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无耻的男人

时间:2021-02-23 21:48:50来源:柯林文学网

下一秒钟,他脸上的云淡风轻骤然变了,眸子里倏得灌入一股狠意,怒声发出警告着:“这是我昨天找你要说的。把你的手放非常干净一点儿,伸得太长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仔细地着头上的脑袋。“我还以为要过几天你才能怀疑到我的头上。”靳北狞笑着,“明人不说暗话,事情就是我做的怎么了,你现在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了还跑过来威胁我?”。

>>>《靳少狂妻太霸道》章节目录<<<

第22章 无耻的男人小说

下一秒,他脸上的云淡风轻陡然变了,眸子里倏得灌入一股狠意,厉声警告着:“这就是我今天找你要说的。把你的手放干净一点,伸得太长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仔细着头上的脑袋。”

“我还以为要过几天你才能怀疑到我的头上。”靳北狞笑着,“明人不说暗话,事情就是我做的怎么了,你现在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了还跑过来威胁我?”

“你试试。”

靳浔起身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过身来对靳北说:“有时候真觉得你挺可怜的。难怪和你结婚这么多年,欢欢对你也没有多少的感情。”

靳北再也没有了在外人面前的温和有礼,面具被摘了下来之后,他露出里面丑陋狰狞的样貌,一手将咖啡机扫到了地上,咖啡苦涩的味道在室内弥漫开来。

靳浔,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一定会的。

一天下来,叶欢都是比较清闲的,索性早早地收拾了东西,准备提前下班。

刚出门就看见靳浔的车子等在外面。

叶欢的心里涌起大片大片的感动,还没有等感动一会,看见下车给她开门的王明脸都黑了。

这算是什么,开一张没有用的空头支票。

虽然她没有把靳浔的保证当做是一回事,但是无缘无故地被人爽约了还是会觉得不高兴。

她在心里嘀咕着,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开口承诺啊。

但是她到底也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青春无畏到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当时面上不显,大大方方地坐上了车,没有一丁点的异样。

比叶欢后一脚出门的同事看见了有人来接叶欢下班,心里各自有了一番计较,看来传言多半是真的,这个叶欢还真的是她们得罪不起的人物。

王明是研究生毕业,一出来就跟着靳浔的后面,给他开开车,跑跑小事什么的。跟在靳浔的后面,他见惯了各路的牛鬼蛇神,也是一个擅长观察人心的一把好手。

从前面的镜子里看叶欢皱了皱眉头,心里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开口状似不经意地说着:“今天公司出了一点状况,总裁一直在公司里面忙着,估计开会也要开到夜里十点多。他忙的实在是脱不不开身子,没办法了才让我过来送您回去的。”

叶欢面上还是冷冷的,但是把话听进去一点。在靳家这么多年,她多多少少知道靳氏的掌权人到底有多忙。

想到这里,她倒是没有多少的生气,更多的是对靳浔的担心。公司出了什么大事?

但是她不好意思问,王明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叶欢的本人,也不好意思说,就这么沉默了一路,到家的时候,叶欢仍旧不知道靳浔遇到了什么麻烦。

一个人做了一点晚饭,简单地吃了一点,就开始窝在沙发里面玩手机游戏。

被人吐槽是小学生,还被人举报扣了分数,叶欢气得够呛,直接关了手机睡觉。

半梦半醒之间,叶欢听见了自己的门铃在响,又从沙发里爬了起来去开了门。

靳浔在公司开了一天的会,铁打的人都有些累,一看见叶欢就抱了过去,将全身的重量放到女人身上,有些满足地开口:“欢欢,我累。”

叶欢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听到他的话,心里一软,刚要推开他的手放了下来,“进来吧,在门口站着也不是一回事。”

“好嘞。”靳浔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一进门,就倒在了叶欢刚刚睡过的地方,搂过女人娇软的身子,惬意地在上面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叶欢看着他眉眼之间的疲惫,也没有挣扎,老老实实地让他抱着,有些心疼,试探地开口:“公司的事情很严重吗?”

靳浔闻着身边熟悉的香味,懒洋洋地开口:“也不是很麻烦,就是不停地开会,听着一帮人在哪里一直吵吵吵的,有些头疼。”

叶欢秀气的眉毛一拧,“你不会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吧。”

“唔,没来得及。”靳浔不满地固定住叶欢扭动的腰身,不正经地说着:“你老实一点,等

我休息好了在满足你。”

叶欢面色一红。

脑子里就那么一点黄色的东西,什么事情都能扯到那方面。

叶欢恼怒着:“放手,我给你下点面条去。”

靳浔放开了她,得寸进尺,“记得不要放辣椒,我不爱吃辣的。”气得叶欢直想把一罐辣椒都塞到他的嘴巴里。

到底还是心疼他,叶欢也没有真的这么做。简单地下了一大碗面,用冰箱里剩下的西红柿和鸡蛋,做了一个卤头,浇在了刚捞起来的面里。

靳浔闻着香味就过来了,坐在餐桌上等着,面一来,也不管烫不烫,就直接塞在了嘴里开吃。

唔,面有点咸是真的,火候也不怎么够是真的,但是很久也没有一个人在他累的时候替他持手做羹也是真的,靳浔心里泛起一种简单的满足感,心情不错地开口着:“手艺不错,我喜欢。”

叶欢自个清楚自个的厨艺,也不多说什么,静静地在旁边看着靳浔吃。

室内的灯都没有开,只留下餐桌旁边的一盏落地灯还亮着,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整个画面勾勒得温馨异常。

