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只为了一条浴巾

时间:2020-10-18 20:26:55来源:柯林文学网

听见席嘉阳的声音,夏以安手里的手机差点儿没握稳。这小鬼怎么这时候来了?莫名的感觉的,她不想引发席嘉阳的非常讨厌。也许,被一个五岁孩子憎恶,哪个人的心里都会很舒服。他儿子看见这小鬼怎么这时候来了?。

>>>《前世嫉恨今日情》章节目录<<<

第28章 只为了一条浴巾小说

听到席嘉阳的声音,夏以安手里的手机差点没握稳。

这小鬼怎么这时候来了?

莫名的,她不想引起席嘉阳的讨厌。

或许,被一个五岁孩子厌恶,哪个人的心里都不会舒服。

他儿子看到他爸穿着浴袍没什么关系,但是见到她,那就不好了!

她慌忙跑下床,打开衣柜,飞快地翻找着,看看有没有女人的衣服。

席鹰年看着她的动作,缓缓开口:“没有我的同意,他们不会进来。”

夏以安这次啊反应过来,席嘉阳在外面敲了这么久,却是真的没有进来。

她顿时松了一口气,早说啊,她还用得着这么折腾么?

“你……”

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席鹰年便拉开休息室的门,说道:“进来吧。”

“好的,爸爸!”

外面是席嘉阳兴奋的声音。

他可是第一次来爸爸的公司呢。

“席……”如果可以的话,夏以安恨不得将席鹰年剁碎了扔在海里喂鱼。

他绝对是故意的!

来不及多思考,耳边已经响起门锁转动的声音,她扫了一圈,飞快地钻进被子里,将自己盖了个严实。

席嘉阳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走进来,看到席鹰年站在休息室门口,高兴地跑到他面前:“爸爸。”

即使席鹰年性子清冷,但也不妨碍席嘉阳对于自己父亲的崇拜和喜爱。

“嗯。”

席鹰年应了一声,身子一侧,露出了休息室里面的场景。

白色的被子明显有着隆起。

席嘉阳眼尖地看过去,狐疑地迈着自己的小短腿。

“爸爸,里面有人吗?”

夏以安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她现在身上可是只围了一条浴巾啊。

正祈祷着席鹰年能够有着一丝仁慈之心时,她听到他说道:“嗯,有人。”

“谁呀?”

小孩子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起来。

“你自己过去看看。”

席鹰年环着肩膀,看向站在一边的高卓:“衣服呢?”

高卓恭敬地递给席鹰年一个盒子,点头便退了出去。

夏以安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眼睛一转,忽然想到了个办法。

她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袒露出半张脸在外面。

席嘉阳一靠近,见着是夏以安,顿时大叫起来:“你这个老女人,怎么会睡在我爸爸的床上!”

“我……”

夏以安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口气,睁开眼费力地看着站在床边的席嘉阳,“是小少爷啊……”

“你……”席嘉阳被她这个样子唬住了,“你怎么了?”

“咳咳。”

夏以安趁机咳嗽了两声,上气不接下气,说道:“我在外面的时候,不,不小心,摔进了喷泉池里……”

“啊?”

席嘉阳吓了一跳。

喷泉池?

这一下子摔下去得多疼啊。

他动了动嘴唇,想要说句关心的话,但想到她之前骗自己,还是将话给咽了下去。

“没死就好。”

这句话倒像是能从席鹰年口中说出的,现在从席嘉阳这里听到,还真是让夏以安觉得怪怪的。

“嗯。”

她应了一声,便打算结束这场谈话。

但刚将脸转到一边,耳边又响起席嘉阳的声音。

“坏女人,你是不是故意摔下喷水池的?”

他皱着眉头看着她,明显是不相信。

夏以安真的是服了席嘉阳,无奈只能转脸过去看他:“如果你脑子被驴踢了的话,说不定会故意摔进喷水池里。”

“什么……意思?”

席嘉阳稍微想了下,便明白了夏以安的话,顿时恼怒起来。

“你太坏了,怎么生病了都这么坏呢!”

