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你可要好好考虑!

时间:2020-10-18 20:26:56来源:柯林文学网

五倍?听到席鹰年说出价钱的一瞬,夏以安很没出息地眼睛亮了亮。她是真的没有经济来源。席鹰年不准她去酒吧,她就只能去找一份还算正经的工作。只不过她想要找,别人未必也要。而现

>>>《前世嫉恨今日情》章节目录<<<

第30章 你可要好好考虑!小说

五倍?

听到席鹰年说出价钱的一瞬,夏以安很没出息地眼睛亮了亮。

她是真的没有经济来源。

席鹰年不准她去酒吧,她就只能去找一份还算正经的工作。

只不过她想要找,别人未必也要。

而现在席鹰年提出这么高的价格,她无疑是心动了。

席嘉阳见着夏以安的样子,顿时着急了。

“爸爸,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可要好好考虑!”

他一脸凝重地看着席鹰年。

要是夏以安做了他的保姆,他该怎么办?

屁股一阵阵地发疼,提醒他一定要拒绝到底。

席鹰年做的决定,鲜少会改变,即使开口的人是他的儿子。

“为什么不情愿?”

他刚才的决定也并不草率。

他第一次见到席嘉阳对人有些躲闪。

儿子的性格他虽然没多接触,却也算是很了解。他一向横行霸道,遇到个比他还强硬的,心底当然会不舒服。同样的,他也意识到自己和夏以安有着差距,对她存在着几分害怕。

更重要的是,夏以安是希望席嘉阳能够有进步,哪怕她这样的心思只有一点儿,也足够。

席嘉阳有些委屈地看着自己爸爸。

为什么他要让这个女人做他的保姆?

早知道这样,他怎么也不会把上个保姆赶走。

他捏着衣角,有些纠结怎么开口。

“我……”

他半天挤出一个字,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

他能说她有点怕她吗?她打人屁股,真的是很疼啊!

“爸爸,可不可以换个保姆?”

席嘉阳像是忽地找回了声音,赶紧说道,“我这下绝对不乱发脾气,也不会赶人走了!”

“不可以。”

席鹰年的三个字让席嘉阳顿时沉默下来。

他接着又试探性地看向夏以安。

只要她拒绝,爸爸应该不会再勉强吧?

他想了想,对着夏以安开始挤眉弄眼。

夏以安瞥到他这副样子,不禁弯了弯唇角,却是假装没看到。

席嘉阳着急地不得了,更加用力的挤眉弄眼,换得的是席鹰年的目光。

他立刻乖了。

“你们俩没有意见吧?”

基本就属于一锤定音。

夏以安倒是没什么,反正有着大把的工资拿,伺候这个小少爷,她可以忍耐下。

她果断摇头:“一切听从席先生吩咐。”

席嘉阳瞪着眼睛,看着夏以安乖巧的样子,不禁憋了一肚子的气,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隔了半天,他也十分无奈地点头。

席鹰年这会儿的脸色好看了些,想到夏以安会每天在别墅里,他的心情又上了一个台阶。

不过他掩饰的很好,年前的一大一小都没有察觉到。

“夏以安。”

他忽然开口,十分严肃地看着面露喜色的女人。

夏以安赶紧收敛了表情,讨好地转向席鹰年。

“席先生,有什么指示?”

“搬到别墅来住,方便照顾。”

席鹰年沉声开口,模样就像是面对公作时,一脸的认真严肃。

夏以安心跳漏了一拍,脸上的笑容却是又大一分:“好的,席先生。”

“爸爸?”

席嘉阳有些懵逼,怎么她这么快就搬进来?

记得之前的保姆,都要经过很久的审核才搬进来的。

像是猜到了他心里想什么,夏以安很好心地解释给他听:“我能力出众,秀外慧中。”

席鹰年:“……”

说实话,他除了觉得夏以安很漂亮之外,还真的没发现这女人有着其他优点。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没几句是真话。

不过,她很坦诚。

不知道是不是她一开始便对他说了她的野心,他在她身边,竟然莫名产生一种放松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发疯了似的想要她。

他从来不会在女人身上多耗费时间,却是因为夏以安,一次次破例。

就在他稍稍凝眉时,席嘉阳闷闷开口:“你秀一个给我看看。”

秀什么?

夏以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秀恩爱?她脑子里蹦出三个字,浑身一哆嗦。她要是敢秀,小胖子绝对分分钟鬼哭狼嚎。

看着她一脸懵懂的样子,席嘉阳顿时觉得自己掰回一成,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不是说你秀外慧中?那你秀一个给我看看?”

“……”

我秀不出来。

夏以安在心里补了一句话,面上笑眯眯地看着席嘉阳:“长期相处下来,相信小少爷一定会发现我出众的能力。”

一句话,让席嘉阳扁扁嘴。

他哪里听不出夏以安话里的意思。

以后时间还长,想过舒心日子,就乖乖别去惹她。

席嘉阳心里那个憋屈。他长这么大,哪里有人威胁过他?

