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回娘家

时间:2021-01-15 04:17:47来源:柯林文学网

,马车的轮子压在路上粼粼直响,车厢里面是女人的脂粉的味道,更有深度催眠的效果。  说出来杜家是颇有来头,狂非清的老丈人是大家子弟,杜家是关中望族,山东中现有王崔卢李郑五豪,关中有韦裴柳薛杨杜六阀。风传皇上好像要开科考而取天下士子,不明白吃完早饭狂非清就带着杜梅和小朱小草,还有几个健仆,坐着马车就去丈人家。因为杜梅今天会娘家,所以狂非清早早的就被叫起来了,也不知道到底忙了什么。所以狂非清就靠在马车里面小睡了一会。。

>>>《隋唐三重人生》章节目录<<<

第八章 回娘家小说

  自从杜梅嫁到狂家已经三天。今天是杜梅会娘家的时候了。归宁之日,狂大牛和裴氏早就准备好的礼品,要儿子儿媳带给亲家。

  吃完早饭狂非清就带着杜梅和小朱小草,还有几个健仆,坐着马车就去丈人家。因为杜梅今天会娘家,所以狂非清早早的就被叫起来了,也不知道到底忙了什么。所以狂非清就靠在马车里面小睡了一会。

  除了狂家的地头,就是漫漫的乡野之地,还算宽阔的土路上面只有狂家的两辆马车。路边的树上面一些鸟在叫着,马车的轮子压在路上粼粼作响,车厢里面是女人的脂粉的味道,更有催眠的效果。

  说起来杜家也是颇有来头,狂非清的老丈人也是大家子弟,杜家也是关中望族,山东中原有王崔卢李郑五豪,关中有韦裴柳薛杨杜六阀。风闻皇上似乎要开科考而取天下士子,不知道到底怎么样。

  杜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停的从车窗里面看看到底还有多久。狂非清没有睡好,起床气现在还有,杜梅也不好说他。没有多久就到了县城,但是即使是县城里,马车也不是很多,守城门的小吏收了税才放行。

  狂非清被这喧闹的人生吵醒,睡了这么长的时间人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到了县城没多久就来到杜家的院子。杜家的门房早早的就在外面等着了,见到小姐和姑爷归宁看望老爷夫人,急忙叫人去通报,自己则在迎着小姐姑爷。

  “姑爷好!小姐好!”来了几次狂非清也认得这门房,扶着杜梅下车,此时杜梅的母亲已经出来看女儿女婿,“小梅!姑爷今天回来了啦!”丈母杜李氏看着女儿女婿很高兴,拉着女婿的手就要进门,连女儿都没有拉。

  这道不是不喜欢女儿,而是姑爷为尊不是吗?狂非清急忙回答,“今日乃归宁之日,爹娘特意嘱咐带了一些薄礼,在后面的车上!”

  杜梅也是笑着看着母亲,“娘,叫人去搬,齐全你去把马车迁去卸车喂料。”杜梅指派着家里的仆人。虽然狂非清也可以指派这些人,但是却不免丢了气度,这种事情当然要女子去做。把礼物卸掉,狂非清带着杜梅就跟着丈母来到中堂,丈人正坐着等着。

  “丈人好!小婿拜见!”狂非清行礼之后,老杜才点头,“快坐!”见到女婿行礼之后老杜也没有架子了,刚刚只是维护一下作为一个丈人的尊严,“你带小梅去后堂去,叫人快去生火造饭,今日宴请女婿!”

  老杜虽然很想问问女儿这几天到底怎么样,但是女婿在这,总不能问吧?况且有些女儿之事也不方便,还是母女去说说。小草当然要跟着小朱去后堂,必要的要维护一下自己家的少爷不是?

