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想打你就打你

时间:2020-11-22 20:24:17来源:柯林文学网

突然间他又被人嫌弃他望向旁边那个衣着土里土里土气的少年:“这乡巴佬打哪来的?你怎么和这种人呆在一起?”“这是我找来的医生,说话的非常干净点!”沈梦琳没好气地说。她对这个公子哥一她对这个公子哥一直比较厌恶,每次也尽量不去搭理他,可是井张就像片牛皮糖似的,自己走到哪都能遇到他。。

>>>《纯阳医仙》章节目录<<<

第28章 想打你就打你小说

忽然他又嫌弃地望向旁边那个衣着土里土气的少年:“这乡巴佬打哪来的?你怎么和这种人呆在一起?”

“这是我请来的医生,说话干净点!”沈梦琳没好气地说。

她对这个公子哥一直比较厌恶,每次也尽量不去搭理他,可是井张就像片牛皮糖似的,自己走到哪都能遇到他。

可是现在这危机时刻,她没兴趣和这个公子哥扯皮,厌恶地皱起眉头道:“滚出去,没看到正在治病吗?”

井张愣了片刻,怒火瞬间被点燃,以前沈梦琳从未如此冲自己发过火,今天竟然为了这小子和自己翻脸。

他从小就含着金钥匙,不管是谁见着他都是客客气气的。

可是现在,自己的女人为了一个野小子,似乎是在骂自己!

他的目光瞪向李拾,沉声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把你的手脚全都剁了!”

李拾忍不住笑了,很不屑的笑。

见过自大的,还没见过这么自大的,你以为全世界都欠你的?

“你想死?”

井张怒不可遏地望着李拾,若不是因为这是在沈家,他已经让自己的保镖把李拾的手脚全卸了。

李拾独自摇了摇头,没有理会井张,他没有兴趣和一个二世祖争吵。

“聋了?我在问你,你是不是想死?”井张叫的更大声,连客厅外的人都能清楚听到里面的声音,李拾不做声。

他更得寸进尺,指着李拾鼻子冷冷道:“我知道你怕了,知道怕就好,我告诉你,在静海市,没有几个人能惹得起老子!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摇摇头笑了笑,李拾怜悯地看着井张,现在的人都这么狂吗?

喜欢叫,那就让你叫个够!

李拾叹息一声,径直走向井张。

井张咧着嘴道:“哎嘿,你小子想干嘛?知不知道少爷我也是练过跆拳道的人,打你就像打……”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一声轰然巨响。

还没等人看清楚,井张已经像头死猪一样瘫倒在地上。

上前走了一步,李拾又拎着井张的衣领把他给抬了起来:“你想死?”

井张痛苦地摇头,忽然又想到沈梦琳还在这呢,要是认怂多丢人啊!干脆仰起头,看着李拾:“你打死我啊?”

“我懒得打你。”李拾眼神中有一丝鄙夷。

话音落下,井张被毫不留情地扔到了地上。

井张挣扎了半天才站起,看着李拾气的牙根痒痒。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狂笑起来:“你不打我?是你不敢打我吧?你是不是害怕我井家的势力?”

李拾无可奈何地咬咬牙。真他娘的自作聪明。

抬起手又是一拳,直接打在井张鼻子上。

井张只感觉鼻子一猩,两道鼻血就顺势流了下来。

他一抹鼻子,看到那一抹红色,愤怒地看着李拾:“你……你他妈敢打我?”

“我靠,你当我像你爸一样爱护你啊,老子想打你就打你!”

李拾说完又是一脚踢到井张肚子上,瞬间他的身子像虾米一样弓起,踢得他肚子里的酸水都吐出来了。

“你干什么!”

一声厉斥从门口响起,只见沈廉愤怒地看着李拾,随即又把目光转向沈梦琳:“这是井家的公子,你怎么能由着这个乡巴佬在这耍泼呢!”

“他是谁家的公子不关我事,我只知道李拾现在能救爷爷!”

沈梦琳认真地说道,同时嫌弃地看了一眼捂着鼻子不停地在滴鼻血的井张。

井张一边拿手帕擦着鼻血一边喊道:“我就能救你父亲,我把鬼手神医都请来了!”

鬼手神医?

李拾和沈梦琳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旁边观战的那个干瘪地老头。

“你是神医?”李拾眼皮不抬地问。

他不是看不起这个老头,而是他觉得神医这两个字太重了。这世界上,大概也只有二师父配得上这两个字,他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神医。

管老九刚想解释,井张扬起头大声咧咧起来:“看着没,这就是鬼手神医,你给我死开点,就你,叫鬼手神医师祖都不够格!”

管老九素来不喜欢别人叫他神医,听井张这一通话,直惹得心里火气直窜,恨不得打他一顿。

沈廉道:“女儿啊,既然鬼手神医老都来了,还是换做他治疗吧!”

“现在换人?”沈梦琳怔了一下,忧虑地看向李拾:“现在换人会不会影响治疗啊?”

