着便看到一座城池,当时就傻眼了。。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并州虽地处北疆,时常有北方的游牧民族侵扰,但还是有几个豪门望族,其中以王家与卫家最为显赫,卫家兴起于武帝时官至大将军的卫青,但近几十年来,卫家逐渐转入河东,在并州的影响已经很弱了,剩下几大世家以太原王家以尊,王家世代担任州郡的重要官职,这一代的当家王允三十多岁就入朝担任侍御史一职。而这小小的乐平县也有王家的一个分支,虽然在王家地位低下,但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乐平王家的当家王图是乐平首富也是乐平县令。

      杨纪看王图收下了,心里暗想该趁热打铁了。当下便继续对王图说道:“王大人,其实小子今日前来,还有一事相求!”王图还在看着钞票,也没在意,一挥手:“杨公子但说无妨,在这乐平没有我办不下来的事!”杨纪嘴角一动,做着难过的表情说道:“王大人,其实小子祖上就是这乐平人,祖先因为感受到北方蛮人的威胁,所以举家迁往海外,后来想念故土,又带着小子重返故土,哪知路上遇见强人,劫财害命,我全家都死于强人之手,只有我一人有些武艺逃了出来,我心里一直记着父亲的叮呤要死也要回到家乡,所以千方百计的回来,不过现在家乡已物是人非,小子深感绝望,幸听到王大人的贤名,不然我真的不知无何是好了!!”说着,杨纪对着王图重重的一拜,表演算是成功了,看着王图的样子就像是自己死了全家的表情,杨纪暗叹自己是个天才,以前忽悠犯人现在忽悠大人!

      “什么人!休要在王府门口逗留,快滚!”还是王府家丁看见杨纪站在王家门口老半天,还以为是要饭的,想赶人了。杨纪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小哥,请转告你家大人,就说海外游子归乡,淘得件宝贝,想献给王大人!”那家丁斜着眼看了下杨纪,不屑道:“就你?你能拿出什么宝贝,少在这里糊弄人,小心打断你的腿!”杨纪也不生气,从兜里掏出最后的10钱塞到家丁的手里,心里滴血的说:“小哥,你只管给你家老爷这样说就行了,万一你家老爷真喜欢这宝贝,说不定还会重赏你呢!”那家丁看见杨纪塞钱给他的时候,表情立马和缓下来,听见杨纪所说,更是眼前一亮,对杨纪一拱手道:“这位公子说得有道理,请稍候,我去通报我家老爷!”杨纪微微的出了口气,妈的,最后一分钱都被小鬼拿走了,这次就不成功便成仁!

      关上门,杨纪看着手上剩下的十几钱,脑子里面想到哪里弄钱去,无论在哪个时代,没钱都是干不了什么事的,杨纪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郁闷的掏出一根烟来点上,看见手中的打火机,眼前一亮,不知道这些古人看见打火机会是什么表情,记得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一个人穿越到古代,拿了一个打火机点火,被人当成火神使者,自己如果拿这个打火机去换钱,肯定是天价,想到这,杨纪赶紧把身上的东西都翻出来,看还有什么可以忽悠一下这古代人的…..

      也不能怪杨纪郁闷了,他出身于军人家庭,从小生活在部队,士兵们出操他们一群小孩子也出操,士兵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慢慢的让杨纪锻炼了出色的身体,后来考上警校,系统的学习了一些擒拿格斗的招式,让杨纪更是如鱼得水,警校毕业不到两年,就在全国公安比武大会上拿到了格斗比赛的冠军,要知道这次比赛可是有武警、特警参加的,可想而知这杨纪拿到这个冠军的时候是多么的春风得意。25岁不到就当上了国际刑警,正值事业的上升期,这次执行任务抓一个国际大盗,没想到在押送大盗去机场的路上出了问题,让大盗逃进了太行山,杨纪让另一个同事留在山下等大部队后便仗着自已艺高人胆大孤身一人追了进去,两人在山里你追我跑三个小时,就这样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峡谷,里面有厚厚的雾气,能见度只有二三米,杨纪追到这里一看,暗想糟了有点不敢冒然进谷。叫他汇合大部队吧,心里又不甘,便硬着头皮进了峡谷,在里面转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出来以后贼没见着便看到一座城池,当时就傻眼了。

