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柯林文学网!

首页 > 章节 > 《中毒——情数》在线阅读 > 正文 上

夜有微光 2020-11-22 22:07:16
:“再怎么着也得先来喝杯喜酒啊,咱俩什么关系?”  “哈哈哈!”剑神哈哈大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兄弟,够意思!什么时候,你和阿柔姑娘也让我去喝一杯啊?”  “啊?”我有些尬尴地看了看身边的阿柔,她是羞红着脸,微低着头。我急忙辨解道:“我和“嘿,木子,还真给老哥我捧场啊。你不是跟阿柔去那烟花烂漫的扬州过二人世界吗?”婚宴还没开始,剑神见我和阿柔来了,竟先来打了个招呼。我也笑了笑,说道:“再怎么着也得先来喝杯喜酒啊,咱俩什么关系?”。...

  封天剑神的婚宴是给全天下的人都发出过邀请的,人人都可以参加。封天剑神号称一剑封天,虽然还年轻,可已经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强者。这自然引来了五湖四海不少豪杰前来赴宴。幸亏我离得近,先占得了两个位置,不然看这架势,真直往那千号人的规模去,哪能让我挤进去?

  “嘿,木子,还真给老哥我捧场啊。你不是跟阿柔去那烟花烂漫的扬州过二人世界吗?”婚宴还没开始,剑神见我和阿柔来了,竟先来打了个招呼。我也笑了笑,说道:“再怎么着也得先来喝杯喜酒啊,咱俩什么关系?”

  “哈哈哈!”剑神大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兄弟,够意思!什么时候,你和阿柔姑娘也让我去喝一杯啊?”

  “啊?”我有些尴尬地看了看身边的阿柔,她也是羞红着脸,微低着头。我连忙分辩道:“我和阿柔还没......”

  “行了,江湖上谁不知道你们这对金童玉女?”剑神笑道,“到时可得给我留个位置,你在京城办个婚宴,指不定连京城都会万人空巷呢。”

  “哪有这么夸张?我可不是你。”我说。

  “呵呵,”剑神还想聊下去,却见他那佳人正在另一边向他挥手,只得向我们告罪一声,去了。

  “安宁姐好漂亮。”阿柔指了指她。真的,或许是因为这婚宴的缘故,安宁神采奕奕,笑颜唯美。她向来是不喜欢盛装打扮的,这次也没有因为婚宴而例外。那三千青丝简单束起,飘然垂下,柔和静默,好似与世无争。身上穿着一件素白长裙,素雅的花纹轻描淡写地勾勒起她的倩丽曲线。玉足也是踏着一双白靴,清新优雅,可真是罗袜生尘香冉冉,莲步凌波痕淡淡。安宁曾拜入过天山派,由是养成了这素白的着装习惯。虽然后来出师,跟剑神云游四海去了,但也没有改掉这习惯。今天见着,真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哪怕她并没有刻意去打扮,此时站在楼里,也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哎,你都看呆了!”阿柔娇嗔道。我这场反应过来,摸了摸她的手,说:“我在想,如果那里站着的是唐阿柔,又会是怎样的一副人间仙景。”

  阿柔轻捶了一下我的肩膀,啐了一句:“油嘴滑舌!”

  “哈哈,天下皆知嘛。”我笑了笑。看着那边剑神和安宁郎情妾意,我也情不自禁地吟道:“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又从哪里剽窃来的词句啊。”阿柔瞪了我一眼,但明显也被我刚才吟出来的词境吸引了过去。是啊,纵是名花仙草,争如这般多情,占得人世间的千娇百媚?

  婚宴开始了。剑神也就是包了这酒楼,坐了两百多人,便再也坐不下了。酒楼外的人们遗憾之余也是无奈,瞻仰了一下剑神风采和安宁气质后也就离开了。剑神和安宁姑娘向众人致谢后,便一桌一桌地去敬酒。我此番来,一是捧老朋友的场,二是为了这酒食,现在当然要大快朵颐一番。阿柔正望着远方发呆,哈,也是在想自己到时会是怎样仙景吧。

  嗯?这酒不对!

  我运起真气,却为时已晚。我感到体内数股暗流沸腾了起来。而这时,身边也传来了一阵阵的扑通声,明白不只是自己这杯酒有问题。我身旁的阿柔也已趴倒在桌上,昏迷不醒。我最终还是感到了一阵头晕目眩,身体不受控制地软倒在地上。

  凭着唐门弟子对毒的理解,我也算是撑得久了。在我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我听到有人喊道:“全杀了!”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睡了过去。

  我闻到一股很重的血腥味,猛地一激灵,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实在是震撼——血,都是血,满地嫣红。我立刻爬了起来,看了看阿柔,还好,没死,脉象平稳。可地上横着竖着躺着的这些人,一眼望去便知生机全无。杀手的手法干净利落,全选在要害处,一击毙命,毫不留情。我不可抑制地感到了恐惧,是谁这么大手笔,设计杀害如此多的英雄豪杰?而且,单单留下我和阿柔,不是想把矛头引向唐门吗?唐门以暗器和毒著称,如此情景,如何能不联想到唐门?

  还有,封天剑神呢?

  我慌张地四处看了看,却见一人从血泊里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不正是剑神吗?我心中稍有宽慰,喊了一声:“老哥!”便想跑过去。孰料双腿一软,又摔倒在地。

  “木子?怎么......回事?”剑神喘着粗气。他望着倒在自己身旁的安宁,不由得大惊,连忙伏下身抱起她来:“安宁!安宁!哦,还好,没事。”

  我依旧是全身乏力,只好在原地坐下来休息。剑神环顾了一下四周,喃喃道:“都,都死了?”

