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噩耗

时间:2021-01-15 04:17:47来源:柯林文学网

堂里面也没多少人,山上迟早很凉,一些薄薄的雾气还也没消散,下人把东西搬去狂非清的房间就赶回家去了,小草拿着抹布去给狂非清擦着他的座位,十多日没来,桌子上面一点儿薄薄的灰尘,席子上是一层灰,杜梅塞了一条新的跪布,小草拿来铺好,狂非清取出来书本跪书院的地址是在一座矮山之上,也属清幽之地,道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此时正茂密的生长着,门前高挂着一块石碑,上书香河书院。也算是半公家的书院,所以王先生时常和县里的大小官员相互走动。。

>>>《隋唐三重人生》章节目录<<<

第九章 噩耗小说

  说起来半个月的时间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王先生给的半个月的假到了,所以狂非清带着小草又去书院求学了。这个学院在南阳香河县外,离狂非清的家里不是太远,坐马车1个时辰多久到了。

  书院的地址是在一座矮山之上,也属清幽之地,道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此时正茂密的生长着,门前高挂着一块石碑,上书香河书院。也算是半公家的书院,所以王先生时常和县里的大小官员相互走动。

  一大早就起床赶去书院,现在学堂里面没有多少人,山上早晚很凉,一些薄薄的雾气还没有散去,下人把东西搬去狂非清的房间就赶回去了,小草拿着抹布去给狂非清擦着他的座位,十几日没来,桌子上面一点薄薄的灰尘,席子上也是一层灰,杜梅塞了一条新的跪布,小草拿来铺好,狂非清取出书本跪坐下来就开始看书。“少爷,那我先回去打扫房间了。”小草这样说着就会去了。

  没多久其他同学陆陆续续的都来到学堂之上,笑嘻嘻的和狂非清开着玩笑,无非就是新婚生活如何如何。毕竟是去狂非清家吃了一餐,开心了一下之后总不好继续冷对着他。狂非清一一回答,谈不上开心,也说不上难过。

  嬉笑了一阵,教习就开始上课了。其实教习教授的都是重复多遍的,很多学子早已经学会了。在坐的基本上都是大家子弟,来到这里求学只是混一个出身,将来也好介绍自己,毕竟王先生也是大家学者。

  唯一让狂非清觉得高兴的是王婉来找自己,说是以后可以带杜梅一起来玩,也算是一家人了。高兴并难过的狂非清无法开口表达自己的心意,刚成亲就去表达对其他女子的爱慕,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浪荡子。

  崔博和王婉这段时间似乎变得更加的亲密了。王婉似乎是受到杜梅成亲的影响,蓦然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可以出嫁的年龄。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女子就会迅速的长大。王先生似乎对崔博也很满意,毕竟不仅是家势,而且颇有才情,诗书礼乐样样精通,而且又是自己的弟子。也就默许了这种情况。

  这让狂非清越发的变得沉默,从被众人排斥的人,变成了排斥众人的人。每天看书越来越早,睡得也越来越迟,似乎只有这样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学习之中才会避免这种心烦气乱,越来越去想和杜梅在家的时候的自己所拥有的平静。

  小草对少爷这样用功学习倒是没有察觉出异常,因为少爷离家的时候老爷夫人和少奶奶都嘱咐过要用功读书,照顾狂非清也越发的仔细。书院之中若是没有特别的事情是不允许回家的,常回家会消磨一个人的精力和注意力。除了年假之外,只有清明回家祭祖才会放假。

  不过狂非清来到书院不过月余,家里就带了一个让人烦躁伤心的事情:老夫人在去上香的时候被人杀死了!

  “怎么会这样?!”狂非清来不及反应这样的事情,“怎么回事?怎么可能?!”狂非清看着仆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脸上涨的通红。看到少爷这样小草急忙拍着狂非清的背,“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小草呵斥着他。

  “是,前几天夫人去庙里给少爷和少奶奶求子,后来夫人就在庙后山看风景,本来是有人跟着的,但是夫人觉得口渴,就叫人取水去了,等人取水回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后来就赶快叫人去找,今天才找到,夫人已经归天了!”仆人急忙向狂非清解释起来。

  是的,裴氏一直叨念着要去上香,求佛祖早日赐个儿子给狂非清。“娘啊!!!!”狂非清一声悲怆的惨叫惊得人发冷。其他同学都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看到狂非清跪在地上伤心的流着眼泪。小草也是默默的流着眼泪。

  崔博走近问道:“狂兄?何事以涕泪?”被人问起狂非清才发现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伸手一把抓住崔博的袖子,“崔兄,我娘遇害身亡,某回去奔丧寻凶,劳烦你给先生说一下。”

  狂非清还是第一次这样求人,崔博看到狂非清眼里的泪水不可抑制的往外流,急忙搀起他,“那你快快回去,我自当于先生言明!”

  狂非清急忙站起:“多谢崔兄,那我们快回去!”狂非清就急切的带着小草和仆人回去。留下的学子还在不停的议论着,除了叹息狂母的惨死,还有嘲笑狂非清涕泪交加的模样,这样崔博觉得很恼火:“住口,同学母亲惨死,你们不安慰就算了,还大加嗤笑!羞与尔等为伍!”说完就拂袖而去,去禀报先生去了。

  仆人是赶着马车来的,狂非清坐在马车里面有仔细的问了一遍,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快马加鞭的赶回家,狂家的外面围了好些人,见到狂家的马车回来,有人大叫道,“快让开!少东家回来了!”狂非清和小草急忙下车回家。

  中堂之上除了一匹白绢遮盖的裴氏的遗体,站着的狂大牛还有衙役也在,杜梅站在杜主薄的身边流着眼泪。没有理会其他人,狂非清急忙小趋来到裴氏的身边,犹豫着一会才猛然掀开白绢,裴氏的面容还带着笑意,身上的衣服被划开了几道。

  没有起伏的胸膛和冷冷的躯体让狂非清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已死了!!

  “娘啊!!”狂非清整个人就向失了魂一样瘫倒在裴氏的身边,如泉涌出的泪水说着他的伤心。“娘啊!”狂非清抬起头拉住裴氏冰冷的双手,想从中再次获取如往常一样的安慰。“不要!”狂大牛和杜梅急忙叫道,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裴氏的双手好像切断的莲藕一样,被狂非清双手一拿,两条胳膊一下子就掉了。狂非清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的两条胳膊被自己拉断,“不!!!!!!”狂非清惨叫着,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上的母亲的胳膊。

  裴氏的领子挡住了她的脖子,狂非清一抹母亲的额头,裴氏的头便向旁边滚去面朝着狂非清。“呵··”狂非清一口气没接上来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隋唐三重人生

隋唐三重人生

作者:一树夜叶类型:历史架空状态:连载中

一个复仇的故事,  从开皇始终到永徽 隋唐时期三重人生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说起来女方虽然是县城主簿的女儿,但是听说人还是很不错的,之前还在书院里面和王先生的女儿一起去听过课,也是知书达理的人。裴氏虽然对一个主簿不太看得上眼,但是这些年和狂大牛一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心也想开了。亲家就一个女儿,以后儿子的前途他还能搭把手。狂大牛就是一地主,自己这些年也就帮他管管地里的事情,要是识字的话说不定混个官当当,否则的话,想到这里裴氏淡了这个心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