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群医汇聚

时间:2020-11-22 20:24:16来源:柯林文学网

“中药中许多药材是富含毒性,但是相同药材中的毒性都是相生相克的,实际上吃一直这样对人体并也没造成伤害……”魏坤健急忙辩白,怎奈人老声弱,压根儿也没人理睬他。沈楼挥挥被打断了他沈楼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好了,魏老还是请坐吧。”。

>>>《纯阳医仙》章节目录<<<

第25章 群医汇聚小说

“中药中许多药材是含有毒性,可是不同药材中的毒性都是相克的,实际上吃下去对人体并没有伤害……”魏坤健连忙辩解,奈何人老声弱,压根没有人理会他。

沈楼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好了,魏老还是请坐吧。”

很显然,沈楼是个务实派,并不愿意相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旋即他又向刘桂宁伸伸手道:“那就请刘先生说说你的治疗方案吧。”

刘桂宁脸上露出笑容,风轻云淡道:“令尊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我想听听令尊发病的始末,才能更好的治疗。”

一个贵妇站了起来,体态略微丰满,举手投足之间却充满高贵气质。

看到那贵妇,李拾愣了一下,着不就是正下山时遇到的沈香吗。

沈香看着刘桂宁,缓缓说道:“本来老爷子只是一点感冒,当时也没上心,可是有一天早上老爷子醒来后就发现脖子以下已经全部瘫痪,现在竟然已经变成了植物人……”

正说着,沈香抽泣起来了,拿起一块小方帕,擦拭着眼泪。

可是在李拾看来,这沈香并不怎么伤心,擦眼泪不过就是在掩饰而已。

不过李拾可不敢把这种事情戳破,因为他发现,沈家的人,除了沈梦琳和她的父母外,似乎都不怎么担心。李拾有种感觉,这些人似乎都很希望沈家老爷子永远别醒过来。

闻罢,刘桂宁微微颔首说道:“你父亲的病很可能是有脑脊液循环障碍引起的,以检查结果来看,暂时还不需要手术,只要服用我开的药,几个疗程就能差不多痊愈。”

“我可以帮老人把把脉吗?”刘桂宁拿出一张白纸,正要开药时,忽然一个不太大的声音响起,他皱着眉转头,只看见一个一身乡土气息的少年站着,微笑着说。

刘桂宁冷冷笑了起来:“你帮沈老爷子把脉,恐怕你还没这本事吧?”

他有些不耐烦,同时也有些不屑,心道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学点什么不好,非要学这些坑蒙拐骗的中医。

“我的确没什么资格,但是我就是觉得你的诊断应该有问题。”李拾摊摊手说道。

他学过西医,自然知道脑脊液循环障碍这种病,这种病的病发症状很像脑脊液循环障碍,但是细细一想,总感觉哪里有蹊跷。

他的目光盯着病人,眉头也蹙得越来越紧,手指掐了掐。

“我诊断有问题?”刘桂宁狂妄地冷哼了一声道:“就算我诊断有问题也用不着你这个毛头小子来指指点点,魏坤建都不说什么,你配插嘴吗?”

刘桂宁咄咄逼人地瞪着李拾,好似和李拾有杀父之仇似的。

他最恨人就是这些总是骗这些病人血汗钱还耽误病人治病的中医,怎么能容得下一个中医来质疑自己。

更何况,沈楼之前就提到过,谁能治好沈老爷子,就送他一套静海市中环里的一套房产!

像静海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一套房产价值将近五百万!所以,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打乱他的计划!

刘桂宁转过身来望着沈楼道:“沈总,能不能把这只苍蝇赶出去?

沈楼皱着眉头看着那个衣着与这里格格不入的乡下少年,暗忖保安怎么把这么一个骗吃骗喝的江湖郎中给放进来了。

这才十几岁的人,恐怕高中还没毕业吧?也好意思自称中医!

“来人,把他赶出去!”沈楼挥挥手道,有些不耐烦。

“让他把把脉也没有什么吧?别着急嘛。”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想起,只见魏坤建缓缓站起,微笑着说道。

见是魏老发话,沈楼也客气许多:“魏老,我觉得他根本就是个骗子,让他把脉,还不如让您来。”

魏坤建摇摇头道:“我觉得比起我来,他更能代表中医的水平。”

这一番话说出来,这一众中医就不乐意了,纷纷在心里腹诽起魏坤建来,心想这个魏坤建是不是老糊涂了,就算是魏坤建的徒孙都比这个毛头小子强不知道多少,怎么能让他来代表中医呢。

魏坤建的徒弟也觉得师父是不是忘记吃药了,赶紧在师父耳边说道:“师父,这小子年纪孔怕还没徒儿一半大,让他代表中医,不是砸咱们中医的招牌吗?”

