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柯林文学网!

首页 > 章节 > 《中毒——情数》在线阅读 > 正文 下

夜有微光 2020-11-22
神的实力,另另一方面轻蔑跟这个天真的很幼稚不上道的更年轻人为伴。门主还可够损的,把剑神单独的摘出,实则完全符合他们心意,实际上是营造出了一个鹤立鸡群的境界。  剑神自然而然也没什么感觉,但那些火气很冲的一门之主就都忍跳出了:“你别装模作样的,唐老鬼,昨日“各位豪杰齐齐前来拜访我唐家堡,不知有何贵干?”门主出来向众人作了个揖,又单独向剑神作了个揖。众门派领头的人不由得脸色一变。呵呵,我倒是看出他们的心态。一方面敬畏剑神的实力,另一方面不屑跟这个天真幼稚不上道的年轻人为伍。门主还真够损的,把剑神单独摘出来,看似符合他们心意,其实是营造了一个鹤立鸡群的境界。。...

  山下吵吵闹闹的,如果不是有我唐门诸葛弩阵守着,他们早就冲上来了。也有不怕诸葛弩的,封天剑神就拄剑站在弩阵前,身旁靠着他的爱侣安宁。众门派本想狐假虎威重上山的,奈何剑神定要灯门主出来。这帮混蛋,就会小题大做借题发挥,还有什么能耐?

  “各位豪杰齐齐前来拜访我唐家堡,不知有何贵干?”门主出来向众人作了个揖,又单独向剑神作了个揖。众门派领头的人不由得脸色一变。呵呵,我倒是看出他们的心态。一方面敬畏剑神的实力,另一方面不屑跟这个天真幼稚不上道的年轻人为伍。门主还真够损的,把剑神单独摘出来,看似符合他们心意,其实是营造了一个鹤立鸡群的境界。

  剑神自然没有什么感觉,但那些火气很冲的一门之主就忍不住跳出来了:“你别装模作样的,唐老鬼,今日我们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剑神点了点头,喝道:“请问在我婚宴上下毒的凶手是谁?”

  门主拱手道:“是我们唐门出了内鬼,我正要去查,请剑神稍等。”

  哪有人去查?我知道门主在说废话,因为就算真有人去查,那些狗门派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松口。看起来剑神一开始是相信门主的话的,但紧接着我看到他脸色波动了一下,知有人在传音入密。剑神从来藏不住情绪的。而此时,下面已有人叫道:“莫非你要我们就在这里等?”

  “不敢,各位掌门还请到唐家堡前厅一叙。”

  叙叙叙,叙你个头啊!你想我们自投罗网吗?我看到下面那些人变换的神色,猜到他们肯定很恼火门主的答复。于是又有人跳了出来,叫道:“不要拖延时间了,是真有内鬼还是早有预谋,想通过这次婚宴将江湖高手一网打尽,只凭你唐门一面之辞,如何能判断出来呢?”

  “不如,就让我们进去亲自查一查,也好平复人心。”

  图穷,匕现。我轻眯着眼,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唐门能制出夕阳之毒的不过五人,其中四人正在后山静修,先让我们自己查一查,也不会浪费各位太多时间的吧?还有一人,则是我身边的阿柔,她一直跟在我身边,这一点,剑神是可以作证的。”

  我对上剑神的双眼,他跟我凝视良久,说道:“我相信你,但你知道,我从那天开始,一直都很生气。”

  “我还是想现在去查看一下!”剑神剑眉倒竖,向前踏出一步,却如御剑飞仙一般,落到我们身前。顿时,凛冽的剑气切割着我们身前的空气。我挡在他身前,为门主和阿柔抵御剑气。剑神看了看我,说:“你要挡我?”

  “这里是唐门。”我说。

  “我懂了。”他却像松了口气,一把提起他的封天神剑,握在腰间,脚下一动,又退开了十步。他说:“我让你十步。”

  下面的人早已经箭拔弩张起来。我深吸一口气,双手从怀里各取出一枚飞刀。他笑了笑:“神幽双刃?”

  “正是。”我说。这两枚飞刀是我花了十几年时间用精血祭炼出来的,专门为我最强的两个暗器手法准备的神兵。右手那枚泛着耀眼白光,名曰神光;左手那枚闪着若隐若现的紫光,名曰幽光。此时浸在我的真气中,如鱼得水。

  “小心了,我要出手了!”他喝道。

  “嗯!”

