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柯林文学网!

首页 > 章节 >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金手指?牛逼啊

第六章:金手指?牛逼啊

小纠结呀 2021-06-11 00:13:45
瞧着这身子变化,季倾安一阵嗔目结舌,她揉着眼睛,有些敢我相信,怎么会这么牛逼?莫不是是那老头给她的金手指?她闭目,再一想,倘若有很多金子就好了。忽然,梳妆打扮台上平空会出现了一堆金灿灿的金元宝,在昏黄的房间内,看起来分外夺目。她伸出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因...
瞧着这身子变化,季倾安一阵瞠目结舌,她揉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怎么会这么牛逼?莫非是那老头给她的金手指?她凝神,再一想,若是有很多金子就好了。突然,梳妆台上凭空出现了一堆金灿灿的金元宝,在昏暗的房间内,显得格外炫目。她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因为怕是错觉,下手颇为狠厉,打的她自己半边脸发麻起来,留了五个手指印。她拿起一块金元宝,放嘴里咬了咬,硬的能把她牙磕掉。她一阵惊喜无法自已。woc,牛逼轰轰得很啊,这是要爽翻天啊。在现代都没感受到这种牛逼的存在,来这古代倒是体验到了,太开心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越想越激动,发展到张口大笑起来,这笑声在这宁静的后院,显得有些突兀和奇异。小玢站在门外,本静等着主子召唤。如今凭空听这笑声,她竟头皮发麻起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觉得小姐这笑声差点把她送上天去。想了许久,她还是伸手敲了敲门,“小姐,需要奴婢帮忙吗?”门外小玢清声音提醒,才将乐翻天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季倾安拉回神来。她连忙说着:“不用不用,我洗完了。”随后迅速将亵衣亵裤套上,却望着好几件衣衫发了呆,她该穿哪件?这古代人穿个衣服怎么这么麻烦?穿这么多?她瞧着摆放在面前的好几件不同薄厚的衣衫,愣神了。虽然她可以再度用金手指,但是她想了想不能让她丫鬟感受她的变化,毕竟这记忆中,原主是不会自己穿衣服的,平时连沐浴都是小玢伺候着沐浴,她自己独自沐浴已经有些变化了。她忙又大声呼唤道:“小玢,进来,伺候我穿衣。”小玢忙推门进来,又轻笑着打趣:“小姐还是和之前一样,如今会沐浴了,就是不会更衣。”说话间,一件一件拿起伺候着季倾安穿上,季倾安望着镜子中三层外三层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自己点点头:“果然这种复杂的活计,还是需要心灵手巧的小玢你来。”小玢闻言一阵轻笑,后院内一阵和谐。而此时丞相府当家主母张新春所住的春思院内,哭诉声响破天。季乐思自回来之后,便是哭哭啼啼的坐在一妇人身边,此妇人衣着艳丽华贵,穿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大红衣裙,发髻梳成一丝不苟的模样,盘起的发髻上插上了好几支名贵簪子。妆容浓厚,唇色殷红,上挑的丹凤眼中盛满了阴狠,细密柳叶眉也掩盖不住她的面容不善,全身上下虽华贵,却终是少了份贵气,多了分小家子气。此人便是季乐思的生母,张新春。季乐思环抱着张新春的衣袖,泪雨连连,一副受了好大委屈的模样,真叫人怜惜。“好端端的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谁欺负你了?”张新春一边替季乐思抹着眼泪,一边怒声询问。她的女儿在府内向来横着走,哪有人敢与之作对?而这次,不但有人作对了,还是骑到头上去了。她倒要看看,是哪个小贱蹄子不要命了?“娘,你可要替思儿做主,那季倾安实在欺人太甚,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不就是罚他跪了一下吗?她抢了我四殿下,我还不能发泄下了?她居然打我,还朝我扔炭火......”季乐思一直絮絮叨叨的嘀咕着,说着说着哭出声来,说话间,更是指着自己衣裳上面灼烧出的一个洞,“娘,你看。”张新春面色瞬间凝重许多,她眉头紧促,似在考量。“你往日也不是没有欺负过她,这次怎么会突然反抗?莫非是被压迫久了?”往日里她女儿欺负这季倾安之事,她也不是不知,只是往日都是逆来顺受,从不敢反抗,今日怎么突然转性了?身边一旁的老嬷嬷这时开口了:“夫人,我看是那大小姐以为自己勾搭上了四皇子殿下,便能有了靠山,所以不将二小姐与您放在眼里了,于是也敢反抗了。”这老嬷嬷是张新春的陪嫁丫鬟,陪在张新春身边许多年,当年之事她更是参与其中,冲当着谋划者与下手者的身份。季乐思这时眼泪已经收住,闻言更是点点头,以示赞同。“对,就是如此,她今日还与我强调嫡庶之分,说娘你是姨娘上位成为夫人,虽说是平妻,却还是要以嫡小姐为尊。”她明白自己娘亲最厌恶听到什么,于是她故意强调着。说起来,季倾安的改变,确实是在圣旨下达之后,莫非真的是以为自己翻身做主子了?因着季乐思的话语,张新春眉头蹙得愈发的紧,姨娘上位这件事,于她而言,就如哽在喉间的一根鱼刺。“看来,季倾安这贱丫头真是想翻身了。”说话间,她狠狠捶向桌面,彭的一声,狠厉感四溢,方馨啊方馨,你在时便被我压迫,如今你女儿,也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关于季倾安生母方氏的传言府内早已闭口不提,偶然间谈及也瞬间转换话题,然众人都有些心照不宣。方氏本是御史方家的嫡出大小姐,那一年方氏方馨与季何君互相看对了眼,丞相府老夫人与御史家老夫人对此一拍即合,次日丞相府便向御史家提了亲。本是一庄郎有情妾有意的美事,岂料婚事当晚,因着喝高了缘故,季何君竟将方馨闺中密友泸州知府张家庶女新春给轻薄了去,可怜方馨独守洞房整夜,次日便传来如此消息,心便凉了几分。丞相老夫人为了顾及相府颜面,只得令自己儿子将张新春引入门作为侧室,当年清国一片唏嘘,本是闺中密友,却最终同侍一夫。御史大夫与知府相差本是天差地别,两位本是亲密的人儿,终究因着男人而决裂,虽表面仍保持着相敬如宾,实则烂了个透。张新春本不被方馨置于眼底,而季何君本对张新春无其他心思,却不知为何在方馨怀孕期间却与张新春勾搭在了一起,这一起令方馨地位一落千丈,再无翻身机会。孕后,方馨生下季倾安,便再不顾相府琐事,一切掌权因此交与了张新春。季乐思出生那年,方馨被查出与小厮通奸,被季何君一纸休书加毒酒杀死。当年一事,说起二人皆有罪过,然这时代向来男尊女卑,倒是对季何君除了唏嘘一番再无其他。相府老夫人下令严令封锁此事,再有嚼舌根的主儿一律以三十大板处置,可见此事对相府的影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四殿下是我的 第三章:你胡说什么? 第四章:逆子,跪下 第五章:我要你死 第六章:金手指?牛逼啊 第七章:温情小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