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柯林文学网!

首页 > 章节 > 《前世嫉恨今日情》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对于你,我势在必得

第6章 对于你,我势在必得

睡妮 2020-10-18
面前的一切都支离破碎出来。不知道是也不是因为冷风,夏以安的身子地缩了下,脑子里交闪出现在在精神病院的日子。不甘心,屈辱,夹杂着无尽的反胃,全数涌上心头。“呼--”耳边不知是不是因为冷风,夏以安的身子瑟缩了下,脑子里闪现出以前在精神病院的日子。。...

眼前的一切都支离破碎起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冷风,夏以安的身子瑟缩了下,脑子里闪现出以前在精神病院的日子。

不甘,屈辱,混杂着无尽的恶心,尽数涌上心头。

“呼--”

耳边的风猛地灌进她的耳朵,产生了短暂的耳鸣。

但下一刻,这种感觉戛然而止。

她的手腕处传来男人掌心的干燥与温热。

夏以安有些费力地抬头,迎上席鹰年如深渊般的眸子。

她勾了勾唇角,脸上的笑意越发妖冶。

她赢了。

席鹰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漠如斯的脸上依旧没有出现多余的神情。他救了夏以安的命,姿态却是极为随意。

“席先生,这是相信我的真心了?”

即使是面对再不堪的境地,她也能够笑的从容如胜利者般。

席鹰年一个用力将夏以安提起,她的身子轻巧地越过窗台。

夏以安顺势揽住席鹰年的脖子,歪着脑袋嘟着嘴巴:“席先生,不知道我现在够不够格做你的女人呢?”

她心里不是不忐忑。

这的手段可不是她能够应付的,她必须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你很有趣。”

席鹰年眯着眼睛看向夏以安,深沉的眼里有着暗流涌动。

“我很喜欢考验别人,不知道你能经得起我的多少考验?”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女人,他倒是想看看,她究竟能够忍到什么程度。

而她要做他女人的目的,他也好奇的很。

会不会,和夏家有着很深的联系?

夏以安暗暗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果然是只老狐狸。只是她现在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就不会再退缩。他席鹰年,未免太过小看她的决心!

“当然是全部了。”

她笑靥如花,柔软的身子向着席鹰年又贴近一分:“我可是很自信的呢。毕竟,席先生开始想念我的身体了不是吗?”

席鹰年眼眸猛地一暗,发狠地吻上女人的唇。

夏以安再次醒来时,席鹰年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她面前。

他宛如最高地位的独裁者,藐视地看着卑微如蝼蚁的她。

她攥紧拳头忍住,半直起身子,看着身着一身正装的男人。

“席先生,我的考验通过了吗?”

只要他点头,那么她所经历的,就不是白费的。

她受的所有苦痛,迟早让他们那群人加倍还回来!

尽管她掩饰地很好,席鹰年还是没有错过她掩盖在表面情绪之下的愤恨。

席鹰年缓慢弯下腰,和夏以安的目光平视:“为什么想做我的女人?”

这样不怕死的,非要达到目的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他抬手摩挲着夏以安的下巴,接着触碰上她的唇瓣。

“因为你是个很好的靠山。”

夏以安眯起眼睛,整张小脸魅惑至极。

“而我,恰好需要。所以,对于你,我势在必得。”

席鹰年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的眼里有着异样的光芒闪动。

许多年了,他不曾见过这样的女人。

“只要你通过我的考验。”

他薄唇勾起一个弧度:“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依旧是这句话。

夏以安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格外难缠。

她径直攥着他的手,扬起头,给他一个坚定的回答:“好。”

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够做到的事情。

“我很好奇你的目的。”

“我要让将我推入地狱的人,生不如死。”

她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她也从未想过对席鹰年说一句谎话,这个男人太过警觉,在他面前耍小聪明,无疑自寻死路,不如坦白一些。

席鹰年勾着嘴角:“你想要利用我?”

