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柯林文学网!

首页 > 章节 > 《曈楼魅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鬼楼3

第一章 鬼楼3

塞北的雨 2021-07-23 00:10:53
这头如瀑般的长发的女人。从她身在传来悠扬悦耳的乐曲声。  是天籁之声?但是地狱深处的镇魂曲?  也不是笛子,也不是萧,也不是唢呐,也不是琴;也不是号角也也不是笙,也不是管乐,也不是鼓;也不是胡、铃也也不是弦。也不是吉他,也不是锣拔,更也不是琵琶。  究竟是什么乐器,竟一阵悠扬的乐曲传到白方耳边,他猛然一惊:“我这是在哪里?”。...

曈楼魅影

推荐指数:10分

《曈楼魅影》在线阅读

  三

  十月,秋风已至,月夜正浓。

  一阵悠扬的乐曲传到白方耳边,他猛然一惊:“我这是在哪里?”

  环顾四周,只见脚下一条蜿蜒的小道崎岖通向远端尽头;道路两边种满了红色的花。片片鲜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了目光所及之处。远望去,就像是用血铺成的地毯将白方紧紧包裹。

  团团火红,滴滴鲜血;只见红花不见叶。

  这到底是哪里?

  远处,一个白色的背影出现在白方眼帘中。是个女人。一个有着婀娜的身姿,带着一头如瀑般的长发的女人。从她身处传来悠扬的乐曲声。

  是天籁之声?还是地狱深处的镇魂曲?

  不是笛子,不是萧,不是唢呐,不是琴;不是号角也不是笙,不是管乐,不是鼓;不是胡、铃也不是弦。不是吉他,不是锣拔,更不是琵琶。

  到底是什么乐器,竟然有如此美妙的声音?

  女人慢慢转过头,微笑地注视着白方。

  她的脸仍旧模糊不清,就像一团浓雾遮掩般的弥蒙。但白方能感觉到二十多年来每每出现在自己梦中的人就是她。

  此刻她的手上拿着一段森森白骨。声音就出自那里——一个由人大腿骨做成的哨。哨端的末头似乎还沾染着一丝鲜血,正一滴一滴地落下,与她脚下的鲜花融为一体。

  红花、鲜血、乐曲、女人组成一副奇妙诡异的画面。

  她是谁?

  白方觉得颈后寒意顿生,不觉间无助地惊叫出来。

  原来是个梦!

  这两天的紧张和疲惫让白方有些不堪重负。更重要的是好友战志强的行为让他愈发不解。曾经的他在白方的印象中是那么的洒脱、轻扬和玩世不恭。什么原因使他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难道那个地下室里真藏着什么奇怪的大秘密?又是什么秘密让战志强这样的经心?甚至连一个仅仅与他目的有关系的女孩也要追查到底?一想到成小华,白方的心房又被浓浓的情愫包裹,向涨潮的海水一样拍打着他。

  难道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吗?白方自己也说不明白,也许这还谈不上爱吧,只能算是依恋或是喜欢。

  白方猛然想起在在网上看过的一句名言: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

  昨日的情景再一次浮现上来……

  “你瞎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成小华的出现有些太过于突然。”战志强听了白方对成小华有些近似儿戏的论断不禁笑出声来。

  “吓了我一跳,我以为你说他不是人呢。”白方也如释重负地笑了。

  “不过我们真的需要了解她一下,最起码要知道一些基本情况。”战志强望着窗外沉沉的夜幕,似有所虑地说道。

  白方望着这个自己曾经无比熟悉如今确日渐疏远的朋友,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到底想做什么?她碍着你什么事了,真搞不明白。”

  “我想简单调查一下她。”

  “调查?怎么查?”