暖色灯光下的靳浔没了往日的冷冽高傲,容貌依旧是出众的,只是眉眼间多了许多的平和。这样的他不再是高高在上让人遥不可及,反而多了许多烟火的气息。

叶欢有那么一瞬间有种就这么地老天荒的念头。

然而无赖始终是无赖,就算他长得人模狗样,也始终改不了他骨子里是无赖的事实。

吃完饭的靳浔丝毫没有离开的样子,反而指挥着叶欢给他找一条浴巾。

叶欢恼怒着,“靳浔,你别太过分了,来吃饭可以,过夜就免谈。”

要是真的留他住下来,那么自己搬出来还有什么意义。

靳浔也累了一天,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完全没有把她的这点小怒火放在眼里,随便扯了一条理由,“都这么玩了,我怕黑,一个人不敢回去,要不然你送我?”

无耻,这个理由三岁的小孩都不相信。要是真的送了他,到时候又说不放心她一个人回来,直接将人就扣在了俪居园。

叶欢冷着脸,坚持着,“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在这里过夜。”

靳浔的两条长腿架在茶几上,从小从优渥环境中浸染出来的贵气就显现了出来,

“你不管怎么办,到你家来了,你就是客人,就这么眼巴巴地赶着客人走?”

叶欢的脑子一下子没有转的过来,觉得他说的话还有点道理,不知道怎么去反驳,毕竟来着都是客啊,好像就把他这么赶出去是不太好。

靳浔看着忽悠地差不多了,极其自然地说着:“你去给我那一条毛巾过来,我洗一下澡。”

“奥。”叶欢的动作快于脑子,走到房间里从衣柜里找出一条新的浴巾给靳浔。等人都进了浴室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

不对啊,为什么要听他的话?就算是客人,还每个人都能在自己家过夜?

叶欢一时气不过,就在浴室门的外面破口大骂了起来:“靳浔,你给我出来,滚回去,我不允许你在这里面住着。”

喊了半天,也不见里面有什么动静,叶欢觉得奇怪起来,正准备凑到门上听听里面的声音,门一下子就打开来了。

而叶欢还维持着那个偷听的动作。

靳浔的唇边忍着笑,声音低沉好听:“你这是做什么,想要进来的话我十分欢迎,用不着偷听的。”

叶欢恨不得缩成一条缝直接钻到地底下去,那里还记得原本的目的。

她低着头,视线刚好触及到靳浔的腰腹。

靳浔在腰间围了一件浴巾,显露出健康的小麦色的肤色,窄劲的腰身上整齐地排列着八块腹肌,线条分明,显得强健而有力道。或许是刚洗完澡的原因,皮肤上面还有水珠。水珠顺着肌肉的纹路慢慢地下滑,然后隐匿在毛巾中消失不见。

靳浔一手撑在门边,看着女人的头顶,眼睛里面划过一丝笑意:“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叶欢,没有反应过来,老实地点点头。

“要试试吗?”

叶欢点点头,对上靳浔戏虐的眼神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脑子一懵,脸蹭的一下就红了,脸上的血管就像要爆裂开来。

靳浔觉得不够,继续逗弄着:“咳,我还没有洗完,怎么样,要不要一起?”

“不了不了,您老慢慢洗,别着急,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扰你了,再见。”叶欢拼命地摇着头,一边说着,一遍身子使劲地向外面退。刚退到门口,就一溜烟地不见了。

只留下身后靳浔爽朗的笑声。

叶欢有些懒,当初特地买了一个超级软的沙发,基本人一坐上去就可以陷在里面的那种。这完全就是替她现在准备的好吧。

叶欢将自己的脑袋埋进沙发里,心里想着刚刚怎么就被鬼迷了心窍,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呢。

完了完了,现在靳浔肯定把她当成了一个超级大色女,觉得自己之前所有的拒绝都是在欲拒还迎,心里面指不定怎么嘲笑她呢。

完了完了,这下子真的完了。

叶欢哀嚎一声:“男色误人啊。”

靳浔刚洗完澡出来,就看见窝在沙发里躺尸的人,笑着感叹着:“我这男色都没有说话,你就先嫌弃上了。女人果然就是口是心非的啊。”

叶欢的耳朵自动地过滤掉有些语句,看见他只围了一件浴巾出来,小嘴嘟着有些不满:“你怎么就这样出来了,有一点羞耻之心好吧。”

“这样不是刚好方便你欣赏吗。”靳浔擦着头发,无所谓地说着:“我有点累,先去休息了,你就在这里呆着吧。”

叶欢抬眼看他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怎么都觉得这句话不对味,猛地坐了起来,“哎,不对啊,我怎么记得这房子是我的,你这么随便真的好吗?”

她看着男人头也不回地向前面走,三两步地冲到男人的面前扯着他的胳膊不让他走:“那是我的房间,你要是睡觉的话,在客厅给我睡沙发去。”

靳少狂妻太霸道

靳少狂妻太霸道

作者:绮绮类型:短篇文学状态:连载中

被狠毒婆婆下了药,才知他们靳家竟然要借腹生子!叶欢被被软禁,却大伯救了她,他对靳家的人说:“她是我的人。”逃脱牢笼,叶欢我以为获自由的身,靳浔却将她逼到角落,“女刚进门便闻到一股中药味,熏得叶欢胃里翻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