  他拔剑出鞘,我一时间汗毛炸起,右手一挥,神光划着夺目的光芒飞去,仿佛周围的光线都被它吸收掉了,黯淡无光。这是我所有暗器手法中最刚硬的暗夜流光。剑光和神光轰在一起,似乎天地都为之一震。而下一刻,所有人都动了起来。阿柔和安宁在我和剑神不远处斗了起来,不过很明显都留了力。下面就真的是炸开窝了。各大掌门齐齐从阵中飞出,直向诸葛弩阵。他们是少数可以凭一己之力抵挡诸葛弩的攒射的,当然要先破掉这一阵。门主也在此时腾空而起,双手一挥,便是唐门绝学“漫天花雨”,无数枚暗器向众掌门打去。这还不过瘾,他还从怀里掏出机关堂秘制的孔雀翎,触发机栝,168枚效果各异的飞针喷涌而出,把对方全部笼罩下来。那些掌门自然不敢怠慢,纷纷使出绝活来抵挡,却让诸葛弩阵钻了空子,对着下方人群一通乱射。这一轮下来,对面死伤至少过四分之一。唐家堡号称终极堡垒,防御能力又岂是易与?

  我也顶多看到这儿了。我和天下第一剑的战斗才刚刚开始。用暗夜流光挡了他的拔剑一击后,我的右手便如折翼一般狂舞,飞针、飞刀、飞镖、蒺藜、铁砂......各式各样的暗器从各个角度向他飞去,可被他尽数挑飞。他一步一步,慢慢地朝我走来,我所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我再也支持不住了,脚踏浮光掠影退了开来,避着他的剑光。他见我起步,也御剑而起,如蛟龙出海般,唯美而强大。我咬了咬牙,真气一震,将被挑飞的暗器收回,用暗器使出彭门的五虎断门刀。他却长剑一挑,划过一道绝美的剑芒,将暗器一一破去。是天山派的夜落星河剑,本应被变化多端的五虎断门刀克制的。

  我见他向我摇了摇头,明白他是让我不要用他门武功。我想起多年前,第一次与剑神相遇,彼时他虽未被封天下第一,但也已誉满天下。他与我是不打不相识,我自然是败了的。但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木子的手,天下无双。

  真的是天下无双吗?这句话,门主也说过,可我一直不自信。后来剑神成了我的好友,我们也经常的切磋。这世上的剑法,似乎没有他不精的。天山派夜落星河剑、哀劳山十分不舍剑、青风堂疾风八卦剑......我跟着他,也学了不少东西。只是,他用夜落星河剑,我想用五虎断门刀克他,却被反破;他用十分不舍剑,我想用夸父追日剑克他,谁知又被他反破。真是承了这夕阳毒的情,我能与他来一场真正的对决,我才能明白,我之前有多么的愚蠢。这么多的武学夹杂在一起,给我喂了下去,我定是中了它们的混毒。

  只是,唐门弟子从来单挑就不算强,毕竟暗器是一种远程的攻击手段,要想压制对手并不容易。我也是一直用着其他门派的绝学,以暗器辅佐来战斗的。可是眼下,我已是被全面压制。我能清楚的感觉得到,我的落败就在几招之后。

  真的天下无双,又怎会如此?我无比失望和绝望,我一旦败退,门主又被那些掌门牵制住,唐门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挡剑神进山的步伐了。巍巍唐门,就要在今天,被那么多帮派,以这么无理的方式屈辱吗?

  我能看到,连剑神都在微微的摇头。他也是失望吗?是啊,我这么一个家伙,怎么就能成为剑神的朋友呢?

  我心里发狠了,反正都是如此境地,也由得我发泄一番吧。我收起其他招式,双手左右开弓,暗器马力全开。我讶然发现,剑神竟因为我这一波攻势冲退了几分。我暗器挥得更坚决了,“画地为牢”、“折羽飞燕”、“九星连珠”......剑神的剑光竟因此凌乱了几分。我更加的得势不饶人,一个错步从数道剑光中钻了出来,身子便在空中旋转起来,无数暗器甩了出去,宛如一朵舞动的死亡莲华。这正是唐门最顶尖的暗器手法之一,春暖花开。

  剑神被狠狠地压制住了。但我知道,此时言胜还为时过早。只见他当空划出一个十字剑气,竟将暗器暂时的阻开,然后把封天神剑收回了剑鞘中。我感到整个世界都在他这一动作下慢了半拍。要决胜负了!

