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柯林文学网!

首页 > 章节 > 《大唐小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节 咋这样呢(三)

第三节 咋这样呢(三)

大唐小卒 2021-02-24 04:17:20
而陈天喜不明白为何,老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很是奇异,是周围的环境好像不像是医院,更不像是自己并不是十分很陌生的手术室或是急诊室。这里少了药的味道,也少了消毒水的味道。  但是,陈天喜也没办法感觉到这些了,他的身体更本不听他支使,更有甚者连手指动而此时老胡还有老赵和倩儿两个帮手,自然处理的更加的快了。。...

大唐小卒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小卒》在线阅读

  老胡以前做过随军大夫,对于战士伤口还有身上衣服的处理早就成为了一种习惯,以前在军队里,一天不知道要处理多少的伤员,陈天喜的伤虽然很重,但是身上衣物的处理和伤口的处理显然还难不倒老胡。

  而此时老胡还有老赵和倩儿两个帮手,自然处理的更加的快了。

  陈天喜在梦里,感觉到不停的有人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但是这也只是感觉,他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可是眼皮像是铅做的一般,沉重无比,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睛。

  而陈天喜不知道为何,老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很是奇妙,就是周围的环境似乎不像是医院,更不像是自己并不是非常陌生的手术室或者急诊室。这里少了药的味道,也少了消毒水的味道。

  不过,陈天喜也只能感觉到这些了,他的身体根本不听他使唤,甚至连手指动一下都像是做一个顶级的体操动作一般艰难。

  很快,老胡处理好了伤口,陈天喜的脸色也不再那么难看了,开始的时候,他是一种冻的似乎脸皮都成透明的青色,此时则是失血过多的苍白,而且,陈天喜的呼吸也越来越均匀和有力了。如果开始的时候陈天喜的呼吸像是一条潺潺的小溪,此时则已经成了一条涓涓的小河。

  只是倩儿老感觉陈天喜的伤口似乎愈合和恢复的太快了,她记得刚开始的时候,陈天喜胸口的伤口可是很深的,甚至可以看到沾染着血迹的白骨,可是此时,陈天喜的伤口已经好了很多了,至少在伤口里看不到裸露的白骨了,也许,是开始自己眼花或者害怕吧!倩儿这么安慰自己。

  倩儿明白,一个人的恢复能力即使再强,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如果可以恢复的这么快,爹腿上的伤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留下病根了。

  就在倩儿思考的时候,胡伯已经给陈天喜的伤口上上好药,用干净的布包扎起来。

  屋里的温度此时也上去了,胡伯仔细查看了一遍陈天喜以后,确认这个人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洗了手,有些诧异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

  “行医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命真够硬的,那一枪要是再往下刺一丁点,他就没救了。”胡伯叹息一声,将医药箱整理好,想了想,又从药箱里那处了一些药留在赵家。

  “胡头,这个年青人没有事了?”

  “应该没有什么事了,不过,好不好,还要看他的造化。不过,赵头,你最好把那副铠甲收起来,把这些血衣烧了。我听说这几天在洛阳北面又开始打仗了,谁知道他是哪面的人,要是有人追查下来,说我们帮了叛军,这个罪名就可大可小了。”老胡说着,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就走出去了。

  “倩儿,去送送你胡伯!”

  “奥!”

  “别送了,赶紧把那些东西收拾了是正事。幸好你们是半夜回来的,要不然早就被人知道了。等这个人伤好一些,赶紧送走。”老胡又催促了一次,然后就走进了黑夜里。

  “爹,现在怎么办?”

  “照你胡伯说的做。”

  “嗯!”倩儿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将那些碎衣服和铠甲收拾了,拿到屋后面去了。

  赵家的房子在村口,所以,回来也没有惊动什么人,要不,如果在村里的话,谁家的狗叫了,估计就要被人发觉了。

  此时,老胡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撞上了一个人。

  “胡叔,怎么这么晚还出来,谁家哪个人又咋了?”

  老胡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村里牛家的二小子,这个小子一天没个正经事,老是和旁边村里几个混混整天胡闹,虽然还没有到为害乡里的地步,但是却也是一个好吃懒做,偷蒙拐骗的主。一确定是他,老胡就知道肯定今天晚上这个家伙又出去胡赌去了。

  对于这样的人,老胡也不想理,但是也不想得罪,随意的应答了几句,就走了。

  这个牛家的二小子叫牛二蛋,也是一个会一点察言观色的混儿,看着老胡走了,老是觉得不对味了,就顺着老胡来的方向看去,一看,竟然看到村口赵家的院子里还亮着灯。赵家那个老家伙可是带着女儿去长安了,怎么此时还亮着灯。

  一想到老胡和赵家那个老头的关系,这个牛二蛋来了精神,一定是赵家的人出了事情,牛二蛋可是对那个赵倩早就垂涎三尺了,此时赵家有事,怎么能不去看看。

  牛二蛋来到赵家院子旁边,看到院子后面正有人在烧火,透过低矮的墙仔细一看,可不是赵倩么,赵倩现在好着,一定是那个该死的赵老头病了,牛二蛋正要进去‘关心’一下,却想赵倩此时在后院到底干什么。

  牛二蛋绕着院子来到后院,一只手搭着土墙,伸着眼睛向里面看去,此时的赵倩已经将那些血衣服烧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手里的那副铠甲,这铠甲是牛皮和链甲连接而成的,一会牛皮烧了,任是谁也不会知道这是一幅铠甲了。

  就在赵倩要将那副铠甲扔进火里的时候,牛二蛋算是摸到一些味儿了。赵家的人这么晚回来,肯定是没有到长安,此时却在烧东西,显然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发生了。

  牛二蛋二话不说,直接翻墙进来,赵倩手中的铠甲刚扔进火里,却猛然看到一个人一只手从火里将那副铠甲拿了出来。

  赵倩一看那个人,那张嘴脸马上让赵倩知道面前的这个家伙是谁了。

  “这么好的东西,你烧他干嘛,拿到镇上,少说也能换几两银子。”看到赵倩一脸的怒容,牛二蛋嬉皮笑脸的说着,说着的时候,还故意将那副铠甲在手里撑开,像是鉴赏一般的看着铠甲上的皮革和链接的铁链。

  “我烧什么,要你管,拿过来。”对于这个家伙,赵倩可是没有什么好心情,平日里,这个家伙可是偷了这家偷那家,脸皮比城墙还厚。记得去年,他和外村的几个人将梁家的牛偷了,被梁家人发现。叫醒了村里的人,把他们几个人一顿好打,可是第二天,这家伙脸上带着伤还是带着笑和梁家人打招呼。这个牛二蛋可是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主。

  “生啥气呢!我这也不是为你好,刚我可是看到了,胡叔可是从你家出去了,一定是赵伯生病了吧!你看,这么好的铠甲,我帮你去镇上卖了,换了银子,也好给赵伯补补身子。”这个牛二蛋,还是一脸嬉笑的说着,说着还不忘向着赵倩身后的房子看一眼。

  “谁说我爹病了,赶紧给我拿过来。”

  “哦!”牛二蛋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那脸上的笑更加的浓厚了,看来,赵家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可是天赐的好机会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节 咋这样呢(一) 第二节 咋这样呢(二) 第三节 咋这样呢(三) 第四节 咋这样呢(四)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