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父母心与子女恶

时间:2020-11-22 20:24:16来源:柯林文学网

沈梦琳是沈老爷子最宠爱的孙女,沈老爷子的遗产很可能会会把大部分的遗产留给我她。而的话沈老爷子就这样死了,他的财产就能一人一半。整个沈家,真心实意希望能沈老爷子醒回来的,或许就而如果沈老爷子就这样死了,他的财产就能平分。。

>>>《纯阳医仙》章节目录<<<

第26章 父母心与子女恶小说

沈梦琳是沈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沈老爷子的遗产很可能会把大部分的遗产留给她。

而如果沈老爷子就这样死了,他的财产就能平分。

整个沈家,真心希望沈老爷子醒过来的,也许就只有沈梦琳一个了吧。

“医者父母心,你作为医生难道就忍心看着患者就这样死去吗?”沈梦琳愤怒地冲着李拾背影喊道。

“你们沈家的人不可能相信我这么年轻的人能够治好沈老爷子的病,就像不可能相信一个矮子赢得跳高比赛。”李拾的脚步停下了,叹了口气道。

“你只需要治好我爷爷就行了,其他的事全都由我来!”沈梦琳的语气中有了一丝恳求。

李拾心也有些软了,面对这样一个大美女的哀求,谁也难以拒绝,更何况,对方都已经帮自己解决后顾之忧的,自己也没必要对刚才的事耿耿于怀。

他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可以治你爷爷。”

沈梦琳和李拾再回到沈家客厅时,人们看他的目光已经不再是那样轻谑,他们都本能的觉得这个少年不简单。

李拾也没多少什么,平静地说道:“经我诊断,沈老爷子的病应该是面麻症,施针吧。”

这话一出,让在座的中医们心底都如同引爆了一颗炸药。

面麻症可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只不过十分少见而已。

这些中医都是静海市医界的泰斗级人物。他们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遇到听到面麻症的治疗方法。

只不过,看到沈老爷子时,他们一直没往那个简单的方向想而已。

此时,他们都暗暗后悔了起来。

沈家可是放了话的,谁治好了沈老爷子,就送他一套静海市中环的房子。

这样的机会,就白白送给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他们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你一个小孩子,就来给人施针,万一出事故你担得起责任吗?”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医站出来说道。

“对啊,小朋友,你这个年纪,正常来说应该卫院中专都还没毕业吧?”

“你这样贸然属于黑医懂吗?要是被警察抓到了,你得蹲大牢!”

顿时,这些中医们都炸开了锅,一个个义正言辞地责问起来。

李拾耸耸肩道:“各位前辈,小子既没行医资格证,中专大学什么的也没上过,我只凭实力说话。”

莫非这小子是哪位高人的徒弟?有人开始猜测起来。

俗话说,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这小子既然敢来沈家来治病,相比也是有些本事的。

“小伙子,你师承何派?”有人问。

“无可奉告。”李拾面无表情地回答。

下山前,两个师父嘱咐过他,无论如何都不能透露两个师父的身份,他当然不会乱说。

李拾耸耸肩:“我能不能医好沈老爷子,难道还要靠师门来证明?”

“哼,小朋友,为什么不敢透露你师父的名字?难道你师父就是个乡下赤脚医生?”又有嘲讽的声音传出。

没等李拾开口反驳,沈梦琳听看不下去了,沉声喝道:“都闭嘴,人是我请回来的!”

旋即她转头对李拾说道:“不用管他们,施针吧。”

“幼稚!”只听得一声低沉的闷喝,沈楼站了起来,脸色十分冷峻。

沈楼冷冷地在李拾身上打量了一眼,随即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对沈梦琳道:“小琳啊,你都二十岁了,还掌管着这么大的公司,怎么可以轻易相信一个江湖骗子呢!”

“小琳,就算爷爷的病需要中医来治,你也不能随便拉个自称是中医的骗子就让他治病啊!”说话的是沈梦琳的父亲沈廉。

李拾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早就猜到这结果了,主要原因,还是自己太年轻了。

“爸,昨晚救我的人就是李拾!他不是骗子!”沈梦琳急忙为李拾辩解。

她早就见识过李拾的医术,很清楚李拾能够治好她爷爷,生怕爷爷错过治病的良机。

沈梦琳看向表姑沈香,希望沈香也能帮自己说几句。

可是沈香摇摇头语重心长道:“小琳啊,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别被人给骗了啊,老爷子的病对我们一家都很担心,李拾还这么年轻,万一出了点闪失,谁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李拾倍感无语地望着沈梦琳,摊摊手,没有说话。果然事情朝他预想的方向发展了,甚至连沈香都不相信自己。

沈梦琳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心中又急又怒,干脆什么也不管,豁出去了挺了挺胸道:“我为李拾担保,他要是不能治好老爷子的病,我就放弃沈家财产的继承权!”

话音落下,客厅里人神色各异,大多数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沈廉脸色越发沉重,重重地一掌拍在桌上怒叱:“胡闹!”

