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丧事和病事

时间:2021-01-15 04:17:47来源:柯林文学网

僧超度亡灵,虽然韩氏是在庙里面殒命的,因为请了几个道士做了法事。狂非清始终时坏时坏,虽然韩氏的葬礼貌似好请大夫看病时,这于礼不和。明白小草在狂非清的耳边说了声,“少爷,昨天是夫人下土的日子,你再不保持清醒,可就··”  疯癫的狂非清才缓缓地的保持清醒过杜梅这段时间不仅要操持婆婆的葬礼,还要去照顾癫狂的丈夫,狂非清这些日子时而昏迷,时而癫狂,大哭大喊的伤心着裴氏的惨死。公公倒是看起来很正常,还可以去招待拜祭的乡里和亲家还有儿子的先生同学,这一点倒是让杜梅稍稍放心。。

>>>《隋唐三重人生》章节目录<<<

第十章 丧事和病事小说

  这几天本来是狂家主母丧葬的日子,却没有见到少东家。不过这几天老是可以听到少东家在大声的哭叫,看来是疯了,住在狂家附近的佃户都暗暗叹息,看来狂家是要破败下去了。

  杜梅这段时间不仅要操持婆婆的葬礼,还要去照顾癫狂的丈夫,狂非清这些日子时而昏迷,时而癫狂,大哭大喊的伤心着裴氏的惨死。公公倒是看起来很正常,还可以去招待拜祭的乡里和亲家还有儿子的先生同学,这一点倒是让杜梅稍稍放心。

  惨死之人定要请高僧超度,但是裴氏是在庙里面惨死的,所以请了几个道士做了法事。狂非清一直时好时坏,但是裴氏的葬礼倒是不好请大夫看病,这于礼不和。知道小草在狂非清的耳边说了声,“少爷,今天是夫人下土的日子,你再不清醒,可就··”

  癫狂的狂非清才缓缓的清醒过来,这几天大哭大叫,让他的嗓子早已经出血沙哑了,双目通红一片,耗尽眼泪的眼珠干燥异常,转动起来也是僵硬无比。“已经到了下葬的时候了吗?”狂非清的声音很低,沙哑的就像是转动的石磨。

  “今日就是了!”小草这几日一直在照顾狂非清,见到少爷终于清醒了高兴的眼泪都掉了出来,“少爷,快穿上孝服!我们要跟上去!”小草急忙把挂在衣架上的麻巾和孝服给狂非清穿上,就拖拽着狂非清向外跑去。

  这几日一直没有进食,又发疯闹了,狂非清的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尽管咬牙跟上但是总觉得两眼发黑。索性的是下葬的队伍走到很慢,除了要道士在前面挡开小鬼纠缠之外,还要给沿途的人赛一点白食。

  追上了队伍,杜梅跟在狂大牛的身后扛着幡子,家里的仆人也都披麻戴孝的跟着,狂大牛见到儿子终于清醒了过来也没有半点高兴,“给他抗幡子。”狂大牛指着杜梅说道,似乎狂非清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杜梅把幡子给狂非清,哭哭啼啼的跟在这对父子身后。

  这片山本来是乱葬岗,风水不好,而且有埋的多是无名无姓之人。但是这里有狂大牛的父母的坟,再之前的狂大牛也不清楚。反正因为这里埋了狂大牛的父母,所以可以算是狂家的祖坟。一户人家,要是有了祖坟才可以算是时代居于此地且发达于此地。

  庄户上的佃户基本上都是一姓,有自己的坟山。狂大牛买下这山之后就把其他的荒冢孤坟都迁了,最上面就是自己父母的坟,本来是想以后和裴氏一起躺在父母坟下的,没想到裴氏会先行一步。

  墓碑后面的土已挖了出来,很深的坑。枉死之人定要深埋!古之理也。高大的白色大理石墓碑上面写着狂家大牛妻,狂裴氏之墓。不过立碑之人却只有孝子狂非清贤媳狂杜氏立,没有狂大牛的名字,因为狂大牛觉得自己给裴氏立碑对不起裴氏。