  “是谁?”剑神大怒,在他的婚宴上做这种事,绝不能饶恕。

  我点了一指血液放到鼻尖闻了闻,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这,这是,......“这是夕阳!”我喊了出声。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我在唐门后山上见到的人,他好像也是药堂的一位长老,但我对他并不怎么了解。我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有一次回后山药堂找阿柔时,偶然看到他正坐在后山一处偏僻的石壁下,夕阳掠过他看似老朽的身体,拉出一道长长的黑影。他并没有注意到我,只是偷偷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本旧书来看。他看得很认真,似乎并没有发现我,或是觉得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唐门弟子性情古怪者不少,也不多他一个。他,究竟在看什么呢?

  “什么夕阳?”剑神问道。

  我回过神来,答道:“这是唐门的秘传之毒,意指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是一种相当厉害的迷药。我也只是在药堂检验药物的时候闻过两次掺有这种毒的血液。”我说着,一边看着剑神的脸色。果然,他一听了我的话,脸色立即就变了。

  “木子。”

  “嗯。”

  “我相信你,我当你是朋友,但我必须去唐门问个究竟。”

  我只得点头。

  剑神还要等待安宁醒转。阿柔是一代毒姬,对毒物的抗性也强,很快就醒了过来。我向剑神告罪一声,带着阿柔先往唐门赶。只是才一天,这事就已经传出去了。我们很快就被截住了。

  “诸位好汉有何见教?”我向他们抱拳。

  “唐子木,不用装了,我们是要将你们这凶手拿下带去唐门问罪的!”

  “请听我解释......”

  还没等我说完,就被人打断了:“解释什么?唐子木,不用惺惺作态了,我只知道,我们青城山的人,被你唐门杀害了!”

  “还有我们崆峒派!”

  “泰州派!”

  ......

  他们放口大骂,磨拳擦掌,根本不给我插嘴的机会。估计是骂够了,擦亮刀枪就冲了过来。我不免火起,喝道:“既然如此,也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他们根本不理会我说什么,我也不想再忍了,往怀里一摸,猛地向前挥出,无数枚飞刀呈扇形飞了出去,正是我自创的光影五式之一的光风霁月。对方估计是当成了一般的暗器漫射,哪晓得其中玄妙之处?皆中刀倒地,痛苦呻吟。我可还没有要他们性命呢。远处还有不少人冲来,我也不想再纠缠。想着唐门可能正处于险境,我一手搂住阿柔的纤纤细腰,另一只手从怀里腰间摸出暗器伤敌,脚踏浮光掠影步冲出了人群往唐家堡赶去。

  一路上我也遇到不少往唐家堡赶去的人。我心里不禁有些发寒,这肯定是针对唐门的阴谋,要不然怎么会传得这么快?我不敢怠慢,功力全开,只两日,便来到了唐家堡。山脚下已经打起来了,死伤无数。除了这正在攻打唐家堡的人,还有不少正从四面八方赶到的人,真是愈演愈烈。我不禁大怒——任是谁碰到这种事都得愤怒。这群家伙如此浑水摸鱼,真是不识好歹。我松开阿柔的手,几步杀入战场,双臂穿花,挥出无数暗器。我这次是下了狠手,中者必死。我们唐门虽然遗世独立,不与其他门派争斗,但也不是好欺负的。唐门弟子是最擅长混战的,而我敢说我绝对是个中翘楚。凭着攻防一体的绝技“和光同尘”,我与那漫天飞舞的暗器剑气似化作一个整体,更增了我这一下的威势。阿柔跟在我的身后,玉手纷飞,在不远处爆出阵阵毒雾。毒姬唐阿柔,又岂是好惹?受到我们的强势冲击,这些人顿时作鸟兽散。我也懒得去追杀这群无耻的家伙,直接上山找门主去了。

  当我走到门主的房间时,门主正拿着一幅卷轴看,眉头皱得紧紧的。见了我进来,他叹了口气,放下卷轴,说道:“木子,到底发生何事?”

  我将事情始末说了,他沉默良久,说道:“封天剑神天下无敌,但不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此番一定会被他们当枪使。”

  “嗯......”我没有说话,我知道我那位剑神朋友就是这种性格。说他飘逸洒脱也好,天真幼稚也好,他再怎么不爽也得认。只是他实力高强,又是闲云野鹤一只,天下第一人这一招牌又打出去了,自然会引起各大门派争相与之交好。不像我们唐门,虽然也是与世无争,但毕竟占住了巴蜀胜地,资源丰厚;我们的机关和药物又抢了一大片的市场,说到底还是会跟其他帮派有竞争关系的。比如跟我们一同在巴蜀这一带的蜀山,又比如同样以毒闻名的五毒。

  “能推断出是谁下的毒吗?”

  “八成是出了内鬼。”我说。然后,我又想起那道在夕阳下拉得修长的身影。

  门主听了,看了看我身后的阿柔,我连忙摆手,道:“阿柔绝对不是!她一直跟我一起的!”阿柔也轻抿着嘴,紧紧地抱住了我的手臂。

  “小柔在毒上天赋奇佳,我当年将你招入外门,也真没有看走眼。”门主说,“夕阳怕是制得出来。”

  我还想为阿柔辩解,却听见外面有人来报:“门主!封天剑神带着各帮派来到山下了!”

  门主脸色一沉,嘴角挂着冷笑:“靠山终于来了吗?”

  他说完便要出房间。我心里还隐隐有些忧虑,连忙出声问道:“门主,后山不用去看看吗?”

  “不用,你们也跟我来吧。”门主淡淡地说,同时走出了房门。我和阿柔对视了一眼,都看出来对方眼里的不安。但也跟着出去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