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柯林文学网!

首页 > 章节 > 《入瓮》在线阅读 > 正文 入瓮第022章 裤链下拉,直到尽头

入瓮第022章 裤链下拉,直到尽头

喜子 2021-04-27
入瓮这本女频小说目前仍然处在漫画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原因详细介绍了男主徐亦慕和女主周念的故事,小说章节精挑:“我跟你曾说什么都忘了?”他扯住我耳朵,疼得我抓狂,“我跟你说了,别特么在我面前买弄你的小很聪明!明明在我后转身的时候陆擎苍抓了你的手?这么巧?”我是真被吓到心口缺血缺氧,身上似有无数个点在乱窜。他的背影比所有人都潇洒气魄,仿佛他才是站在高处掌控一切的人。。...

入瓮

推荐指数:10分

《入瓮》在线阅读

入瓮第022章 裤链下拉,直到尽头

最后,陆擎苍跟陈局走了。

他的背影比所有人都潇洒气魄,仿佛他才是站在高处掌控一切的人。

他把所有人都玩儿了。

人群散去,我和金牙跟着梁渊回家。

梁渊碎了我两套茶具。

尽管是用他的钱买的,但我还是难免心疼。

“特么的,给老子玩偷梁换柱!”金牙一口唾沫啐出来,“这下好了,说什么自己是爱玩的良好市民,现在证据不足,他前脚进去,后脚就有人把他弄出来!最后那批货还是他的,我们陪他玩了一场……”

“吵什么!”梁渊一吼,金牙就怂了,“随他去吧!”

我看得出来,梁渊几次都没在陆擎苍身上捞到便宜,心里肯定特别不痛快。

金牙也气,又不敢多言语,只能支支吾吾几句,说他走了。

走之前,他还不忘提醒梁渊,说我就是个红颜祸水,陆擎苍刚才嘴里的美艳女鬼明显说的是我。

门关上,梁渊的脸色已经阴沉到比风暴来前还要黑暗阴骘,十分可怖。

我在他冲我爆发之前双膝一弯跪到地上。

“二爷,这不是我的错,陆擎苍该死,他不是对我感兴趣,他就是想借此惹二爷生气,二爷千万不要上他的当!”

梁渊一脚踢在我的膝盖上,直接把我的头按在茶几上。

“砰”地一声,碰得生疼。

“需要你教我?”

我张着嘴,已经不知道怎么辩驳。

此刻我说什么,都不会趁他的意,不如逆来顺受。

“我跟你说过什么都忘了?”他揪住我耳朵,疼得我抓狂,“我跟你说了,别特么在我面前卖弄你的小聪明!偏偏在我转身的时候陆擎苍抓了你的手?这么巧?”

我是真被吓到心口缺血,身上似有无数个点在乱窜。

“你特么当我傻?陆擎苍身后的绿毛就是纹身店的那个毛头小子!”梁渊说完丢给我两个冷硬的字,“解释!”

我贴着茶几的那只耳朵嗡嗡鸣叫,另一只耳朵被他揪着,动弹不了。

“我……我……”

梁渊一只手顺到我被陆擎苍抓过的那只手,用力一握,撕心裂肺的疼。

“你什么?你要跟我说,你和陆擎苍没关系?”

我不断吞咽,口腔已经干燥无比。

“好,就算你不之情,但我说过,不要戏耍小聪明。把我的话,忘了?你说我是把你耳朵割下来,惩罚你不听话,还是把你手剁下来,惩罚你手不干净?”

被陆擎苍强行抓了手而已,他就要剁我的手。

那要是,他知道我在山洞里用这手给陆擎苍做那种事,是不是整个胳膊都会被他卸了?

我吸了吸鼻子:“二爷,凉凉还是那句话,任何时候,我惹你不高兴了,要杀要剐二爷随便,我自认为贴心贴肝地在伺候二爷,包括我对宝儿那样,也是因为在乎二爷,想留在二爷身边更久,如果二爷不稀罕了,割耳朵卸胳膊,我没有怨言!”

