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糊涂

时间:2021-02-23 21:48:53来源:柯林文学网

楚盛天隐隐约约能猜到前天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望着这个生死存亡的最关键时候,靳浔就这么因为一个女人的不乖巧懂事直接进了医院,脸色怎么也好不出来。他和靳浔不只是是上领导的工作他和靳浔不仅仅是上下属的工作关系,而且是朋友,更多地来说,靳浔是楚盛天心中的偶像和伯乐。。

>>>《靳少狂妻太霸道》章节目录<<<

第28章 糊涂小说

楚盛天隐隐约约能猜到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这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靳浔就这么因为一个女人的不懂事直接进了医院,脸色怎么也好不起来。

他和靳浔不仅仅是上下属的工作关系,而且是朋友,更多地来说,靳浔是楚盛天心中的偶像和伯乐。

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一手将靳氏的商业地图扩展到海外,用绝对强硬的姿势在这个圈子树立了自己的威信,把他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职员培养到今天,楚盛天的心里不仅仅是感激。

按照现在楚盛天的身份,他完全可以找到一份权利更大的、待遇更好的公司,可是他没有走,而是选择留下来成为靳浔的左膀右臂,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看见靳浔拿下靳家,站在最巅峰的位置。

这不仅仅是靳浔的心中所想,也是楚盛天的。

由此可想而知,楚盛天对于这件事情的愤怒之情,看见叶欢没有什么好脸色,神情恭敬地往叶欢的身上插了一刀,“二太太,久仰了!”

叶欢的脸色一变,“我已经和靳北没有什么关系了。”

“哦,不好意思,是我记错了。”楚盛天这么说着,可是脸上没有一点的歉疚之情。

话里的阴阳怪气连齐江都觉得有些不对,扯着他的手袖小声地嘀咕着:“你平时都挺精明的,怎么就今天犯起了糊涂啊。”

楚盛天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直接走了进去将随身带的资料交给了靳浔,和他讨论起公司的事情来。

叶欢心里清明,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出去了。

说了一个多小时,楚盛天看着靳浔脸上的倦色没有继续下去,担忧地说着:“你怎么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现在靳北的那边虎视眈眈地盯着,你现在倒了下去,我们在公司也镇不住场子啊。”

靳浔皱着眉头,“他那边有什么动作吗?”

“我看他的样子,不知道是怎么拉到了江家的投资,现在和江家的当家的谈合作,怕是想在股东大会上有什么动作。”楚盛天的面色有些不好。

如果靳北真的争取到了江家的合作,现在靳浔出了一场风波又在医院里,他们就将完全处于被动之中。

他试探着开口,“要不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将这件事情给搅了?”

靳浔没有说话,反而说起另一件事情,完全没有避讳楚盛天的意思,“我的那个好弟弟应该不久之后就要成为江家的女婿。”

聪明人说话的时候,只要起一个头,透露出一点的消息,彼此都知道其中所有的意思。

楚盛天心思一转,就明白了。

齐江不聪明,但是他足够忠心,有些急了,担忧地说着:“那怎么办,我们现在就一点胜算都没有了吗?”

“一天到晚,你就不能说说好的事情,我花这么高的工资就是请你过来乌鸦嘴的吗。”靳浔呵斥着。

齐江有些委屈,“本来就是啊,我又没有说错。”

靳浔一直想不明白,当初聘请齐江就是纯粹为了过来起自己的吗。“你要是再多说话的话,我就直接扣你的工资,有几个月扣几个月。”

齐江是真的实诚,脑子里转不过一点弯来,“话说总裁,公司现在这个情况,股票一直在下跌。昨天你幸亏没有被拍到和叶小姐在一起的照片,不然的话,你都不一定能发得出我的工资过来的。”

靳浔:“……”

楚盛天:”……”

叶欢出去转了一圈,就在医院附近的奶茶店做了一会,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就打算结账走人的,可是摸了摸自己的钱包才发现,没有钱。

收银员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你不会是没有带钱吧。”

得,这下是被当做吃,哦,不对,是喝霸王奶茶的了。

叶欢有些尴尬地将头发别到了耳后,“我在旁边站一会,等我打电话让别人送钱过来。”

收银员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向她的颜色更加的可疑,是不是地向她偷瞟着,生怕她就趁着人多不注意,就这么跑了。

叶欢有些无奈,只好打了个电话给靳浔。

靳浔接到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和楚盛天一起教教齐江做人的道理。

齐江听见电话铃声,伸长了脖子看着,“快接电话,指不定是别人找你有事呢。”

靳浔看着他那一副有憋屈又不敢说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接了电话,问叶欢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欢只好将自己家没有带钱包去奶茶店,被别人误会想要喝霸王奶茶的事情说一遍,给了位置让靳浔派一个人过去接她。