      太行山绵延千里,象一条青色的巨龙,盘踞在今河南、山西、河北三省辽阔的大地上,山中植被丰富,峡谷毗连,多瀑布湍流。然而有一个人现在确没有欣赏这美景的心情,他就是杨纪,现在他正在太行山最北的一个小山坡上,1米88的身高,精干的板寸,一身漂亮的西服,不过俊朗的脸上尽是郁闷的表情。他一会看看山下为数不多路过的行人,时不时抬头看看不远处的小县城,一遍又一遍的感慨着:“妈的,我这是到哪儿了?那些人穿古装就不说了,那里还有一座古城,以为是拍电影吧,为什么三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导演叫KA呢?”

      “就是他”农夫领着人已到了跟前,正对着一个领头模样的人说着,那个头领一挥手,十几个人便呼啦一下围住了杨纪,杨纪转头看看围住他的十来个人,笑了笑,并未说话,那个头领上前一步,大声说道:“吾乃乐平下十里亭亭长,汝是何人?”“乐平?山下那个城就叫乐平?”杨纪并没有回答张文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大胆,大人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在张文旁边的一个人有恃无恐的大叫道,杨纪想着:反正今天这事不能善了,干脆打

      忽然,杨纪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现在是三国什么时候,别到时候三国名人都死绝了,自己还玩个屁,想到这杨纪就用一种很期待的眼光看着亭长:“你听过曹操吗?”看见亭长脸上一阵茫然的表情,心里不急,一把抓住亭长的手臂紧张的说到:“刘备,没听过?嗯,袁绍,没听过?吕布,没听过?嗯…张让?听过?真的?!!”亭长手臂被杨纪抓得痛极,却又不敢说什么,听到张让之名,赶紧点头,大声说道:“张公官居十常侍,乃皇上身前的大红人,皇上尊其为让父!”杨纪一阵大笑,看来这十常侍还活着,那现在天下还没有大乱,那自己是不是也该好好闯一闯呢!想到这,杨纪一挥手:“好了,你们走吧,我不为难你们,对了,等等!!”亭长正准备下山,听到杨纪的话又苦着脸转过来,不知道这个煞神又有什么要求,杨纪看着愁眉苦脸的亭长,笑了笑,自己差点把黄巾起义搞忘了,这是个大事件啊,不知道过了没有:“没其他什么事,再向你打听一个人,听过张角吗?”亭长虽然在心里不停的骂杨纪怎么这么多事,可面上却是满脸笑容,一听张角,马上肃容说道:“壮士是说太平道大贤良师吧,那是活神仙啊,到处救助苦难百姓,前年还来过我们村子,我家里还有一块大贤良师的长生位!”听道亭长的诉说,杨纪不由侧目,看来这张角在民间的威望还是挺高的,现在应该还没有造反,不过以威望来看,这张角起义的时间也快了,看来自己也要多准备了,不然就赶不上这场盛事。当下,杨纪一挥手,对亭长说道:“留下一件衣服,你们走吧!”亭长如蒙大赦,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交给杨纪,赶紧带着一瘸一拐的手下互相搀扶着下山。

      杨纪看王图还在仔细观察,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呢,自己可耗不起,于是便出声打断王图:“王大人,不知道小子这件宝贝还入得大人法眼吧?”听见杨纪的声音,王图才记起还有外人在场,当下也不好意思:“让杨公子见笑了,我从未见过这等奇珍,杨公子这件宝贝就是拿到京城也要轰动的,太贵重了,望杨公子收好!”话虽这么说,可王图的手却一直紧握着这张钞票,并没有归还的意思,小眼睛死死的盯着杨纪,杨纪微微一笑,老子手上还有十几张,一个打火机,一个手机,一把枪,随便一个什么东西都是宝贝,当下便一拱手道:“王大人,小子从小流落他乡,如今才终于得归故土,闻大人贤名,小子最佩服的就是大仁大义的人,所以今日来特献上重宝,望王大人笑纳!”“哈哈,杨公子谬赞了,在下虽有点薄名,当不起杨公子如此称赞,但现下灾情连连,在下也需多凑措点资金以备不时之需,如此,在下便却之不恭了!”王图也不客气,当下便收下了。