梁渊真拿了刀,他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尤其是盛怒之下。

最后,他一刀扎在我手心。

右手手掌被刀次刺穿。

就一下,就那一下痛到心脏骤停。

然后,感觉不到痛了。

大脑一片空白,痛感已经不能传到我的大脑神经末梢,

眼前就看到模糊的血掌。

如果说梁渊的眼睛就是深渊,那他的手,就是把我推向深渊的魔爪。

我不恨他,但我很陆擎苍!

他借刀杀人,他才是罪魁祸首。

最后梁渊连刀都没抽出来就懒得再看我这副鬼样子,起身走了。

上次被他用酒瓶收拾,我还能撑着爬出去打车到医院。

这次我是真的撑不了了,东摇西晃滴了一路的血到了楼上卧室,给张婕打电话。

此时的天,都已经快亮了。

我坐在地上,眼前血肉模糊还插着刀的手,还在抖,可我没有勇气把刀抽出来。

刀从手心穿过手背,现在感官慢慢苏醒,痛感传遍全身。

穿手只痛,定要陆擎苍偿还,下次再见到他,我一定把他的老二剁了下酒!

***

张婕匆忙赶过来看到我破口大骂,也不知道身材窈窕的她是怎么把我扛着出去的。

她跑车拉风,马达声震耳欲聋,是渡城今日凌晨最高调的城市之声开场。

而我,把副驾弄得到处是血。

“回头你得给老子重新弄一套内饰啊!”张婕把车停在医院门口。

我没比打了霜的茄子好到哪儿去:“说不定今后我就没有收入了。”

张婕看了我一眼,下车过来替我开了车门,将我一路半扛半扶弄进医院。

刀不能直接拔出,取出的过程,非常漫长。

每一秒都度日如年。

不停止血,不停止痛,可我还是大汗淋漓,还是泪眼婆娑。

张婕都不想看我,背过身去抽烟。

医生提醒她这是医院,不能抽烟,她差点一个烟头甩过去要开骂,但最后收敛了脾气掐了烟头,忍了。

伤口深到不忍直视,还好没有伤到筋骨,只是手指骨间的肌理受损。

不然,我的手真废了。

好在这不需要住院,只用每天过来换药便可,或者自己换药。

张婕带我吃了个早饭,我只能用左手操作。

她见我可怜,给我要了勺子和粥。

“行了,别不开心,这次二爷是找你撒气了,你赚的钱,其中一半不就是受气的钱么?还真指望他宠你爱你娶你回家白头到老?”

张婕一语道破,我却想起宝儿跟我说的话。

他已经结婚了。

那我指望什么呢?指望他养我到毕业,然后一拍两散?

这段日子低声下气委屈受尽,就为了这么个结果?

“那个陆擎苍也不是什么好货,我听说过,以前他和你们家那位是师兄弟,后来出了点事,帮里内讧,恩怨深得很。当年陆擎苍差点没命,不知道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现在回来想‘一统江湖’了!”

我一听到“陆擎苍”这三个字就心火窜,扔了勺子发火。

张婕莞尔,在我后脑勺拍了几下:“好了,撒什么气,你好好等着,你们家二爷气消了,会来找你的!这次他没直接让你走,那就暂时不会让你走。”

关于梁渊很可能已经结婚的事,我没跟她说。

这事儿适合烂在肚子里,指不定哪天还没摊牌,我就滚蛋了。

我拜托张婕给我找份工作,就那种剧组需要临时演员或者路人甲的活儿。

张婕奚落说这种活儿干一次连我一个包都买不了。

我盯着被纱布裹着的手,今时不同往日。

我以为我在他心里跟别的女人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同,可梁渊那一刀,扎断了我先前所有的自以为是。

我站在十八岁的尾巴上,钱没存下几个,手掌倒多了个窟窿。

宝儿就这么被他丢了,临走时甚至没看她一眼,如同擦完屁股的纸。既然我没有比她特别到哪儿去,如果不给自己早点铺条路,他日被丢在大街上,就真的无处安身了。

“包算什么,活不下去的人,是没有命背包的!”

张婕摆摆手:“行了,全世界你最凄惨的样子,我可以帮你盯着,有活儿通知你,但是……前提你得养好你这手,总特么不能裹着个手去演苦情戏?”

