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照顾他们父子

时间:2020-10-18 20:26:56来源:柯林文学网

夏以安的语气让席嘉阳不由得一愣。记得我她打自己屁股那天,是这么和自己说话的的。那天的痛疼,他还心有余悸。但想起席鹰年在身边,心里登时安宁了一些。席鹰年这会儿才松绑了记得她打自己屁股那天,也是这么和自己说话的。那天的疼痛,他还心有余悸。。

>>>《前世嫉恨今日情》章节目录<<<

第29章 照顾他们父子小说

夏以安的语气让席嘉阳不禁一愣。

记得她打自己屁股那天,也是这么和自己说话的。那天的疼痛,他还心有余悸。

但想到席鹰年在身边,心里顿时安定了一些。

席鹰年这会儿才放开了夏以安,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如果她是想从自己儿子身上下手,迫不及待想要得到他的帮助,他只能说,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他席鹰年,最讨厌急功近利。

在席鹰年放开自己之后,夏以安便觉得没那么尴尬。她正了正脸色,说道:“小少爷,我觉得你应该注意下自己的言辞,身为席家的人,首先要有的一条,便是礼貌。”

名门里,最注重的便是这一条。

她小时,也接受过专门关于礼数的课程,不过后来继母来到,她也便将那些荒废了。

现在想起来,才惊觉那些的重要性。

“我……”席嘉阳刚要反驳,夏以安先一步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之前那些保姆,或者家庭教师,都会容忍着你的脾气,因为他们顾及你的身份而不敢对你的言行有任何指责。”

席嘉阳紧紧地盯着夏以安。

即使不想承认,可她说的,却都是事实。

他年纪小,却不代表看不明白。

“你觉得这样好吗?”

夏以安无论如何都想要替席嘉阳转变。

在上流社会不知道礼数,定是会被人轻视的。尤其是有着席家光环的席嘉阳,他受到的关注多,围绕他的舆论也就多。

她希望席嘉阳以后可以和席鹰年一样,独当一面。

席嘉阳虽然脾气倔强,可是事情的对错他还分得清。这阵子和夏以安的相处他也明白自己对她不是很友善。

但是他也控制不了,对于企图靠近爸爸的女人,他一向是这个态度。

那些女人对他有着各色的面孔,唯独夏以安不同。

她会认真的和他说这些道理。

他隔了半天点点头,就是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让夏以安脸上露出真心的笑容。

席鹰年在旁边略微诧异,他都已经做好了教育儿子的准备。

儿子这样,他有着很大的责任,只是平常工作忙,他能够花费到他身上的时间实在是少的可怜。

“既然觉得不好,那么就应该改。”

夏以安心里生出一种自豪感。

终于让这个熊孩子松了下口,真是不容易。

席嘉阳听着她这么说,想要反驳,但抬头看到自己爸爸的目光时,还是住了口。他看得出,他爸爸也不喜欢他的样子。

他顿时一阵委屈,眼泪蓄到眼底,却是不敢落下,也是不想在别人面前示弱。

他没回答,夏以安也不急,这急不得。

他小时候养成的习惯,总不能够让他一下子就改掉。

她正打算结束这场谈话,席鹰年却忽地开了口。

“你应该称呼她什么?”

他的问话让一大一小都呆了一下。

夏以安有些诧异地看着身边的男人。

即使他是为了教育儿子,却依旧给她一种他在偏袒自己的错觉。

不过,在他儿子面前,产生这种想法有些可笑。

像是感觉到了她的情绪,席鹰年转头看向她,低声开口:“替你圆场。”

他的声音很小,席嘉阳没有听到。

夏以安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他告诉她的目的是什么?

想了想,她露出迷人的笑容,“谢谢席先生厚爱。”

席鹰年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席嘉阳这时候还在纠结。

他现在原地,低着头,脚尖无意识地滑动着,似乎在不安,又似乎在思考着该如何实践他爸爸的话。

说,还是不说?

明明两个字就在嘴边……如果不说,爸爸肯定会不高兴,如果说了,岂不是遂了这个女人的心意?

他纠结的小模样落入夏以安眼里,她轻轻勾了勾唇角:“不勉强的。”

“真的?”

席嘉阳不可置信地看着夏以安。

这个女人难道不应该趁着现在得意一下吗?毕竟他之前对她是那么地不客气。

“慢慢来。”

夏以安笑的格外温和。

和她平常的妖娆不同,添了几分慈爱的味道,落入席嘉阳眼里,他觉得他的心都温暖起来。

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笑过。

可这个女人是不是在骗他?