“各取所需。”

夏以安脸上忽地堆起笑容看着席鹰年,“你需要我,我需要你的权势地位做仰仗。很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席鹰年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想到如果昨晚不是他,会有着另一个男人将她占有,他的心里便涌现出少许恼怒。

随即他又自嘲地抛下这一想法。

不过是个玩物罢了。

夏以安再次抬头时,眼前多了一张银行卡。捏着它的主人高贵宛如神邸,低眸施舍地看着她。

“这是你辛苦一天的费用,去买两件像样的衣服。想做我的女人,在外面抛头露面时,不能丢脸。”

“谢谢,”夏以安毫不客气地接过,将卡在手里转了一圈,问道,“席先生这是在默认我成了你的女人了?”

“哦?”

席鹰年淡淡看着夏以安,忽然好奇她为什么得到了这个结论。

他不过是对她产生了一点兴趣,不想她穿着不合他品味的衣服影响他的心情。

毕竟,他也很久没有这样高的兴致了。既然她送上门,他也不会浪费。

夏以安明亮的眸子掺杂着笑意:“你说你不是慈善家。既然如此,便不会随意施舍。”

不等席鹰年说话,她已经径直开口:“定个协议吧,席先生。”

席鹰年打量着此刻有着灼灼目光的夏以安,唇角微微勾起:“看你表现。”

夏以安酒店出来时,已经接近日暮。

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感受着对于她来说,来之不易的生活。

和她隔着一条路的迈巴赫上,席鹰年单手搭着后座的车窗,双眸定定地看着沐浴在微醺日光里的女人。

司机在前面冷汗涔涔,方向盘都险些握不稳。

已经半个小时了,总裁却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不是一向惜时?

而且,对面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个女人?

女人?

意识到自己想法的司机吓了一大跳。

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入总裁的眼?

他顺着看过去,想要认清站在那女人的模样,后座便传来冷冷的声音:“开车。”

司机也顾不得那么多,飞快地踩下油门,车子向着公司的方向驶去。

夏以安倒是没注意到街边停着的车子,她沿着街道缓慢向回走。

已经是初春,空气里还夹杂着些许凉意。

来往的行人穿着厚重的呢子大衣,她却是裹着薄薄的风衣走的潇洒自在。

脑子里闪现的,是席鹰年昨夜的话语。

即使她一句也不愿意听,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她生过孩子,有过不堪。

这些全部都是那母女亲手给予!

她眼里闪过一抹锋利,接着挺直腰杆,坚定地向着前面走去。

A城最大的商场。

高楼矗立在城市的黄金地带,玻璃墙在黄昏下显得格外瑰丽。

夏以安没有犹豫,直接去了最高层。

席鹰年的意思她明白。他对任何东西都十分挑剔严苛,她作为他的女人,身上穿的衣服也不例外。

“夏以安!”

刚走了没几步,身后忽地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夏以安回过身,脸上的锋芒已经尽数收敛,只余淡淡夹杂着讽刺的笑容。

在看了来人一眼之后,她便不屑地挪开视线。

夏希爱踩着八厘米的尖细高跟鞋,气势冲冲地走到夏以安面前。

她穿着初春的套装,手里捏着同款式的小包,整个人时尚又高贵。

她怎么也没想到逛个商场也能够遇到夏以安。她好不容易才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没想到只过了五年,她就出来了!

不过让她稍稍觉得安慰的是,夏家根本不允许她踏进去半步。

她想着,心也就放宽了些,瞥了她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利用八厘米高跟鞋的优势和夏以安平视:“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感受如何?我想应该是非常愉快的吧?只可惜,夏家已经不接纳你,霍泽现在要娶的也是我。”

夏以安没应声,脸上的表情都未变。

她说的那两样,她不感兴趣。

夏希爱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时,更加得意:“你的日子不好过吧?蝼蚁的滋味如何?”

她呵呵地笑起来,满脸都是讽刺。

一字一句,都戳到了夏以安的心上。

“多亏你告诉我,我才能认清现在的生活。”

夏以安拉了下 身上的风衣,眯起眼和她对视,讽刺意味明显:“但你似乎忘记了,在你们的订婚宴上,霍泽似乎对我余情未了呢。怎么,我离开了五年,你还没牢牢抓住他的心?”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该是还债的时候了 第2章 夏以安,她怎么在这? 第3章 三个人的婚礼 第4章 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第5章 妖冶如曼陀罗的女人 第6章 对于你,我势在必得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