说完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在我手上拍了下,算作安慰:“好好养伤。”

***

养伤,这两个字简单,做起来磨心又磨精力。

这一磨,一个多月就过去了。

一个多月时间,我住的地方冷清无比,除了我自己,连个家政阿姨都不敢轻易破费请来。

无心上课,给学校请了长假,整天将自己封闭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等着张婕通知我有活的那一天。

梁渊从来没有对我不闻不问这么久过。

生气归生气,但总会想念我的身体。

这次,他连我的身体都没想。

十九岁生日快到了。

距离“成人礼”那天,也遥有一年。

去年十八岁生日前,梁渊问我想要什么,我其实很想跟他出去旅行,可话到嘴边,我就跟他说,我是个俗人,我想要很多很多口红,想要很多很多包,想要很多很多奢侈品。

当时梁渊眉眼带笑,直到十八岁那天,我一觉醒来,发现我睡在铺满一张张红钞的床上,天花板上垂着彩色绸带,每根绸带末端都缠着一卷钱。

赤脚下地,脚下踩的,仍是钱,令我哭笑不得。

开门出去,廊道两边是树,排列着,直接排到楼梯口。

每棵树上挂着好多包,包里……

口红……香水……首饰……各种卡……

梁渊就在楼下,似乎很享受我的反应,朝我张开双臂。

我飞奔下楼扑进他怀里。

他问:“够不够?”

我拼命点头。

那天起,我便十分清楚,要什么精神世界,做个俗气的人,也无比快乐。

所以那天的我自动忽略了一个问题,他给我千千万万物质,没有给我一分一毫感情。

这问题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把现在的我抽醒,今年,我不仅没有感情,恐怕连物质都得不到了。

我决定跟自己赌一把,十九岁这天,我给梁渊发了条内容极尽卑微的信息。

然后,我找出两个月前就备下的性感睡衣,点好催人生欲的香薰。

我跟自己赌,如果他回来,我就留住他。

如果他不来,我就走。

任何东西都需要自己争取,男人也一样。

但我只争取最后一次!

就在我等到快睡着的时候,外面突然一声惊雷,我猛颤一下,从床上滚下来,缩到床和床头柜之间的夹角里,

我对蛇虫鼠蚁无所畏惧,对魑魅魍魉也毫不在意。

但我偏偏,信了雷电的邪。

从小到大,只要打雷,我没有一次不哭。

就连此刻,眼泪也在唰唰下落。

没等来梁渊,倒等来雷雨,右手还没办法握拳,我连给自己一点力量的机会都没有,抱住胳膊,无限绝望。

意外地,一双干净精致的鞋子落在我眼中,疯狂欣喜。

外面雷雨声很大,我压根没听到脚步声。

一只手朝我伸过来,如是暖源。

我抖着手朝他伸过去,同时抬头看到了他的脸。

想缩手已经来不及了。

缩到一半被他抓住。

他的手指在我掌心有疤的地方抚摸。

“他弄的?”

他一开口,我瞬间就炸了。

我咬牙切齿:“不是他,是你!”

我脸上泪水未干,现在却无心害怕雷雨,眼前的人比雷雨更可怕。

陆擎苍将我拉起来,替我把眼泪擦干净。

“这么大个人了,怕打雷?”

我往后躲,却反而被他拦腰搂近。

“你讨厌我?”

“不讨厌,不是讨厌……”我吸了吸鼻子,身上软得像没有骨头,“是恨,我恨你!”

我把右手抬高到他眼前:“陆擎苍,拜你所赐,都特么拜你所赐!”

陆擎苍抓住我手腕,贴到他唇上。

他在我伤口处轻吻,舌尖安抚,像是慰藉。

“好,我的错。”他搂着我腰的手收紧了些,温柔得像换了个人,“这不是特地来补偿你么?”

“补偿?你拿什么补偿?滚出去,滚啊!”

外面又是一声惊雷,我本能地缩了缩脖子,刚才的气势瞬间减弱。

原以为陆擎苍会奚落我一番,不想他把我右手贴在他脸上。

“十九岁了,倒不像成年人,像只兔子。尤其,眼睛红的时候……”

我一怔,他怎么知道我今日十九岁?