他又纠结了。

“你,和那些女人不一样对不对?”他试探着开口,期待地看着她。

毕竟是个孩子,他能够分辨的事情不是很多。

一开始,他也相信真的会有人愿意做他的妈妈。直到有一次,他悄悄跟在了一个漂亮阿姨的身后,听到了她和她朋友尖酸刻薄,并且嫌弃他的谈话,便对靠近自己爸爸的所有女人都很排斥。

之前的他性格还不是这样,不过有些孤僻,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那位阿姨就说他不讨喜,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席鹰年的儿子,她才不屑同他说话。

那时候,他也听到了私生子,贱这样的词,他不懂,上网查了下才明白意思。

自那之后,一个想法根深蒂固,靠近他爸爸的那些女人,都是坏人!

夏以安没明白他脸上表现出的期待是因为什么,而他所说的,和别的女人不一样,那肯定是了。

她从来不会从席鹰年这里奢求自己不该得到的东西,她从来都很有自知之明。

所以她毫不心虚地点头:“我和她们不一样。”

席嘉阳眼神亮了下,这会张张口,终于说了出来:“姐姐。”

“嗯!”

夏以安很是欢快地应下,同时感慨自己果然还是貌美如花,青春无敌。

五岁的孩子都叫她姐姐!

单单从她的那张脸来看,她的确是很年轻,五年的精神病院生活,并未折损她半分的美丽。

而此刻席鹰年的脸色便不好看了。

夏以安是姐姐,他是爸爸?

辈分似乎有点不对。

身边不停地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夏以安不禁缩了缩身子,搓搓胳膊,奇怪地看向席鹰年。

这位少爷又怎么了?

忽地,他转头看向她:“很得意?”

本来夏以安想要点头的。

毕竟能够让席嘉阳改口,是真的不容易。不管这个小胖子究竟是为什么对待她的态度转变了,或者说,他经过了多久的挣扎。她都觉得万分自豪。

结果,她很满意。

即使里面有着席鹰年推波助澜。

“姐姐?”

席鹰年阴测测开口,目光深沉了一分。

席嘉阳懵懂地看向面前两人。

他并不觉得自己的称呼有什么不妥。

他觉得夏以安比电视剧里的女明星还要漂亮,还要年轻,她们一个个都说自己二十岁,那夏以安应该是比她们小了?

随即,他又想到,她还有个孩子。

那她多少岁就生了孩子?

他觉得他的脑细胞有些不够用。

这边席嘉阳在神游,夏以安惶恐地看着席鹰年。

不过是个称呼而已,要不要这么激动?真是小气,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夸年轻?

只是他周身散发的冷气,实在是让她没胆量将心里的真实想法给说出来。

“席先生,要不要喝杯茶?”

她眯起眼眸,讨好地问道。

“被叫姐姐,很高兴?”

席鹰年忽地逼近她。

夏以安这会儿顾及席嘉阳在,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后才说道:“没那么高兴。”

她敢说她很高兴吗?那样席鹰年还不把她给撕了!

“撒谎?”

两个字,让夏以安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她琢磨了下:“那我很高兴。”

“嗯?”

威胁的一个字,让夏以安呼吸一滞。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她该怎么说?

她本来是想跳过这个话题的,但是席鹰年的目光太具有压迫性,她想了想回答:“一半一半。”

她继续开口:“我高兴是因为小少爷,他终于肯给我一个正常的称谓了。不高兴的是,这样就和席先生的距离拉远了。”

她堆满笑容,讨好地看着席鹰年。

席鹰年眸色沉沉地看着他,勉强觉得她合格。

也仅仅是勉强。

夏以安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一大一小都不容易伺候。

她才刚松懈一点儿,耳边又响起男人的声音?

“夏以安,你做阳阳的保姆。”

“我不要!”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席嘉阳也从神游中回过神来。

他是被吓得。

让他勉强叫夏以安姐姐还好,但让他每时每刻都要面对着夏以安,实在是太过恐怖!

万一她一言不合又打屁股怎么办?他可不想又无端遭受一顿皮肉之苦。

想起屁股受的罪,席嘉阳下意识摸了摸屁股。

他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被打屁股的滋味了。

夏以安当然也是不愿意,做他的保姆,那就等于要将小胖子当祖宗一样供着。

席鹰年已经足够她头疼,她可不想无缘无故又多一个头疼的对象。

再加上席嘉阳实在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小孩。估计脑子里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将她从席鹰年身边赶走。这不利于她的计划,她当然不会答应。

还不如在酒吧做服务生,有着席鹰年这座靠山在,她是一点压力也没有,更是没人给她脸色看。

待遇,简直千差万别。

傻子才会做席嘉阳的保姆。

早就料到了她这样的反应,他缓缓开口:“价钱,是服务生的五倍。”

前世嫉恨今日情

前世嫉恨今日情

作者:睡妮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五年前,一场精心部分设计的豪门盛宴,已婚夫伙同他人妹妹将她送进很陌生人的床,18岁已婚生子,她被被剥夺承继权,臭名远扬,成了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心寒似铁,摈弃所“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