      “光和二年?完了完了,真的到古代了。”杨纪脑中一阵眩晕,最后强打精神问了一句:“那现在是哪个朝代?”农夫退后一步大叫道:“现在是大汉朝,汝不识大汉不识年月,还说不是异族,定是奸细!”说完,农夫便往山下跑去,杨纪现在一片空白,也没有去管农夫,手不自觉的从身上摸出一根烟点上,脑中只回想着那句话“现在是大汉朝!”杨纪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抓贼都抓到汉朝来,就是不知道现在是哪个皇帝当政,刘邦?汉武帝叫什么来着?还有什么光武帝刘秀,就知道这几个皇帝,当然还有三国演义中的那个献帝刘协。正想着,忽然听见山下传来一阵呼喊声,杨纪伸头一看,只见开始那个农夫正带着十几个官兵模样的人上山来,杨纪忽然记起那农夫临走前说的奸细,腾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老实说,杨纪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怎么说也是拿过全国公安格斗比武的冠军,不然也不会以那么年轻就被选入国际刑警里,对付十来个普通人不在话下,现在杨纪倒想会会这古代人了,顺便再多问点情况!

      不一会,那家丁就急冲冲的走出来,看见杨纪立马喊道:“公子,快随我来,老爷要见你,这次我可是说了不少好话,老爷才同意见你的!”看家丁一脸邀功的表情,杨纪真想一拳打下去,可没办法,只有陪着笑脸,许诺事后定有回报。看着家丁有些失望的表情,杨纪真想吐血了,妈的,最后的钱都被你拿去了,还不知足!不过失望归失望,那家丁倒也没有再为难。把杨纪带到了客厅,远远看见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正坐在客厅主位上喝茶,进了客厅,那家丁对着中年人一拱手:“老爷,人已经带到了”“嗯,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那中年人吩咐过家丁,便一直盯着杨纪看,没有起身也没有开口的意思。杨纪看着眼前的中年人,长年的安逸生活导致了一身肥肉,一双小眼睛色眯眯的盯着杨纪,让杨纪没来由的一阵恶寒。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杨纪还是懂的,当下便一拱手,拜道:“这位想必便是有乐平大善人之称的王图王大人吧,大人的仁心小子游历在外,一回乡便听到乡民交口称赞,所以特来拜会!”杨纪一说完,心里都在作呕吐状,妈的,这辈子就今天说的话最恶心!饶是王图再沉得住气,也受不了杨纪这样的吹捧,当下便站起来,哈哈大笑的托起杨纪:“公子谬赞了,请问公子名讳?”杨纪当下再拜道:“恕在下失礼,小子姓杨名纪,字….太行”杨纪想起这个时代有取字的习惯,这急切间也不知道取什么字,便以太行为字,因为是太行山让他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哈哈,杨公子,请坐,不知杨公子从何处得知这乐平大善人称号的?”王图再次一笑,请杨纪坐了以后,便急切的问起开始杨纪称他为大善人的事了,杨纪跪坐在软垫上,正咬牙切齿的想着以后有权了,先废除这跪坐,听见王图问话,赶紧答道:“去岁并州大旱,百姓颗粒无收,幸王大人开仓放粮,为百姓施粥才救了这乐平百姓,百姓感念王大人恩德,才送王大人这个乐平大善人的称号的!”原来,杨纪向客栈伙计打听王家的时候,伙计曾说过,去年大旱王图曾施粥于百姓,不过只持续了几天而已,并没有救助多少人,但是杨纪却用这件事来拍王图的马屁,王图还当知道以为下面百姓对他感恩带德,心里美滋滋,看杨纪的时候也格外顺眼了。