他搂着我腰的手缓缓下滑,滑至我臀部,一点点勾描我臀部的轮廓。

“触感跟第一次的时候一样……

外面雷声越来越大,房间内的空气中还弥漫着我燃起的催人欲望的香薰。

这种香薰是我特地淘来讨好梁渊的,百试百灵,无人可以克制。

可偏偏,现在搂着我的人是陆擎苍,我自作自受。

陆擎苍把我的右手放到他腰上。

而后,他低头过来,吻住我眼睛。

“闭上。”

我慌忙后仰,手推开他,不让他凑近。

我等的人是梁渊,不是他。

即便外面雷声可怖,即便梁渊不一定来。

但我不要,也不愿意要。

“出去。”

熏香的作用渐渐发挥,愈演愈烈。

陆擎苍不予回应,重新凑过来,一步到位,吻住脖子,锁骨,然后是胸口……

直到,他的手指勾下我睡衣肩带,粗粝的大手也顺滑直我的胸口。

“如此尤物,被梁渊圈禁占有,好可惜……”

他按住我臀部的那只手钻进睡裙下摆,在我大腿内侧来回。

香薰入鼻,沁入心脾。

陆擎苍的吻,一路点火。

我被梁渊扎碎的心似乎在一点点被拼凑,在一点点升温。

可是,陆擎苍也不是好人。

“我再说一遍,你走啊……”

我快哭了,这次不因为怕雷,也不因为难过。

而因为陆擎苍的纠缠折磨。

“嘘……”他的手在我腿间轻抚,而后滑至中间勾描我腿间菡萏花瓣的轮廓,“想没想我?”

我抓住他,轻颤不止,理智在反复提醒我赶紧推开他,可身体诚恳无比,控制不住地往他身上贴。

香薰令人意乱,他的手令人情迷。

陆擎苍,将我推至床上,连起身都时间都未曾给我,直接扯掉我身上所有遮挡物。

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在他眼前,我竟不觉羞耻,反而看着他的眼睛,想得到他一星半点赞许。

该死的香薰,该死的陆擎苍。

“你的身体,催情比香薰管用多了。”他声音已经哑了下去。

他不知这句话,对我而言,也比香薰管用多了。

一个对男人有吸引力的女人,才完整。

陆擎苍扯下自己的上衣,压回我身上。

触碰到他的皮肤时,我的理智已经所剩无几。

他分开我双腿,将头埋至我腿间,我一下按住他肩膀:“你干嘛?”

“补偿你。”

“不要,陆擎苍……”

“乖,让我尝尝……”

身体的每个“中心位置”都仿佛在流淌春日才有的涓涓细流,微暖,速缓。

然后,由缓渐急。

泉眼处,有撩人的软力,轻佻慢勾,或轻或重。

终于,泉水似找到泉眼一般,往同一处涌动。

急迫地想要冲出泉眼,争先恐后跟了那股软力走。

陆擎苍很满意一般,在菡萏花瓣处轻含片刻:“味道不错。”

我本已经脸红,现在瞬间心热,无比羞耻。

“给点回应?”他双手撑回我肩膀两旁,舌尖沾了下嘴角:“你也尝尝?”

“不要!”我把头往一边偏。

可惜已经晚了,他吻过来,把我剩下还没说完的话都彻底堵死在里面。

我尝到了,我自己的味道,愣着半晌做不出反应。

只听“咔嚓”一声,他皮带扣已经被他单手解开。

此时我早已经刹不住车,等不到泉水干涸,我将一只脚缩到他皮带处,顺着他裤链的形状来回。

陆擎苍吐了句脏话,抓起我的手就往他裤链处拉。

我配合地捏住他的裤链拉头,刚下滑到一半,楼下敲门声阵响。

盖过了外面的雷雨声。

我猛地想起养伤期间,等梁渊等到心冷,作妖把大门门锁换了。

所以,敲门的,极有可能是……

我体温骤降,后背生凉,急忙收回手,可是被陆擎苍抓了回去,把剩下一半裤链往下拉,直到尽头。

他凑到我耳畔,轻言:“怕什么,他应该还没见过你跟别的男人寻欢的样子,不如我们玩点更刺激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入瓮第022章 裤链下拉,直到尽头 第1章 养了五年的女儿居然是小三生的 第2章 婚姻败北 第3章 离婚 第4章 暧昧 第5章 素未蒙面的孩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