“只要能救醒爷爷,这些我不在乎!”沈梦琳扬起头,目光中透露出一股凌厉。

她能掌管一个数千名员工的大企业,行事风格当然也是雷厉风行。

只要她认定的事,她绝不会妥协。

沈廉也知道女儿的脾气,不禁在心里暗道女儿太任性了。

而其他几个沈家人几乎都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脸上写满了兴奋。

一个打扮的十分妖艳的女子站了起来,这女子虽然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但也不过是俗脂艳粉,这女子媚笑说:“表妹,只要你别后悔就行。”

“绝不反悔!”沈梦琳回头望了一眼李拾,点点头。

“小琳都这样说了,那就让这位小兄弟试试吧。”沈楼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说道。

本来他还想使用一些手段把财产夺过来,既然这个侄女愿意拱手送来,他正乐之不及。

他摊开手道:“那就治疗吧!”

李拾点点头走到沈老爷子身旁,开始第二次检查老爷子的病情。

作为一个医生,他只管研究病情,对于别人家的家事,他没有什么兴趣去研究。

检查完,他的眉间愈发深凝,沈老爷子的后颈上有些发黑,显然已经拖了很久了,医治起来,比想象的的困难许多。

他转过头来说:“给我拿一套银针来!”

“快去取银针!”

沈梦琳急忙对着仆人说道,一脸忧虑地看着李拾:“怎么样,能治好吗?”

“不一定。”李拾眼皮不抬地说道。

不一定?沈廉火气瞬间就上来了。

不一定你还答应的这么热情?这不是往死里坑我女儿吗?

其他沈家人都忍不住偷笑了,沈梦琳今天恐怕要栽在这小子手里了。

沈廉怒气冲冲地刚想和李拾论理,李拾又开口了:“没人能够一定治好沈老爷子的病,就算是华佗在世也一样,我只能尽量不让你失望。”

李拾认真地看着沈梦琳,这个女人敢把财产赌在自己身上,自己也决不能马虎了。

银针很快送来了,那套银针用一个象牙盒子装着,光是盒子就价值不菲了,可见这银针多珍贵了。

管家介绍道:“这是老爷收藏的千锻针,价值三十万,嘿嘿,美金,怎么样?

千锻针!

在坐的这些中医都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了,这套针可是有些年头了,是明朝时候留下的,抗日战争时被日本人夺去了。

光是看看,他们就已经觉得很幸运了,想到这么珍贵的针,被这样一个毛头小子使用,他们个个觉得痛心疾首。

“这套银针还不算太坏,至少,使用时不会断裂吧。”李拾捻起一根银针,对着光线瞧了一眼。

跟着师父在山上时,他见到的二师父收藏的银针,几乎每一套都比这套银针强上不少。

虽然这套银针价值不菲,但是却没有一点灵气,只不过是凡针罢了。

管家嘴角向上,忍不住讥笑起来,看李拾的眼神简直就是看一个乡巴佬。

用银针你还能用断,你以为银针这东西是小商品批发市场买的吗?

李拾压根没理他们的眼神,捻着银针看似随随便便地刺进了沈老爷子身体上。

随即他的手如机器一样运作起来,一根一根迅速扎在了沈老爷子身上。

按常理,针灸时需要仔细的认准穴位,而李拾针灸简直就像随手扎上去的。

不懂的,还以为李拾在乱扎,可是懂行的,都会被李拾准确的手法给吓到。

这手法,没个三十年的功力压根不敢扎得这么快。

座下的中医们,看李拾的眼神已经不再是那样轻鄙,他们明白,李拾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全身上九天二十九处穴位已经封住,李拾长长吁了口气,捻起最后一根银针,眼睛紧紧盯着针尖。

手捻着针尾,李拾的手忽然颤抖起来。

前面二十九针只是辅针而已,最后这一针才是至关重要!

只要这针扎对了,沈老爷子脑中的湿寒之气就能散去。

深呼吸一口,李拾的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最后一针前还得渡针。

客厅里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看着李拾。

这小子的手怎么抖起来了呢?难道是害怕了?

在场的沈家人,除了沈廉,个个都显得很兴奋,看来沈梦琳的家产她是领不到了。

但是,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李拾手中的银针忽然如同活了一般,剧烈的抖动起来。但是银针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小,直到肉眼难以察觉的程度,银针在空气中发出“嗡嗡嗡”的鸣叫声。

而针尖,开始慢慢冒出白气来,如青烟般又瞬间散去。

“这是在变戏法吗?”有人小声嘀咕道。

魏坤建的徒弟凑到魏坤建耳边问:“师父,这是什么东西啊?”

纯阳医仙

纯阳医仙

作者:喜火车类型:短篇文学状态:连载中

山上学中医太无聊的,上山来把老婆找。谁知刚到山脚,就有两个大美妞称他为老公,仔细仔细一看,寒病!一同睡一觉吧。别打别打,我这是说很老实话。你这极寒体质,就得靠我这纯阳之身月色茫茫下,路边树林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一个人影从林子里窜了出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