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有人闹事

时间:2021-02-23 21:48:48来源:柯林文学网

靳北伸出手抚摩着叶欢的脸庞,想像着她娇笑的时候是何其地撩人心魄,“欢欢,我是爱你的,我不在意你和靳浔的关系。在给我一点儿的……”“我在意,我被人嫌弃你脏。靳北,你相不相“我在乎,我嫌弃你脏。靳北,你相不相信,只要我现在喊上一嗓子,所有的人都会过来,包括你那心心念念的准未婚妻。”叶欢尖锐地打断了他的话,发着狠,在准未婚妻四个字上加重了语调。。

>>>《靳少狂妻太霸道》章节目录<<<

第18章 有人闹事小说

靳北伸手抚摸着叶欢的脸庞,想象着她娇笑的时候是何等地撩人心魄,“欢欢,我是爱你的,我不在乎你和靳浔的关系。在给我一点的……”

“我在乎,我嫌弃你脏。靳北,你相不相信,只要我现在喊上一嗓子,所有的人都会过来,包括你那心心念念的准未婚妻。”叶欢尖锐地打断了他的话,发着狠,在准未婚妻四个字上加重了语调。

周遭的空气突然冷了下来,恼羞成怒的靳北狠狠地扼住叶欢的脖子,“叶欢,你会后悔的,我保证,你绝对会后悔的。”

叶欢笑了出来,笑声里面带着几不可闻的悲凉,“靳北,你知道我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

“和你结婚。”

江云暖看见叶欢和靳北一起回来,没有察觉到两个人之间尴尬的气氛一样,抱怨着:“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在这里等了你好长的时间。”

靳北看了一眼落座的叶欢,“等我有什么事情?”

江云暖伸手挽住他的胳膊,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僵硬,“大哥说他朋友开了一家度假山庄,邀请我们和欢欢姐一起过去,我想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叶欢看了一眼靳浔,问他是什么意思。

靳浔挑眉,做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最近我又一点忙……”靳北在两个人的目光中艰难地开口。

江云暖从小就是被人宠着的,一脸几次被人拒绝着,心情也有些不好,不满地说:“忙忙忙,你最近就一直说自己忙,你都好长时间没有好好陪过我了。”

当着靳浔和叶欢的面,靳北有些话根本不好意思开口。

以前看中了江家的背景,加上江云暖本身长得不错,也是一心一意地跟着他。以前闹腾的时候就当是撒娇,小情小意地哄着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是到今天他才发现,江云暖被江家呵护过度了,一点看人脸色都不会。说的好听一点这叫单纯不世故,说的不好听,这就是蠢。

靳北不得不冷声呵斥着:“都说了最近有一点忙,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江云暖将盘子向前面一推,赌气回答着:“我不吃了!”

靳北看着叶欢似笑非笑的目光,一下子就硬气了起来了,提前离开了座位,问着江云暖:“你走不走。”

江云暖还以为他会向往常一样哄着自己,坐在位置上不动弹,瞧见靳北真的离开之后,才有些慌了起来,连招呼都不记得打,直接追了出去。

人走了之后,叶欢来的时候的好心情也荡然无存,一顿饭最后吃的是不欢而散。

坐在车子里,叶欢看着去俪居园的路,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开口:“我不想去你那里,送我去青山庄园。”

今天的事情给她提了一个醒,她实在不愿意掺和到这兄弟两人的中间让自己心烦。

靳家的人谁不是一个老狐狸,她斗不过的话,还不如离得远远的,靳北不是什么好人,难道靳浔就是了吗,今天不是照样把水搅浑,让她难堪地下不了台?

靳浔闻言瞳孔一缩,一个刹车,车子就这么大剌剌地停在了马路中央,他半眯着眼睛,“你什么意思。”

“靳浔,我现在都已经够头疼了,我想自己一个人回去清静清静。”叶欢没有解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无力地说着。

“俪居园很大,够你一个人清静。”靳浔盯着她,眼神底下是看不出的凶潮涌动,

“靳浔,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别说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关系,我住在你家不合适,就说我和靳北还有你,我们三个人的关系,我在里面住着都膈应。”叶欢直视他的目光,丝毫不让。

靳浔自顾自地启动了车子,“没有什么好膈应的,我是我,靳北是靳北,你可以当做什么关系都没有。”

叶欢心里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连日来的压抑都在此刻爆发了出来,连压都压不下去。

“什么叫做什么关系都没有,你是他哥哥,我是他前妻,我刚和他离婚转眼就住进了你的家。你让别人怎么想我,和弟弟完了之后有勾搭上哥哥,在兄弟两个人之间玩弄吗。”

“你和他有名无实。”靳浔淡淡地指出。

“可是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要拿着一个大喇叭,到处和别人说,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你吗。”

叶欢觉得靳浔就是在胡搅蛮缠,一时气不过,也没有想太多,直接将车子上一瓶香水砸了过去。

靳浔眼底闪过一丝光芒,避也不避,任由东西砸到了自己的额角。

浓重的香水气息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在狭窄的车内弥漫开来,回过神来的叶欢无措地看着靳浔额角渗出来的血迹,嗫嚅着:“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说着,叶欢就红了眼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的脾气特别差,我不是故意的。”

早就已经将车子停在一边的靳浔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面有一种一样的情绪,伸过手搂住她,“没事的,我是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是我不好,我最近给你的压力太大了。”

浓重的香水味有些刺鼻,叶欢却觉得此时这个怀抱格外地宽广温暖,不禁让她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在这个熟悉的怀抱里痛哭。

靳浔听着叶欢哭泣时的抽搭声,委屈哒哒的样子怪惹人心疼的,他用手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着,语气温柔到了极致,面上却是冷的,看不出一丁点的情绪变化。

“不哭了,想出去住的话就出去住好了,我不勉强你。”

“但是出去住也要记得每天要和我联系,不然的话,我会想你的。”

“欢欢,别哭了,我会心疼的。”

……

叶欢听着耳边的轻语,哭得更厉害了,“靳浔,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明明我们的相遇是不够美好的,明明我们之间有着那么多的不可能,所以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靳浔不厌其烦地梳理着她一头浓密的卷发,语调温柔缠绵地就像刚酿的甜酒,“傻丫头,对你没有那么好。要是真的那么好的话,你现在就不会哭了。”

“靳浔,你喜欢我吗?”

靳浔毫不犹豫地说:“喜欢。”

“要是我一直就这么不能接受你怎么办?”

靳浔心里面闪过了无数种可能,就是没有想过她不喜欢自己的这种。他的声音陡然低了下来,像是在一步一步地引诱猎物走向自己的陷阱,“欢欢,我希望你能放下过去,我等你,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靳少狂妻太霸道

靳少狂妻太霸道

作者:绮绮类型:短篇文学状态:连载中

被狠毒婆婆下了药,才知他们靳家竟然要借腹生子!叶欢被被软禁,却大伯救了她,他对靳家的人说:“她是我的人。”逃脱牢笼,叶欢我以为获自由的身,靳浔却将她逼到角落,“女刚进门便闻到一股中药味,熏得叶欢胃里翻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