      “杨公子,开始我下人曾说你有什么宝贝,可否拿出让我也开开眼界!”王图心里美过了,又惦记着杨纪说的献宝了,杨纪在心里骂了一句,不过脸上去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当下便起身从贴身内包里掏出一张纸,双手献给王图:“王大人,这是在下在海外游历时无意得到的,请大人鉴赏!”那王图在杨纪掏出宝贝的时候就双眼盯住了,不等杨纪走近,便上前一把抓过来,仔细观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啧啧不停:“这画当真是鬼斧神工,这上面的人物栩栩如生,这种纸张比现在最好的宣纸还要精细、光滑,当真是宝贝,宝贝啊!”看着王图这么失态,杨纪在心里笑开了,其实任何一个现代人在这里,都会认出来,那王图手上拿的就是一张一百块的人民币,不过放在三国时代,这就是最好的东西了,现在虽然有纸张,就是那蔡候纸,不过纸张太粗糙,颜色也不好看,价钱更是贵的吓人,所以这个时代还是多用竹简记事,无怪乎王图看见这一百块会这么大惊小怪了!

      杨纪摸出一根烟来抽上,看了一下还有半盒烟的烟盒,心想完了,烟抽完了怎么办,这个时代哪来烟抽,以后省着点抽!然后继续坐在山坡上整理一下思路,自己现在已经莫名其妙的到了三国,这个时代战乱严重,但也是英雄辈出的年代,吕布、关羽、张飞、赵云等等都是青史留名,自己也有不错的武艺,是不是也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收一大堆猛将,一大堆谋士,然后再来个统一全国,想到这,杨纪就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嗯,就这么办,先下山,进城,找点吃的,然后出发,实现我的三国梦想!

      正在杨纪苦恼的时候,忽然见一个农夫打扮的人正往山上来,背着一个背篓,杨纪四处看看,确实没有什么摄影机,便顺着山路拦住了农夫的路:“大哥,向你打听个事”农夫见忽然一个人挡着了自己的路,看着杨纪道:“汝是何人,干什么?”看见杨纪头上的短发,以及身上的从来没有见过的衣服,便提起手中的镰刀戒备着:“汝是异族人?”杨纪觉着这农夫说话很奇怪,但并没有在意,现在最急的就是先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见农夫挺小心,就退后一步说:“大哥,我不是异族人,我是警察,不想在这太行山上迷路了,请问一下山下那个城是什么地方?”农夫一脸怀疑神色:“警察?什么警察?”杨纪一阵无语,暗想:我不会真的到古代了吧,这只是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啊!想到这,便试探的问了一下:“大哥,今年是哪一年?”农夫脸上戒备神色更浓,但还是回答了:“今年是光和二年!”

      看着眼前破败的城墙,只有三四米高,杨纪估计着自己一个冲跳就能爬上去。城头上只有几个兵在慢慢的走动着,城门口有两个兵也是懒洋洋的倚在墙边看着行人,城里到处都升起了炊烟,现在是午饭的时间。随着行人慢慢向城里走去,平时只在电视电影里看过的古城镇,让杨纪很好奇。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杨纪也过了新鲜劲,只想快点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开始发现这亭长衣服里面居然还有几十个铜钱,免去了吃饭没钱的尴尬!想到这,杨纪径直向街头一家客栈走去。“客官,吃饭还是住店?”店里的伙计看着一头短发的杨纪愣了一下,但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杨纪想着电视剧里的场景,试探着说到:“先来半斤熟牛肉,吵两个小菜,半斤酒。”“好勒,客官你稍等!”店伙计麻利的擦拭了下桌子就离开了,不一会饭菜就端了上来,杨纪早就饿了,又是追大盗又是打架的,要不是平时坚持训练体能好,早就累趴下了,所以菜上来以后杨纪一阵风卷残云,看得邻近桌上的人直皱眉头。

