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柯林文学网!

首页 > 章节 > 《隋唐三重人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猜测一个皇帝

第四章 猜测一个皇帝

一树夜叶 2021-01-15 04:17:46
纤柔的名字相同的是小草的胃口很大。也许是饿怕了吧。  狂非清拿起刀笔,有地地方也叫笔刀,木柄之上镶有着一个锋利无比的刀尖,这个东西是狂非清很不喜欢的东西,相同于毛笔的柔软细腻,这样坚硬无比而锋利无比的刀笔以及使用出来十分的费劲,但是一但刻在书简之上就再也没有会消怔怔的看着这个书桌,上面的每一条纹路狂非清都了如指掌,即使被漆重重沥过好几遍,但是藏在木头里面的淡淡檀香是遮不住的,伸手敲着桌子,就会发出沉闷的空空声音。狂非清曾试图抬起这个桌子,但是和它简陋的结构不同的是它确实很重。。...

  每当一个人坐在书桌的面前,狂非清的心理就一片平静,倒不是因为认真看书之类的,而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呆,而发呆是不会起波澜的。

  怔怔的看着这个书桌,上面的每一条纹路狂非清都了如指掌,即使被漆重重沥过好几遍,但是藏在木头里面的淡淡檀香是遮不住的,伸手敲着桌子,就会发出沉闷的空空声音。狂非清曾试图抬起这个桌子,但是和它简陋的结构不同的是它确实很重。

  外面是小草咕嘟咕嘟的吃饭的声音,小草,和这个纤弱的名字不同的是小草的胃口很大。或许是饿怕了吧。

  狂非清拿起刀笔,有地地方也叫笔刀,木柄之上镶嵌着一个锋利的刀尖,这个东西是狂非清很喜欢的东西,不同于毛笔的柔软,这样坚硬而锋利的刀笔使用起来十分的费力,不过一旦刻在书简之上就再也不会消失,颇有古之豪杰的气概。

  狂非清的毛笔字在书院不算出众,但是他的镌刻手法确实无人可比。可惜的是书院里面没有人在用书简,王先生也是使用更加轻便的纸张。虽然不一定是用不起昂贵的纸张,但是洁白的纸张产量甚少,皆被官宦人家所购。这次娶妻,先生的贺礼就是几刀白纸,被母亲裴氏收了起来。

  不过要是说起纸张来的话,当属江南陈朝的纸张尤为出众,不管是柔软度还是洁白度,写字墨迹凝而不化,实为上品。况且陈朝的文采风流,和这些纸张倒是相得益彰。这倒不是说隋朝的书生不行,只是说陈朝的诗词更加华丽多彩。陈朝是几十年的朝堂,隋朝不过是代周而立,虽然皇帝励精图治,但是到底是名不正而言不顺。

  要是想要改善自己的名声的话,皇帝只有现实自己确实有能力可以代周而立。一想到这些,狂非清不知道为什么提了嘴角,“真有意思。”

  “少爷,什么真有意思?”小草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完早饭溜了进来,就听到狂非清说了这么一句。见到小草这样盯着自己,狂非清给她解释起来,“如果,皇帝想要做的安稳,就必须要做几件事情。”小草脱掉鞋子也坐在毯子上面,等待少爷的话。

  “代周而立,首先就是前朝遗臣,其次就是稳固新朝,最后建功立业。”狂非清想了想,“不过天下动荡已久,改朝也是常见,皇上对于前朝皇帝皇族和遗臣到也不错,毕竟是姑爷家。这几年朝廷的律令也是以恢复民生清除贼寇为主,天下也算一片生机勃勃。不过这些历朝开国都是与民休憩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算功绩”

  这么说,小草也知道要坐稳皇上还要开第三条,“少爷你是说皇上会建功立业?到底怎么建功立业呢?”狂非清看到小草这样求知的眼睛,觉得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很自得。“如果皇上真的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的话,第一要做的就是统一属国西梁,防止自己被取而代之,其次就是一统天下,不过这也是必然的,没有三足何以鼎力?和南陈必有一战,当然对那些外族也是必须开开杀戒,重振汉族声威,保不齐要开疆辟土之类的。”

  狂非清这样器宇轩昂的,似乎天下皆在握手之势。但是小草只是听听,“那之后呢?不会没了吧?”就像是听到家里的鸡又下蛋了一样没有丝毫的惊讶。这样狂非清觉得很泄气,“之后皇帝就开始享乐了,顶死烦几个儿子谁做皇帝,之后他就死了。”虽然对于皇帝不是那么恭谨,但是小草在听到少爷说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觉得是不是自己做的过分了一些。

  “人固有一死,皇帝也不例外。”狂非清为自己的话找着借口。所谓大道恂恂焉,连先生都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开窗,今天天气这么好,可以晒书。”一屋子的墨香弥漫,看来书籍受潮比较严重。

  小草看到狂非清这样痛心的看着书架,急忙就撑开窗户,狂非清发呆的这段时间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倾泻而下的阳光像洪流一样瞬间就吞没了这间书屋,从柜子里面拿出竹条编成的席子,搭在院子里面,狂非清和小草就开始往外面搬书,这种雅事当然不能靠白丁来做,那样有辱斯文。

  虽然说书房里的书不是太多,但是还是满满的晒满了院子,不一会整个院子里面都充满了墨香和湿木的味道,相传读书人可以凭借这种味道来分辨学识的渊博与否。不过小草只是觉得好臭。不过当然不能再狂非清的面前说,当然也不能表现出来,还得做出一副怡怡然的表情,迎合少爷可是难办的事情。

  晒完书不久,裴氏和杜梅就回来了,“我儿真是乐学,满满一院子的书!”裴氏对于儿子像自己一样喜欢看书藏书觉得很开心很欣慰,幸亏没有跟他爹一样看到书就头疼,不过要是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会经常对着书发呆不知道会不会跳起来。

  “哦。”狂非清看着这婆媳二人,二人有点像。“看完了家里的财务?”因为杜梅也不是外人,所以狂非清有点亲切而随意的问道。

  “没有,只不过日已中午,回来吃饭,顺便看看相公如何了。”杜梅和裴氏显然聊了很多,全心全意的做狂家的媳妇,丝毫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落落大方不像狂非清印象之中那个容易害羞的人。不过也是,杜梅也算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似乎才是原来的面目,端庄而大方。

  “已近这个时候了啊,忙着晒书倒是忘了时间。”狂非清伸了一下腰,骨头间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乖儿,快点跟娘去吃饭,吃完赶紧休息,小草也是,怎么就看着少爷这样辛苦!”裴氏倒是心疼儿子,因为生他的时候粥饭不济,从小痴呆而又多病,十来岁的时候才渐渐好了起来。

  小草倒是很乖巧的听着裴氏的责问没有反驳,“夫人说的是,小草一定注意。”,听到这么重复很多边的回答,裴氏也没有怪罪的意思。杜梅倒是掩嘴而笑,估计在她看来这样溺爱孩子的母亲很有意思吧。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完全的了解狂非清的经历,只是从他每天早晨吃药粥知道身体不是很好,却不知道到底怎么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郊游带来的亲事 第二章 各种的感情 第三章 这样一个的女子 第四章 猜测一个皇帝 第五章 成为一家人 第六章 一对夫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