  堂上只剩下狂非清和丈人,仆人端上茶水点心就在外面伺候着,老杜和狂非清随意的聊着天,老杜当然还是想着女儿的事情,耐着性子和狂非清聊着,从最近看什么书到朝廷有出了什么事情,从最近吃了什么新鲜玩意到农田种植,老杜作为一个主簿,掌管着许多的杂七杂八的事情,也算是博闻。

  狂非清对于这些倒是可以说上一点,亏得他每日都勤奋好学,这些杂学刚好对的上,不至于让气氛变冷。因为今天是女儿归宁的日子,老杜早就让人准备了,归宁只能在家吃顿饭,不可过夜,毕竟已经嫁了出去。

  宴之所以称为宴,就是因为开动的时间早,持续的时间长,拖拖拉拉的才结束。所以当老杜和狂非清正聊的时候,就被仆人请示说宴已准备好了,可以入席了。

  “贤婿,快与我入席。”老杜带着狂非清就去后堂,杜梅和丈母站在一边已经在等候了,男人没有入席坐下,女子岂可乱动?老杜先坐,杜李式接着就坐在他的身边,狂非清坐在左边,左为上。杜梅坐在狂非清的身边,跪坐的毯子看来是新洗过的,泛着白色线头。

  因为是宴席,所以老杜取了两坛酒水,看来老杜也是下了本钱,除了开胃的精致素菜,之后又端上了鹿甫和牛尾,除了海鲜之外,还有一些雁肉,汤水也是牛骨汤,堪的上是好宴。狂非清十分的尽性,微微的泛醉。

  老杜看到女婿这样醉了,叫人扶到杜梅的房间里休息,之后就急忙跑去找夫人探探情况。杜梅当然不能去照顾狂非清,只好再次把和母亲说的话在重复一遍。老杜看到女儿在狂家没有受委屈也就放松起来,问着狂家的琐碎事务。杜梅倒是全都做了回答,看来已经融入到狂家了。

  狂非清一觉醒来,太阳西斜照到杜梅的闺房里面,入鼻的是一种不知道什么味道的淡淡的香,秀气的枕头上面绣着五颜六色的花,纱帐上面是飞舞的蝴蝶,梳妆台上一面大大的铜镜,旁边是一个首饰匣,“少爷醒了?”小草端来一盆热水,看到狂非清这样眨巴着眼睛在回着神。

  狂非清掀开被子伸出双脚,小草给他穿上鞋子,在铺好被子,狂非清从窗户看去,太阳通红通红的,不知道是早晨还是傍晚的太阳。小草从架子上拿着一条丝巾,浸了热水给狂非清擦着脸,狂非清觉得这香气更加的强烈了。

  以后自己在带杜梅回来,就睡在这个房间了。一想到这样,狂非清觉得有点不太真实,自己已经成亲了?坐下让小草捏着肩膀,狂非清舒缓着身上的疲惫和酒气。

  完全清醒之后,狂非清就带着小草来到中堂,杜梅正在和父母聊着什么,见到狂非清来了就终止了谈话。“小婿今日携妻归宁十分尽性,然时间也不早,恐爹娘已在担心了,特向丈人丈母告辞。”狂非清行礼说道。

  老杜看看该了解的都差不多了,虽然很想多留他们一会,但是再不走让人怎么说?于理不合,还会让女儿落一个不贤的名头。“既然如此,我也不留你了,我这有些布匹和卤肉,你带回去给亲家也尝尝。”

  虽然说是布匹,却是丝绸,卤肉当然也不是低贱的猪肉,乃是北方的牛肉卤的。带着这些东西,狂非清和杜梅等就告辞了,当出了县城之后就听到号子再喊“关城门!”

  回家一天也没怎么休息,杜梅就靠在车上睡着了。小草和小朱也依偎着打着盹。来的时候是丈夫再睡,回来的时候是妻子在睡。真有意思。

隋唐三重人生

隋唐三重人生

作者:一树夜叶类型:历史架空状态:连载中

一个复仇的故事,  从开皇始终到永徽 隋唐时期三重人生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说起来女方虽然是县城主簿的女儿,但是听说人还是很不错的,之前还在书院里面和王先生的女儿一起去听过课,也是知书达理的人。裴氏虽然对一个主簿不太看得上眼,但是这些年和狂大牛一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心也想开了。亲家就一个女儿,以后儿子的前途他还能搭把手。狂大牛就是一地主,自己这些年也就帮他管管地里的事情,要是识字的话说不定混个官当当,否则的话,想到这里裴氏淡了这个心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