  “我想咱们酒店人事科一定有她的简历吧,虽然那里面的内容简单一些,但也够用了。”战志强的声音变得干巴巴的,像是干冷的冬天站在广袤无垠的原野里发出的一样,没有任何味道。声音透过星巴克敞开着的高大玄窗,穿透到阴暗的夜空中与清水河畔炫目的各色霓虹灯光交织在一起,相互缠绕、相溶,最后一同神秘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要去偷成小华的简历?”虽然以战志强的性格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但是突然间的出口,白方还是被吓了一跳。他沉默了几秒钟接着说道:“人事科和总经办紧挨着,你要是被发现了会被开除的,而且你感觉这样做合适嘛?”听是去调查成小华,白方心里虽然有些不愿意,不过并不想在战志强面前表现出来。

  “那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要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准确,她是不是真的和我一样有亲属和地下室有什么联系。”战志强带着坚定的目光沉着地说道。

  “我不去!”白方干脆地回绝道。如果是以前或换做其它人也许他不会拒绝,可是如今面对开始神秘起来的战志强,而调查的人又是成小华,白方一百二十个不乐意。

  战志强没有说话,他又点了一支烟,变得少有的严肃起来。慢慢地站起身望着外面,沉默良久才说:“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我有一个烈士舅舅。他一直都非常优秀,*时全校唯一没有下乡而被保送当兵的人。后来分配到市公安局工作。他和我妈的关系非常好,也非常喜欢我。他结婚晚,牺牲时才结婚二周。对于他的死因一直就是个谜,甚至连我家人都不知道。他没有儿女,作为外甥的我有义务对他的死负责,我一定要找出原因,搞明白那个可怕的地下室。无论是鬼是神我要去面对,去面对那个奇怪的秘密。”说到这儿,他看了一眼白方,继续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希望你可以帮我。放心,危险的事情我不会让你去的。但是成小华的情况一定要弄清楚,我感觉她也知道什么,甚至知道得更多。这些东西也许是至关重要的。”

  人活着不是就生存在一张巨大的关系网中吗?一个由亲情、友情、爱情所交织的大网中。也许你可以缺少其一甚至其二,但你不能全都没有。围绕着情字古今中外发生了多少催人泪下又寸断肝肠的故事?战志强为了给舅舅找出死因不是出于情字的纽带?白方又想起了这么多年来两人共同经历的风风雨雨,当年一同打架一同挨打的往事。一时间心头涌起一股难以抑制执气,这种对好友的执拗之气已经超过了刚刚萌生起的那种对成小华情感:“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去?大不了一块儿被开除。”

  金都海鲜大酒店一共四层,其中一楼只有海鲜池和供食客赏玩小憩的门厅,来人由咨客直接引到电梯或楼梯口带到楼上。真正的餐厅是从二楼大厅开始的。一楼门厅隔开的后面就是封闭的酒店管理层办公区,不过管理区与门厅虽然同在一楼,但必须由酒店的后门进入。这就要从后院大门通过保安室才能到人事科。白方和战志强把潜入时间定在了第二天下午三点。

  他们定这个时间是战志强的主意,因为酒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所以只有每天下午两点到四点半这段时间相对人少。这时候的管理区除了会计办公室外基本没人。而人事科的王主任每天只有上午才在办公室上班,下午她会兼职去会计那屋帮忙。所以只要不被保安发现就没有什么问题。至于人事科隔壁的总经办,战志强认为根本可以忽略不用考虑,因为总经理文梅一个星期难得来上二天班。副总和各层的楼面经理全天都在酒店各层忙活,每天和那些关系客户喝酒及及处理大量的问题及投诉就够他们受得了,根本没有时间回办公室。

  战志强让白方先去他刚刚分配到的工作地点:二楼吧台偷偷地拿了一份领酒水的单子,因为酒店刚开业,管理相对有些混乱,所以他们用这张单子轻松地骗过保安,进入酒店管理区,径直来到了人事科门外。上次报到的时候战志强就已经看过了,人事科的门是普通的木门,想必没人想到会有人来这屋偷东西,因为这屋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整个管理区内除了财务室是特制的防盗门外,其他屋都是这种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这也算是酒店管理屋的疏忽吧?战志强用一张IC卡就打开了门上的锁。

  白方站在总经办的门前,一边抽着烟一边给战志强放哨,不时地催促着他快一点。里面隐隐传来战志强气急败坏地叫喊声:“知道了,急什么。”他们俩当然不知道,总经理文梅此时刚刚跨过保安室的大门,向她的办公室走来。