魏坤建摇摇头,医术是否高明并不是看医者的年龄,而是看医生的医德。

医德这东西说起来很玄乎,其实体现在很多细节。

当刘桂宁在那夸夸其谈的时候,李拾却一直盯着病人。即使这边吵的不可开交,李拾的目光也一直没有离开过病人,这就是医德的差距。

真正的好医生,眼里只有病人。

也就因为这一点,魏坤建可以断定,李拾的城府比看上去要复杂得多。

见魏坤建已经这样说了,沈楼也不好多说什么,反正就是个号脉而已,伸伸手道:“那就请给我父亲把脉吧。”

李拾走上前去,手搭在沈老爷子手腕上,眯上了眼睛,十秒后睁开了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老爷子的病,西医没用。”三息过后,李拾站了起来,淡淡的说了一句。

此话一出,客厅里哗然一片,客厅里西医都站起来指着李拾鼻子骂了起来。就连在座的中医,看了都觉得这个小子太狂。

“够了!”沈楼一掌拍在桌子上,怒斥道:“我父亲性命危在旦夕,我叫你们来不是来骂架,是让你们商量对策的,谁再争吵,就请他立刻出去,刘桂宁先生,还是你先说你的治疗方案吧。”

“如果不把这个骗子赶出去,我无法治疗。”刘桂宁整了整领带,冷哼着说。

眉头微凝,沈楼不假思索挥挥手道:“把他赶出去。”

李拾微微一愣,深深看了沈楼一眼,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走。”

他有一个原则,病人不愿他医治,他是绝不会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的。

对方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也没兴趣再和对方纠缠,转头就走。

李拾正欲大步离开,忽然又有些于心不忍。

把病人交给一帮二流子医生手里,这不是看着病人去送死吗?

犹豫了少间,李拾转过头来说了一句:“我只提醒最后一句,千万不要让病人服用单氨酶胶囊。”

李拾话音一落,客厅笑声骂声不绝于耳。

“还装逼呢,也不怕羞你先人!”

“他不就是想在我们面前逞英雄吗,这种人我看的多了。”

“你们看就他那样,也敢来看不起西医。”

客厅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嘲笑声。

可是一旁的刘桂宁握笔的手在不停地打颤,眼睛楞楞地盯着手上的药方。

他整个人如同着了魔怔一般,如梦中惊醒版,腿也软了,后退两步跌坐在椅子上。

沈梦琳看到刘桂宁这副样子觉得奇怪,走上前去捻起药房一看,瞬间懵了。

药方上只有一种药:单氨酶胶囊。

正是李拾刚才说的种药。

“等一下,别走!”愣了片刻,沈梦琳急忙冲着李拾的背影喊道。

须臾之间,整个房间又再次陷入安静,众人都奇怪的望着沈家的千金小姐。

怎么沈梦琳小姐也跟着这小子发癫了?

沈梦琳好歹也是拿到过全国最佳创业青年的有能力的人,怎么会被着小子神神叨叨的把戏给糊弄了呢?

众人甚是觉得惊奇。

李拾转过头来,看了眼沈梦琳,微微笑道:“怎么了,决定让我陪你睡一晚了?”

“放肆!”沈梦琳的父亲沈廉怒了,沉声喝道,“敢在这里言语轻薄我女儿,是不是嫌你的舌头太长了?”

沈梦琳又羞又气,她当然知道李拾说的是“治疗”的事,心道都这时候了,李拾竟然还说这种玩笑话。

李拾耸耸肩,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见他要走,沈梦琳也急了,对着他的背影喊道:“等等,请你把我爷爷治好吧。”

可是李拾这次没有回头,直接向别墅外走去。

沈梦琳急忙去追李拾,药方随手扔在了桌上。

“沈小姐这是怎么了?”

客厅里的医生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拿起桌上的药方一看,看到药方上孤零零的一个药方,单氨酶胶囊。

原本喧哗的客厅里渐渐都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这些赫赫有名的大医生,顿时都噤了声,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尴尬无比。

“怎么那小子刚好就猜出刘医生要开什么药呢?”有人小声嘀咕。

刘桂宁的脸如猪肝色,静坐在一旁,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帮医生表情这么奇怪,沈楼走上前去,夺过刘桂宁开的药方,看了一眼,脸顿时沉了下来。

这简直是在打自己的脸!

沈楼没好气地看着刘桂宁,冷冷道:“要我请你滚吗?”

刘桂宁浑身如泄了气般,全然没有了刚才咄咄逼人的锐气。

他惶然地望了沈楼一眼,旋即带着几个学生如丧家之犬跑出去。

刚走到院子门口,李拾就被沈梦琳追上。

沈梦琳扣住他的肩膀,认真道:“我代沈家为刚才的事向你道歉,请你出手医治我爷爷行吗?”

李拾回头看了一眼这个静海市第一大美女,无奈地笑了笑。

“我之所以离开,并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你们沈家压根就不想把沈老爷子医治好!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吗?”李拾没有再拐弯抹角,直接戳出了这一点。

沈梦琳愣了一下,身体僵住。

李拾说的并没有错,事实上除了沈梦琳和他父母,几乎整个沈家都不愿意沈老爷子醒过来。

纯阳医仙

纯阳医仙

作者:喜火车类型:短篇文学状态:连载中

山上学中医太无聊的,上山来把老婆找。谁知刚到山脚,就有两个大美妞称他为老公,仔细仔细一看,寒病!一同睡一觉吧。别打别打,我这是说很老实话。你这极寒体质,就得靠我这纯阳之身月色茫茫下,路边树林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一个人影从林子里窜了出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