齐江就站在旁边,这小子耳朵贼灵,听到了一些,自告奋勇地说:“叶欢姐没有带钱吧,我去接她。”

“你给我站住,让盛天去,你给我呆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靳浔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厉声说着。

齐江一下子就奄了,拉耸着脑袋,开在墙角边上不说话。

靳浔将抵制告诉了楚盛天,楚盛天临走的时候不经意地和他的视线对上。

叶欢一直以为来接自己的会是齐江,她不认为自己有多么尊贵的,能够让楚盛天一个大忙人为了这么一点的小事跑腿。

所以她看见楚盛天的时候多多少少是有点惊讶。

楚盛天推了推鼻梁上的金属框眼镜,一股斯文败类的气息扑面而来,“怎么看见我有点惊讶。”

“是的,我觉得你不想看见我。”叶欢回答地干净利落,没有一丝丝的遮掩。

这样坦然的态度倒是让楚盛天有几分欣赏起来,他问着:“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看见你吗?”

盛夏的空气里面有些躁动,尽管是走在树荫的下面,叶欢仍旧能够热浪从脚底下面扑涌上来,“应该是因为我昨天晚上把靳浔弄进医院的事情吧。”

“就这么简单?叶小姐,你知道的,我也算是生意场上的人,你觉得我会因为你和总裁的私事而迁怒于你?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要不影响到公司,别说是进医院了,就算是进火葬场都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哦,不对,真的要是进火葬场话我还是要去凭吊一下。”

楚盛天简简单单地说着,就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语气里没有任何的起伏,那种见惯生死的薄凉让叶欢心惊。

叶欢有些无措地问着:“我影响到你们的事情吗?”

楚盛天看着她,嘴角噙着笑意,只是那笑意却未曾达到眼底,黑色的额眼瞳像是一口幽深的古井,盯着叶欢向外面散发着森森的寒意。

“你知道你的前夫做了什么事情吗?亲自找人去你们的公司闹事,找人曝光了你和总裁的关系。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靳氏的总裁罔顾人伦,和自己的亲弟弟的老婆纠缠不清。公司的股票一直在下跌,董事会那边已经在过问了,现在应该去公司处理事情的人已经在医院躺着了。”

楚盛天顿了顿,继续说:“要不是知道你和靳北离了婚的话,我真的快要怀疑你是故意到这边来捣乱的。下次的股东大会靳北应该会申请重新选出靳氏总裁,你猜,靳浔有多少的胜算?”

叶欢有些惊讶,这些事情从来都没有人和她说过,她一直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被压了下来,只有她公司的人知道。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闹得这么大,靳浔为了维护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她的手不停地搅着衣服的下摆,像是要将那一层薄薄的布料碾碎,她深吸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是你想和我说的,还是靳浔让你说给我听的?”

楚盛天的嘴角勾出一丝薄凉的笑意,讽刺着:“人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你怎么不亲自去问问他是不是在利用你。”

叶欢见他将那两个字说的直白,脸色也不怎么好,“那你和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我不认我能帮他什么。”

“你能,”楚盛天看着他目光灼灼,“你离开他就是最好的帮忙。”

叶欢没有想过有一天有人会在她的面前明明确确地告诉她,让她离开靳浔,叶欢更没有想到的是,听到这句话之后,她的心就像是浸泡在冰水之中一样。

原来真的能在最炎热的季节里感受到最冷的寒意。

“我要是不答应呢?”

“靳浔这么多年的经营就因为你全部没了。”楚盛天嘴角的笑意没有任何的改变。

叶欢笑得有些勉强,像是用两根线将嘴角提了起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成为靳浔的拖累。”

“但愿吧。”楚盛天幽幽地说。

经过这样的交谈,叶欢完全没有了想要和楚盛天交流的欲望,一个人心事不宁地走在了前面。

齐江一看见他们回来,原本怂哒哒的样子立刻被收了起来,满血复活地拉着叶欢,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叶欢姐,你终于回来了啊,我在这里……”

“你在这里怎么了,我一个病患忍着伤痛坐在这里陪着你这么长时间还不够吗?”靳浔强势地打断他的话,从眼神里“嗖”地射出小刀子,飞向齐江拉着叶欢的手。

齐江浑身颤抖了一下,立刻放开叶欢的手,规规矩矩地站着,“够够够,我这不是怕您受了累吗?”

叶欢看着他一副猫见到老鼠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靳少狂妻太霸道

靳少狂妻太霸道

作者:绮绮类型:短篇文学状态:连载中

被狠毒婆婆下了药,才知他们靳家竟然要借腹生子!叶欢被被软禁,却大伯救了她,他对靳家的人说:“她是我的人。”逃脱牢笼,叶欢我以为获自由的身,靳浔却将她逼到角落,“女刚进门便闻到一股中药味,熏得叶欢胃里翻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