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平淡的生活

时间:2021-01-15 04:17:47来源:柯林文学网

房的各个角落里面散溢的烛光印淡了她婀娜的影子。放到一旁的八宝汤了看不出热气了,狂非清专注于的望着书也没被惊扰。  悄悄的把汤端去再次热了一下,被这香气被吸引,狂非清一抬起头就看见杜梅坐在一旁。烛光下的杜梅的神色有点儿疲惫,“这么晚了不去睡?”狂小草靠在门边昏昏欲睡,狂非清安静的看着书。外面一片的黑色的静默,悉悉索索的不知道是什么小动物在游荡。不知道什么时候杜梅悄悄的来到书房,从书房的各个角落里面散出的烛光印淡了她窈窕的影子。放在一旁的八宝汤已经看不出热气了,狂非清专注的看着书没有被惊动。。

>>>《隋唐三重人生》章节目录<<<

第七章 平淡的生活小说

  狂大牛和裴氏心疼儿子,所以在书房里面放了数盏烛台,烛台的后面放着铜镜,从海客那里买来的人鱼油脂做的蜡烛,点起来是萦萦的白色的光,在从西域带来的棉芯放在里面,点燃起来没有一点烟。天气凉快一点还好一点,若是炎热的时候点了这么多的灯书房里面就会变得像蒸笼一样。

  小草靠在门边昏昏欲睡,狂非清安静的看着书。外面一片的黑色的静默,悉悉索索的不知道是什么小动物在游荡。不知道什么时候杜梅悄悄的来到书房,从书房的各个角落里面散出的烛光印淡了她窈窕的影子。放在一旁的八宝汤已经看不出热气了,狂非清专注的看着书没有被惊动。

  悄悄的把汤端去重新热了一下,被这香气吸引,狂非清一抬头就看到杜梅坐在一旁。烛光下的杜梅的神色有点疲倦,“这么晚了不去睡?”狂非清放下书,接过杜梅递过来的汤,久坐之后身上有点凉,一碗热汤下肚感觉好多了。

  杜梅接过空碗笑道,“等你一起啊。夫君要看书,为妻自当相陪。”被头发遮住的耳朵下面一块细腻的白色的皮肤很好看。

  这是当然的,自汉代就开始的三纲五常人伦天理早已经深入人心,夫妻夫妻,夫在妻前,当然要以夫为尊。狂非清一直以为然。

  “什么时辰了?”乡野之地,没有更夫,方圆数十里也只有狂家有钱做了刻漏,一直放在狂非清的书房里面。铜质的刻漏的水管里面缓缓的流着水,渴乌之法来使刻漏运转,不过冬天易结冰,而且也不太准确,只能估算大概的时间。

  杜梅早已经看过了,“亥时了。”亥时就是晚上9点到11点之间。

  不是太早,却也不迟。要是再过一段时间的话,就是明天了。狂非清把书收好,右手压了压被卷起的地方,弄平整了之后才递给杜梅让她放到书架上面。

  “小草!”狂非清捏着小草的鼻子,模模糊糊的小草就醒了,“不看书了,睡觉了。”狂非清看着小草打着哈切。

  “好,我去铺床!”小草急忙站起来就要起给狂非清铺床。“不用了。”杜梅叫住了小草,“以后就由我来吧,你先去睡吧。”

  见到杜梅这样说,但是小草没有行动。“少夫人叫你去就去睡吧。”狂非清一眼就看出小草的疑惑。“是,少爷,少奶奶,那我收拾一下就去睡了。”

  留下小草收拾书房,杜梅和狂非清两个人就会房间了。房间里面还贴着喜字,红色的一片。昨天还剩下大段的红烛没有烧完,“夫君稍等,我去铺床。”

  杜梅这样就去铺床了,丝质的被子很轻,杜梅双手轻松的就抖开了丝衾,弯下腰显出很好的身段。等杜梅收拾好回头就看到狂非清看着自己,脸上一红。

  “夫君请更衣。”杜梅轻声的说着,狂非清伸开双手,被杜梅伺候着更衣。这些小事怎么能要男人动手?脱下衣服狂非清就躺在床上,当然是靠在里侧。外侧若是夜起的话岂不是被女人跨过身上?