  这些年来狂大牛一直都很习惯裴氏在身边,裴氏也习惯狂大牛陪着自己,而今却不能同死,着实让人难受。狂大牛拍着裴氏的棺材,丧乐声渐息已经到了时辰,在做法的道士看看狂大牛低声说道:“老爷,时辰到了。”

  狂大牛看看挖的坑,很平整,也很深,正在自己母亲的坟下,旁边自己父亲的坟下面是给自己留的。“那么就抬下去吧。”狂大牛心灰意懒的摆摆手,丧乐再起,爆竹的烟尘再次散开,下人们用绳子把棺材小心翼翼的放了下去,狂非清奋力的摇动着幡子,希望自己的母亲的魂魄可以找到自己的尸首,从此保佑狂家的子孙。

  狂大牛和狂非清还有杜梅都往棺材上埋了一抔土,之后便转身不看任由下人们埋着棺材。狂非清在裴氏的坟前摆好香烛和贡品,一家人轮流上了香,撒了纸钱。心里好像什么波动都没有,就像干枯的水井一样。

  等到法事做完大家才回来。回到家里面狂大牛就把儿子叫了过去,这些天狂大牛和杜梅撑着家里打点着大小事物,狂大牛看着儿子,狂非清的脸上干枯异常,一双充血的眼睛像死鱼一样干瞪着。狂大牛缓缓的盘曲着腿,好像弯不下去一样,很艰难的才坐在毯子上面。

  做完这些,狂大牛的脸上就像是走过沙漠的旅人达到终点正用热水泡着疲惫的双脚一样满足,“儿啊,爹有些话要对你说。”狂大牛的声音很疲倦,这些天虽然他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内心的苦楚只有自己才知道。

  “爹,你说。”狂非清眨巴着干枯的眼睛想要湿润它,“以后,家里就靠你了。”狂大牛说完这句话,呼吸越来越急促,“噗!”的一声就喷出了一口暗红色的血。

  “爹!”狂非清即使大声的呼喊着却也没有什么大声音,沙哑的嗓子让人无法发出高音,“爹,你怎么样?我去找大夫!”狂非清扶着自己的父亲,才发现狂大牛要比自己想像的还要轻。干枯的眼睛却吝啬的脸眼泪也流不出。

  “咳,看到你,才想起来什么叫欲哭无泪。咳,咳·”狂大牛这样笑着自己的儿子,“这口血早就想吐了,不过那么多人没好意思··”这样说着狂大牛就陷入了昏迷,狂非清放下父亲就跑到外面叫人。

  叫了下人去赶马车,狂非清抱着自己的父亲就去县城,马车里面垫了几床被子,还有小草小朱照顾着,狂非清的心在滴血,恨不得转瞬千里,恨不得自己就是名医,恨不得母亲复生,恨不得将凶手碎尸万段!

  好恨哪!!

  飞奔到了县城里面,百草药店里的大夫最有名,手艺最出色,所以也最好找。狂非清带着父亲就直奔这间药铺,这在休息的坐诊大夫见到有人过来看病急忙走过去看,“大夫!我爹··”狂非清想说一下却被大夫止住。

  一只手打着狂大牛的脉,一只手拨着狂大牛的眼睛和鼻息口腔,良久才说,“观症,似乎是休息不足,口中有黑血,似乎乃是久病,然则脉象趋于平稳,看来是过于伤情,不知近日有何喜怒之事?”

  “母丧,父甚怜。”狂非清哑着声音回答。“难怪。”这大夫看着狂非清鞋子上的麻布黑纱恍然大悟,“没事,污血吐出就好了,开几副疏通气血的药物煎服,回去之后武火煎服。”

隋唐三重人生

隋唐三重人生

作者:一树夜叶类型:历史架空状态:连载中

一个复仇的故事,  从开皇始终到永徽 隋唐时期三重人生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说起来女方虽然是县城主簿的女儿,但是听说人还是很不错的,之前还在书院里面和王先生的女儿一起去听过课,也是知书达理的人。裴氏虽然对一个主簿不太看得上眼,但是这些年和狂大牛一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心也想开了。亲家就一个女儿,以后儿子的前途他还能搭把手。狂大牛就是一地主,自己这些年也就帮他管管地里的事情,要是识字的话说不定混个官当当,否则的话,想到这里裴氏淡了这个心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