夏以安很是满意席嘉阳对自己的态度。

就算是个保姆,也应该有些威慑力。

席鹰年看着他们两暗斗的样子,不禁弯了弯唇角。

此刻的夏以安就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一张娇俏的小脸上尽是得意。

她很少露出这样的一面,带着少许孩子气。

“阳阳,你先出去,爸爸有话和她说。”

“嗯。”

席嘉阳一贯听席鹰年的话,没有任何迟疑便走了出去。

心里想的是,爸爸肯定是要私下里教训那个女人了。

越是想,他越是高兴,脚步也轻快几分。

他出去之后,还不忘将门给带上。

夏以安不知席鹰年是什么意思,先一步抬起手臂,圈住男人的脖颈,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席先生。”

转瞬,她便又是美得如妖精般妖娆的女人。

仿佛刚才的笑,只是一场幻觉。

但席鹰年知道,那是眼前女人隐藏起来的一面。

他没给夏以安任何反应,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夏以安琢磨不定他的心思,索性吻上他的唇。

看似清冷的男人,唇瓣此刻温热。

刚触碰到男人,他很快反客为主,细细地咬着她的唇。

夏以安震惊了。

这待会肯定要肿,她还怎么出门?

“席先生……”

她刚出声,下巴便被攥住,席鹰年醇厚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不专心?”

紧接着的是狂风暴雨般的疼爱。

结束后,夏以安靠在他怀里,看着办公桌,脸颊便一阵通红。

她估计以后每次进席鹰年的总裁室,都能想到今天叫人面红耳赤的场景。

“害羞?”

她小脸酡红的模样落入席鹰年眼中,他抬手捏了捏怀里女人的脸颊:“下次换个地方试试。”

夏以安即使想刻意压制,小脸还是控制不住又红了些。

换个地方?

太禽兽了!

内心十分抗拒,但她还是乖巧地点头:“席先生喜欢就好。”

席鹰年应了一声,按了内线让人送一套衣服过来。

夏以安看着自己身上快要挂不住的衣服,不由得肉疼。

高卓准备的,价格应该很高吧?

而且样式她也很喜欢,可就被禽兽那么一下子撕了。

“我的心情不如一件衣服?”

耳边,席鹰年的声音忽然响起。

夏以安惊了一跳,嘟着嘴巴撒娇:“人家只是肉疼,席先生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之前过得是什么日子。”

精神病院,谁会无缘无故替你准备衣服吗?

她面上依旧是无所谓的样子。她给人的永远是这副感觉,慵懒娇媚,好似没什么是她在乎的。

也是如此,她的眼眸里,永远看不到底。

席鹰年见着她情绪外露时,也只有提起夏家人的时候,她有着很强烈的报仇愿望。

心忽地动了下,他不自觉开口:“以后不会了。”

夏以安脸上的表情顿了下,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一声。

是不会没衣服穿,还是不会回到以前那样的日子?

她也不想去深究,现在的她已经顾及不到以后,她只要紧紧抓住眼前。

“谢谢席先生了。”

她柔柔弱弱地贴在席鹰年胸前,鼻间是男人好闻的浅淡烟草味。

“总裁。”

敲门声响起,伴随着的是女人清澈的嗓音。

不用于夏以安的妖媚,她的声音给人一种干脆利落之感,就像是古代英武的女将军。

夏以安略微挑眉,这次不让高卓送来了?

这时候,席鹰年已经端坐起身,将搁置在桌子上的西装外套扔给她。

夏以安接过,十分善解人意地走到一边休息的沙发上坐下。

作为合格的情人,她懂得进退。

说不定要进来的女人是席鹰年的小情人之一呢。

她盖着席鹰年的外套,手里随意拿着一本杂志翻看着。

“进来。”

席鹰年看了一眼夏以安,见着她仔细盖着他的外套,也就安下心。他不愿意让人看见她衣不蔽体的样子,即使女人也不例外。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门同时被人推开。

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进来,五厘米的尖细高跟鞋在地上摩擦出哒哒的声响。

“总裁,您要的衣服。”

她恭敬地走上前,将手里拎着的袋子递过去。

夏以安忍不住抬头,看向面前的女人。

模样不是十分惊艳,也算不上让人舒服。

五官虽然勉强算是精致,但结合在一起,给人一种尖刻之感,再加上常年在职场上,眼神透露出些许凌厉,只有在面对席鹰年时,眸光才展现出温柔。

她忍不住努努嘴,忽然多出个情敌,心里不是很舒服。

她悄悄打量着她,女秘书也转眼看向她。

“你好。”

她开口。

前世嫉恨今日情

前世嫉恨今日情

作者:睡妮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五年前,一场精心部分设计的豪门盛宴,已婚夫伙同他人妹妹将她送进很陌生人的床,18岁已婚生子,她被被剥夺承继权,臭名远扬,成了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心寒似铁,摈弃所“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