  文梅也是不久前通过金都集团董事长招聘到酒店任总经理的。她的履历表上年龄写的是四十八岁,不过看上去她似乎应该更年轻一些,算是一个典型的“打工皇帝”,高级金领了。今天她是临时决定回酒店办公室取一份文件的。

  当白方发现文梅的时候,她已经拐过走廊的弯,远远地向他们走了过来。甚至没来得及通知战志强,他自己就被对方的视线捕捉了。其实如果仅仅是战志强一个人来,而且把人事科的门关上找的话,文梅根本不会发现他。

  他带白方来其实是有目的的,一是为了打消对方的疑虑以便巩固他们朋友的关系,二是想把白方也带进自己的游戏中,这对他们双方也许都是件好事,虽然现在还不能告诉白方。不过,战志强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人完全可以胜任的事情,由两人去办结果往往会更糟。

  “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文梅坐在自己办公室宽大的椅子上,目无表情地望着面前的白方和战志强。在她看来,他们根本就是乳臭未干的小孩子。

  白方低着头,也在偷偷打量着文梅:一个有着健硕身材的中年女人,高大而威严。“她不会是打篮球退役的吧?”白方偷偷地想。

  “我叫战志强,楼面部的。”战志强无所谓地回答道。

  “你呢?把头抬起来点。”文梅对白方说道。

  白方诺诺地抬起头,与文梅四目相对。

  “你叫什么名字?”文梅一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钢笔,一边问道。

  “白方!”

  “白方?你们去人事办公室干什么?”

  “找自己的档案,我们想看看学校给我们的评价。”战志强插嘴道。

  文梅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找到了吗?”

  “没呢,刚进去你就来了。”战志强总是一副不经心的态度。

  “好了,你们走吧。这件小事我不想再追究下去。如果下次我再发现你们私自闯入办公室的话我会严厉处罚的。”出乎俩人的意料,经过很简短的询问之后,文梅就做出了决定。接着她站起身,有些粗暴地将白方和战志强带了出去,根本没有再给他们解释或说话的余地。在走廊拐弯的时候,白方看到文梅去了人事科。

  想到这儿,白方从床上坐起,望着午夜沉静的夜空,点燃了支烟。幸亏文梅不拘小节且比较大度,否则让总经理抓到私自去人事科偷东西那还得了。他扫了一眼上铺熟睡着的战志强,然后下床穿鞋走了出去。

  他们住在酒店顶楼的员工宿舍,出门就是露天的天台。白方仰头看着脑袋顶上皎洁的月光,心里异常的喧嚣。晚上睡前,战志强对于文梅的出现,以至于没弄到成小华资料的事还是耿耿于怀,他甚至表示说想过几天再去一趟,不过在白方强烈的反对下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你敢不敢明天和我下一趟地下室,索性不找了,她爱是谁是谁。就是天皇老子我也得去?”战志强睡前偷偷地问白方。

  白方不安地看了看同宿舍的几个人,然后小声地说道:“你不要命了?”

  “哼,我才不信那个邪呢,而且我舅舅也说那个地下室奇怪。”他又恢复了那副无谓的样子,好像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可以满不在乎。

  “那你舅舅还不是死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调查一下较为稳妥。”

  “你不去算了,我明天自己去。”战志强转过了身,不再说话。

  白方想得有点头痛,他随手扔掉手中的烟蒂,准备回屋睡觉。他已经拿定主意明天无论如何要阻止战志强去地下室,实在不行就去文梅那里告他。反正他不能让他去冒险,无论这事是真是假。

  他相信无风不起浪的道理。

  就在白方转身回屋的瞬间,他站住了。

  因为他看到远处的楼顶上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一袭白衣,有着婀娜的身姿,如瀑般的长发的女人。她的手里拿着一段白色的骨哨,似乎还在滴着鲜血的骨哨。

  她在望着他。

  他在望着她。

  这还是梦吗?

  她到底是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一章 鬼楼2 第一章 鬼楼3 第二章 诅咒 第二章 诅咒2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