  杜梅急匆匆的脱下衣服放在衣架上,就匆匆的吹熄蜡烛钻到被子里面。靠在狂非清的身边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快的热了起来。

  ············································

  一夜的欢愉之后,当狂非清醒来的时候发现杜梅已不在身边,衣架上她的衣服也不见了,看来是早早的就起来了。

  狂非清懒懒的坐在床上,起床气很重,所以他有倒在被子上面,昏昏沉沉的。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杜梅和小朱小草端着热水和柳枝粗盐就进来了,“夫君醒了啊。”杜梅看到这样的狂非清像小孩子一样起床气这么重觉得有点好笑。“小朱,你去给少爷穿衣!”杜梅不知道是什么心思这样吩咐着小朱。

  小朱虽然一脸的通红和犹豫,但是也还是乖乖的过来给狂非清更衣。不过狂非清还是昏昏沉沉的,好像泥巴一样软趴趴的。双眼好像要奋力的睁开一样却没有睁开。看到小朱拿着衣服却不知道怎么给狂非清穿衣小草觉得很好笑。

  “小朱,你先这样!”小草说着就给狂非清套上袜子,被提了两只脚之后狂非清还是没有完全醒来,“在这样套上里衣和裤子!”小草用力的拖拽着狂非清,好不容易才套了上去,但是却没有弄好,“最后穿上鞋子。”

  感觉到脚上被套上了鞋子,狂非清就本能的站了起来,让小草给他提好裤子系好,衣服也是这样弄好。很得意的看着小朱,“以后要是少爷没醒好久这样,给他洗好脸就完全醒了。”好像传道布经一样小草觉得得意和自豪。

  “没想到还有这么童趣的一面。!”杜梅看到狂非清这样觉得很有意思。“少奶奶,以后就会觉得这样很累人的!”小草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还是洗好毛巾给狂非清擦着脸,坐在床边上的狂非清在被毛巾洗过年之后眼睛渐渐的睁开,从刚开始的混沌渐渐的变得清明。

  “早!”狂非清看到杜梅已近打扮好了打着招呼,“夫君起床气真重!”杜梅递过粗盐和柳枝。

  狂非清接过柳枝,沾上粗盐开始漱口。这些粗盐实际上是山上的矿盐,大部分是细小的石头和砂子,只有淡淡的盐味在嘴巴里面化开,让人口舌生津,新发的柳枝上面还有芽胞。秋冬之际只好用存储的泡过的柳枝。

  洗漱之后,狂非清完全清醒了,伸了一个懒腰让身体也苏醒了,从眼里面流出一些昨天残留的疲倦的泪。“夫君,快些去吧,公公婆婆在等了。”见到狂非清洗漱好也清醒过来杜梅就催他去吃早饭,一大早就是给他们亲手做了早饭。

  等到狂非清上桌之后,一家人就动筷子了。杜梅做了几个点心,炒了几个小菜,除了给狂非清熬了药粥之外,还弄了一些栗子饭,狂大牛习惯三餐吃饭。这让狂大牛和裴氏一顿夸赞,狂非清也夸着,让杜梅觉得早起动手没有白费。

隋唐三重人生

隋唐三重人生

作者:一树夜叶类型:历史架空状态:连载中

一个复仇的故事,  从开皇始终到永徽 隋唐时期三重人生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说起来女方虽然是县城主簿的女儿,但是听说人还是很不错的,之前还在书院里面和王先生的女儿一起去听过课,也是知书达理的人。裴氏虽然对一个主簿不太看得上眼,但是这些年和狂大牛一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心也想开了。亲家就一个女儿,以后儿子的前途他还能搭把手。狂大牛就是一地主,自己这些年也就帮他管管地里的事情,要是识字的话说不定混个官当当,否则的话,想到这里裴氏淡了这个心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