沈廉说道:“鬼手神医的医术全国都有名,比这个乡巴佬强多了,爸爸也是为了老爷子好啊……”

“这……”沈梦琳迟疑了一会儿,看向李拾。

李拾摊摊手,目光落到管老九身上:“如果你觉得你配得上神医两个字,那就请吧。”

管老九饶有兴趣砸舌看着李拾,枯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夸你有气概吗?”

李拾没有说话,耸耸肩,退到了一旁。

管老九愣了一下,笑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沈老爷子旁边。

井张向李拾伸了一根中指,他找回面子的唯一寄托,就在请来的这尊大佛身上了。

管老九走到沈老爷子身边,嘴角很快就挂起一抹笑容。

沈老爷子身上扎满了银针,他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封住了沈老爷子的上九天二十九处穴位。

“这是你下的针?”管老九转过头来看了李拾一眼。

“是我下的针。”李拾应了一声。

管老九暗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二十九针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扎的,没个三十年的基础功,哪敢轻易地封人的上九天二十九处穴位。而这个毛头小子才多大啊,就敢这样冒险,简直是胡闹!

可是当他继续看下去的时候,眼睛却睁得越来越大,这二十九针每一针都扎的十分准确,可以说是分毫不差,这样的准确度,自己都难做到。

舔舔嘴唇,管老九带着惊诧的目光继续查看,又绕到了沈老爷子身后。

好似中弹一般,管老九干瘪的身体忽然一颤,猛然回过头瞪着李拾:“这针真是你下的?”

“骗你作甚。”

管老九不敢相信地看着李拾,嘴长得老大,回头开了一眼李拾,怯怯地问:“以气渡针?”

“还不算太傻。”李拾没好气地对这个神医的人说。

管老九似乎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狐疑地看向沈廉:“这针真是他扎的吗?”

沈廉被鬼手神医这问来问去搞的脑袋有点懵,点点头说:“是他扎的,怎么了,是不是这小子扎出问题来了?他要是扎出问题来了?我立马把他给废了!”

管老九愣了许久。这小子难道会以气渡针?

自己钻研了一辈子,也没找到以气渡针的法子,怎么就被这小子给学会了呢?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肯定是我年老眼花了!他使劲摇头,定睛一看,那银针上冒起的森森白雾,不是真气是什么?

而且那银针表面光洁得几乎可以反光,乖乖!银针扎在后颈上的百会穴上,要是不懂得以气渡针,沈老爷子一分钟之内就会停止呼吸!

管老九苍老的目光中忽然闪过一丝兴奋,自己钻研了这么久的以气渡针,还是没有一点成效。要是这位小兄弟给自己指点一二,自己也许就学会了呢。如果这样,这辈子就死而无憾了。

想到这儿,管老九嘿嘿笑了起来,看李拾的眼神充满了尊敬:“小兄弟,能告诉我您师父是谁吗?”

李拾道:“我哪敢在神医面前自曝师门呢。”

看着李拾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管老九赏了自己一个耳光自责道:“我哪敢自称是神医啊,都是这些不懂事的人乱喊的,您才是真正的神医啊!”

“神医这名头我担待不起,师门谁都不会说的,你也别问了。”

“好吧,好吧,”管老九点点头,很快又陷入沉思,过了一分钟,他终于咬咬牙道:“小兄弟,你缺徒弟吗?”

“徒弟?”

管老九犹豫了许久,很难为情地说了一句:“小兄弟,老夫想拜你为师。”

话音一落,四人皆为瞠目结舌。

静海市第一神医竟然要拜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为师?这是在演电视剧吗?

尤其是井张,几乎都要疯了。

老子还指望着你帮我拉回点面子,你他妈净给老子丢人了?

井张怒道:“老头子,你他妈疯了吗?”

沈梦琳和沈廉也十分诧异地望着这个猥琐的老头,鬼手神医怎么会拜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为师。

李拾愣了许久后问:“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管老九点点头郑重地说。

李拾陷入了沉思,他当然很愿意把自己的医术教给别人,但是管老九都老成这样了,也学不到什么了。

他很直截了当地说:“你已经学不到什么东西了。”

“我知道我已经老了,你只要教我以气渡针的方法就行了!”管老九说话的语气里有一丝悲凉,廉颇老矣啊。

李拾摇摇头道:“以气渡针需要十几年修炼真气,你已经等不起了!”

一听这话,管老九直感觉自己的世界已经崩塌了,他知道再拜了这个师父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沉思良久,他又道:“我也不求多的了,只要你能让我给你打个下手,让我在有生之年能再看一次以气渡针的神技就行了。”

“好吧。”李拾微微颔首,他也不好意思拒绝一个老人的请求,又说:“我缺一味牛樟芝的药材,你在静海市呆的久,知道哪个地方有吗?”

“这味药材我正好有收藏,如果你需要,我现在就可以去拿。”管老九连连点头说道。

纯阳医仙

纯阳医仙

作者:喜火车类型:短篇文学状态:连载中

山上学中医太无聊的,上山来把老婆找。谁知刚到山脚,就有两个大美妞称他为老公,仔细仔细一看,寒病!一同睡一觉吧。别打别打,我这是说很老实话。你这极寒体质,就得靠我这纯阳之身月色茫茫下,路边树林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一个人影从林子里窜了出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