      杨纪也不急了,就这样席地一坐,整理一下思路问道:“现在皇帝叫什么名字?”哪知就这一句话就把亭长吓得跪了下来:“壮士饶命啊,当今皇上的名讳在下哪能随便说出。”杨纪一阵郁闷,想了想汉朝有名的人物,就换了一种方式:“嗯,知道卫青吗?是个将军。”这下亭长马上答道:“知道知道,那是前汉武帝时大将军,就是我们并州平阳人。”杨纪脑子里面转开了:前汉?那现在就是东汉了,就是不知道现在是东汉什么时候。想到这,便又问道:“那卫青死了多少年了?”亭长想了一下,答道:“距今已有二百八十多年了”“二百多年,汉朝好像一共才三四百年,那现在就差不多东汉末期了,等等,东汉末期?三国?”一想到这,杨纪一下兴奋起来,三国啊,那是任何一个男人听到听兴奋的年代,自己平时的时候就喜欢玩玩三国游戏,什么三国群英三国志三国无双,心里面也老是幻想,如果自己在三国也要学学那吕布,挑尽天下英雄,现在忽然发现自己就可能在三国时代,怎能不让杨纪兴奋,而亭长看着眼前这个怪人,听到自己说卫青死了二百多年后就是一种很兴奋的表情,难道他就是那些卫将军当年杀过的匈奴人后裔,害怕卫将军的威名不敢出山,过了好几百年才有族人出山来,怪不得不识年月,想到这亭长就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杨纪,可怜的孩子啊…

      王图赶紧扶起杨纪,沉痛的说道:“没想到杨公子身世竟如此可怜,眼下既然回到了家乡,我身为父母官,理当为治下百姓尽力的,这样吧,杨公子身怀武艺,眼下本县县尉一职暂时空缺,不如就杨公子顶上,不知道公子愿意否?”杨纪哪有不愿意的,当下再拜到:“属下谢大人提携之恩!”王图也高兴道:“有杨公子这样的少年英雄在,那是本县之福啊!”杨纪忙回礼:“如今我已是大人属下,请大人叫我表字即可!以后还得请大人多多指点!”王图也不多话,挥挥手叫人领着杨纪去县衙办理手续,杨纪这才告辞离开。

      现在杨纪就站在王家的大门口,思索着进去后怎么说。开始在客栈杨纪已向店伙计打听清楚了,这乐平最有钱有势的就是这王家了,听到王家主枝家主就是王允的时候,当即决定就冲王家去。杨纪知道这王允以后官还会做得更大,就是在董卓手下也吃得开,不然也不会联合吕布干掉董卓了,杨纪想着去试试,看能不能打点关系,毕竟现在是无权无势无身份的,怎么去招揽贤才猛将呀!!人总是有野心的,只不过人与人追求不同罢了,金钱、美女、权势、名声,无外乎这几样,你如果给不了别人一个追求的目标,鬼才跟你混。就算是刘备编草席出身,好歹人家也自称是汉室宗亲,还是正经的卢植学生,更有平天下之志,关羽张飞才跟着入伙的,如果刘备只是一介平民,光有大志,又没有起势的身份与关系,关羽张飞理他才怪。

      了再问。一想到这,杨纪就沉下脸说道:“我是谁管你们什么事,给老子滚蛋!”本来亭长对这个穿奇装异服的人很好奇,本能的觉得面前这个人可能不是奸细,听见杨纪的话,当下也沉下脸,一挥手:“上,擒下此人”,可是拿过全国冠军的杨纪怎么会怕这些平时只知道欺善怕恶的治安兵,不到一根烟的时间,那十来个人就一个个抱着胳膊抱着腿躺在地上直叫唤,杨纪虽然没有下杀手,但也是一击让人失去攻击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杨纪对还站着的农夫和亭长两人,说道:“现在我来问你们,都能我老实点!”农夫早已吓得话都不出来,亭长还好点,毕竟是常年带兵的人,脸色虽然有点苍白,但还是回答了杨纪:“壮…..士,有何要问,在…下定知无不言。”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