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 花朝-6

时间:2021-04-09 00:14:02来源:柯林文学网

这下该由齐望舒变扭了,她不自然而然的扭过身,道“无事,我与令妹也非常投契,正简言之不打不相知相识……此事,就这么算了,切不可不要张扬。”望着是别过脸去不看兄长,倒但是总瞥眼去偷偷的看,这些小细节我虽全看在眼里,但也不作声。◎回府中,兄长也没多去责怪我,反而

>>>《卿卿醉光阴》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 花朝-6小说

这下该由齐望舒别扭了,她不自然的转过身,道“无事,我与令妹也相当投缘,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此事,就这么算了,切莫声张。”看着是别过脸去不看兄长,倒还是总瞥眼去偷偷看,这些小细节我虽全看在眼里,但也不做声。◎回到府中,兄长没有多去责备我,反倒劝我好好休息,还叮嘱我在花朝会上要谨慎小心。我一一应下。◎很快便到了要启程去祁山的那天,我早早的起身梳妆打扮,在府中静候礼事官来接我。我坐在前厅等待,却无意瞧见兄长整装待发,领着梁家军站在院子里,像是在等候发落的样子。我连忙跑到廊下,问道“兄长这是要做什么?”兄长本来在整理头盔上的璎珞,听我问他便抬头看我,道“随你一同去祁山。”“哦?可不曾听你说过。”“祁山在上京城外,往年花朝节都该由御林军护驾前往,如今也不例外。”“可兄长不是御林军呀。”“闲暇无事,便也想同你们一起赏花,如何?”我“噗嗤”一笑,没再继续问下去,分明是担心公主欺负我才要和我一起去的。兄长像是听到我笑他似的,说道“你向来欺软怕硬,说难听点便是狗仗人势的主儿,往常倒不怕,你在皇室面前行事都很低调。可如今情形不同,你与靖王爷要结亲了,上京内的夫人小姐可都盯着你,况且,前些日子你还得罪了望舒公主。”得知兄长有这诸多考虑,我不禁感慨道“想不到兄长身为男儿,心思却如此缜密。倒不知是不是娘亲怀咱们时将我的那份心细全给了你。”兄长白了我一眼,说道“蠢而不自知,还怪娘亲生的不好。”我乐了,整个人靠着连廊旁的木支柱没个正形,问道“是这样的话,我俩换换该多好。你替我嫁给靖王爷,替我去和那些夫人小姐周旋。咱们也不用费尽心思想着退亲了,依着你的聪敏,嫁过去了也定是能在那权贵圈子里游刃有余。我就替你领兵打仗,替天朝扬我国威,打退那些贼寇!”我向往那样自由自在的日子,叹了一口气,感叹道“是这样该多好。”兄长正色道“卿卿,倘若不能退亲,必须得嫁给靖王爷的时候,你在王府时定要放聪明些。我知道,我梁寂的妹妹,与我一母同胞,怎么会蠢呢。到时,我也会护你周全。”我知道兄长是在安慰我,不过这样的安慰于我而言十分受用,我应和两声就回正厅了。◎“礼事官怎么还不来呀…梅妃娘娘不会是忘了吧…”我等了许久,百般聊赖的窝在黄梨木圈椅里把玩衣裙上的璎珞。月白站在一旁,说道“应该不会吧。许是快到了呢。”这时我突然想到齐景钦,问道“月白,你说今日梅妃娘娘宴请官家夫人小姐去祁山拜花神…嗯…靖王会去么?他在朝为官,政务繁忙…许是不会去吧?”月白沉吟片刻,说道“嗯…近日并无听闻朝廷有什么大事呀,前段时间大将军平定了大凉,然后除了皇上患疾也没有什么大事了。往日花朝节靖王爷都去了,想必今年也会去的吧。”我一瘪嘴,道“那多尴尬呀…那会儿在明月楼,我那样哭闹,也忒没面子了…”月白嘻嘻一笑,道“小姐此番话是盼着靖王去还是不愿靖王去呀?月白愚钝,竟在只言片语中听出了小姐思念靖王之意。”我“腾”的坐起身子,拍案道“说什么呢!我的心意你不知道吗!我追求一生一世一双人,而靖王他,贵为王爷,怎么也不可能只有一位王妃。况且,我向来厌恶这种政治赐婚!”月白安抚道“那既然如此,靖王去与不去都与小姐无太大关系。你只需当靖王不存在,待靖王得知你的心意后,便就不强求了呢。”月白平日虽愚钝之极,在男女情谊上看的倒比我通透。是呀,既然不在意,便只需要当他不存在便是了。我掐住月白的脸,假意震怒,问道“说!你平日里是不是背着我偷读一些不该看的书了?成日待在我身边的,于这种事竟如此有看法!不正常!”月白也佯装被吓住向我求饶“哎呀!小姐我全是乱讲的,饶了月白吧!”我们正闹着,院子外传来一阵声音“参见靖王殿下,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起来吧!”我立刻松开月白,站起身往门口走去。刚走两步,一个伟岸的身影便从门口径直走了进来。一看,便知道是齐景钦。他走进正厅后环顾四周,最后将目光定在我身上,我连忙移开眼神,低头对他行礼,道“臣女梁焕卿拜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他故作咳嗽两声,说道“免礼。”我站立身子,眼神与他对视。气氛极其尴尬。他盯着我看了许久,皱着眉说道“快走吧!”说完便又推门出去,我不知发生了什么,讪讪回道“是。”便跟着他出去了。行至院中,我见兄长站在队伍前面,便用眼神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仿佛也并不知情。齐景钦腿长,走的又快,不一会儿便在府门前等了我许久,他有些不耐烦,喊道“你好没好!赶紧出来!”我没再逗留,连忙跟了出去。虽然很让人不高兴,但在兄长面前不想与这种人争辩,方才兄长还称赞我聪慧呢。一到府门前,我便知道今日的礼事官便是由齐景钦担任了。左看右看司南屏不在,难怪他今日像脱缰的野马似的行事如此浮躁,许是没人看着他了。马车在仪仗队的中间,是一架绛紫色的马车,棹棋果不其然又是车夫。齐景钦等得不耐烦早早的就坐了进去。我行至马车前,棹棋笑呵呵的对我行礼,道“又见面了,小姐吉祥。”车内又传来齐景钦的抱怨“怎么了!还进不进来呀!”我不敢埋怨主子,我还不敢给一车夫脸色看么?想到他们主仆二人的种种劣行,我没理棹棋,还白了他一眼。棹棋不在意,倒还乐呵呵的扶我上车。我掀开帘子,里面只有两个位子,如今齐景钦坐了一个,就剩下一个了,我问道“那月白坐哪儿?”齐景钦皱了皱眉,不耐烦的说道“梁寂不也得跟着去么?让她去梁寂那儿跟着部队跑吧!”我忍不了了,让我等了一上午不说,从见面至此从未给过我好脸色,如今还要这样安排我的贴身丫鬟。我刚要同他理论,棹棋腾出一半位置,笑道“与我同坐也不打紧,小姐快进去吧。”月白很识趣的和棹棋坐在一起,我见状也不多说什么,就坐了进去。兄长领着梁家军骑着高头大马跟在后面,仪仗队这才摇摇晃晃的上路了。
卿卿醉光阴

卿卿醉光阴

作者:花朝十四类型:恐怖小说状态:连载中

他是心存野心的天朝王爷,为了皇位之争也可以牺性一切。她是天真烂漫的官家小姐,自小生活……在父兄的庇佑下与世别人家的名门闺秀皆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是最讨厌这些的,吟诗作对总是没有舞刀弄枪来的好玩、来的热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