他说着,又转向站在一边的席鹰年。

“爸爸,你看这个女人好坏哦。”

“我知道。”

席鹰年的三个字差点将夏以安气死。

她缩在被子里,也不能够说太多的话,只能翻了个白眼,假装晕了过去。

但是太疲倦,也就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直到下午,她才迷迷糊糊醒来。

身边搁着的是一条裙子,应该是高卓之前准备的。

她掀起被子,随意套了下,又摸了摸饿的难受的肚子,打算洗漱下出去吃点东西。

她迷糊地推开门,便见着席鹰年对着电脑,眉头稍皱,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着。

他的身后是玻璃窗,窗外,有着这个城市最为繁华的风景。

她靠在休息室门旁,看着面前的一切出了神。

席鹰年抬眼,注意到夏以安发着呆,看着窗户外。不由得追随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随即,他阴冷地勾了勾唇角:“还在念念不忘你的初恋男友?”

“嗯?”

这句话让夏以安忽地回神。

她的初恋男友?霍泽?

席鹰年此刻也没了看文件的心思,抬脚走到夏以安身边,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扯到落地窗前。

“你怎么啦?”

夏以安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好像没做错什么事吧?不过是看了下风景,也碍着他了?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那幢楼是霍氏集团。”

席鹰年说着,眼里簇起怒火。

看她刚才出神的样子,应该是很在乎她的前男友吧?嘴上说着要报仇,心里还不一定是什么样的打算。

夏以安眨眨眼睛,她还真的是不知道。

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的东西。城市的外表,人心的难测。

“席先生,”夏以安冷笑着看向他,“我也很希望我能够有着原谅亲手将自己推入地狱的人的宽宏大量,只可惜,我没有,也做不到。”

他们给她的,又何尝只是五年的折磨他们欠他的,实在是太多!

席鹰年因为她的这句话一瞬冷静下来。

他在怀疑什么?难道在霍泽的身边,会比他这儿好?霍泽能够给她的,他可以给,而霍泽给不起的,他能够拿的出来。

夏以安察觉到身边男人情绪的变化,勾了勾唇角。

“席先生刚才这是,表达了对我的在乎?”

她抬手揽住席鹰年的腰身,脸庞贴着他的胸膛。

她听到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嗅到他身上的气息。

席鹰年抱住她,轻轻咬了下她的耳垂。

“霍泽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他忽然问出的这个问题,让夏以安一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她才想了想开口:“就像很多小情侣一样,牵手,一起逛街,一起去玩。”

那时候的她太单纯,以为可以和霍泽在一起一辈子,一直幸福下去。

梦太美丽,破碎的那日也是撕心裂肺的疼。

“还有呢?”

席鹰年似乎很感兴趣。

“没了,就这些。”

夏以安很是平淡的摇头,蹭了蹭席鹰年的胸口:“席先生怎么老是提起不相关的人?”

仿佛被戳中心事,席鹰年皱眉,下意识逃避,“随便问问,我比较好奇,以前他是怎么将你哄骗的团团转的。”

夏以安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而此刻,房门忽地被推开,席嘉阳探进了小脑袋,喊了一声爸爸后,就见着两人相拥的场景。

“老女人!你又骗我!”

夏以安回头,见着席嘉阳,笑了笑:“你爸爸在安慰我,他真是个温柔体贴的好人。”

她说着,想要挣脱出席鹰年的怀抱,但像是故意一般,他揽得她很紧。

“那还用你说?”

席嘉阳哼了一声,别人夸自己的爸爸,他当然是高兴的。

“小少爷。”

夏以安忽地开口,表情严肃。

前世嫉恨今日情

前世嫉恨今日情

作者:睡妮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五年前,一场精心部分设计的豪门盛宴,已婚夫伙同他人妹妹将她送进很陌生人的床,18岁已婚生子,她被被剥夺承继权,臭名远扬,成了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心寒似铁,摈弃所“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