  正是剑神的成名剑技,封天一剑。我感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了。我连忙在春暖花开中打出一道暗夜流光,神光与那封天剑气撞在一起,却在瞬间被推移了回来。我隔开打了几段真气,但依旧挽不回颓势,只是减缓了几分罢了。

  但也够了。只见一道暗光划过,剑神的封天剑被硬生生碰飞了出去。他也因此受到反噬,咳出了一口血,震惊可又满意地看着被我招回我手里的幽光。

  “微光一道横天际,长夜依稀渐次消。这就是,斜光破晓?”他擦了擦唇角的血渍,喃喃道。他虽然仍伫立着,可我能感受到他内伤之重。

  更重要的是,我根本没想到,我真的能击败他。

  “大哥......”

  “呵呵......你小子,终于还是开窍了......就你这双手,哪里用得着盗用他门武技呢?”剑神笑了笑,“终于能跟你真真正正战上一场了,真的,好爽。”

  我默然无言。周围的战斗也停止了,众人都吃惊地看着我们。因为,那个天下第一剑,竟然败了!

  安宁扶起剑神,剑神对我笑了笑,说:“本来是有点不爽有人在我的婚宴里搞事,可我又真的不想进你的唐门。现在好了,打完一场,气就消了。”

  他环顾四周,看着那些掌门,微嘲地说道:“你们还真以为我傻?”

  剑神是不是真的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唐门的危机还没消除。就在剑神横眉冷对众掌门,看着他们灰溜溜地离开时,后山突然传来一阵机栝声。机栝声尚此起彼伏,一道黄烟却又冲天而起,将整片后山笼罩住。我想起了夕阳,这已经不是单单“夕阳”一个意象了,而是整个“黄昏”的境界。门主轻眯双眼,气力已是有些不足。他狠狠地看着下方的人群:“竟然有人能逼到老毒物拼命,你们也真是好手段啊。”

  老毒物?他们似乎想起来什么,脸色苍白,连连摆手解释。我心知情况紧急,也懒得跟他们扯皮了,迈开浮光掠影步就要赶去。剑神挣扎着起身,也想跟来,阿柔连忙阻止道:“大哥,有我和木子就够了!”说罢,也跟了上来。

  一路赶去,路上已经有不少被暗器射死的人,也有不少壮烈牺牲的唐门弟子。我阴着脸向山上赶,终于看到了战场中心。那边是八个见不得人的蒙面汉,而唐门弟子中却只剩下一人了。可能其他实力稍逊的弟子已经在他的指挥下撤到安全地带了。

  他就是那位古怪的老者。

  那八人非常狼狈,可老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其中七人见我过来,扬手便是一片黑雾。原来是五毒教的人。我右手一划,洒出一道光风霁月。那毒雾里的蛊虫被炸了开来,纷纷认贼作父向七个蒙面汉飞去。很多武者都只是钻研对方的弱点和发扬自己的优点,哪有认真考虑过自己的绝学应该怎么对付,这七人竟死在自己的招式下。

  跟老人对峙的那个蒙面汉很是一惊,退开好几步。老人已经很虚弱了,无法追击。然手指一捻,却是一缕青烟缠过去,环绕在对方身边。那人一边用真气抵挡着,一边开口说道:“木子,我还真是小看你了。看那道偏移的剑芒,剑神是败了的吧?”

  他的声音很沙哑,我听了却猛地一震,这不就是那天喊“全杀了”的人吗?

  “幸好我准备地够完美。”他又说。

  我心中一惊,感觉到身后一声异动,一道紫烟已在老人身上炸开。老人终于伏倒在地,昏黄的眼里却泛着解脱、嘲讽和怜悯的光芒。我无比震惊,转身看向阿柔,而阿柔手中的一柄短刃,刺进了我的心脏。

  我看着她的娇颜,那熟悉的面孔,那强行覆盖上冷漠的表情。我心中无比冰冷。我尽力压住伤势,却依旧忍不住将她搂入怀中。

  “何必呢?”她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没有回答她,我闻着她的发香,问道:“那天,是你下的毒吗?”

  她沉默了片刻,答道:“不是我下的,但是我研制出来泄露出去的。”

  “为什么?”

  “因为我比你们更早遇到她,给了她第二次生命。”那人得意地笑道。“所以她要帮我取得《唐门毒经》。”

  “是这样吗?”我问。

  “对,就是这样!”她的声音发狠。

  我笑了,说:“我不信。”

  “你,你为什么不信?”阿柔声音里的颤抖更明显了。

  “呵呵,你我早已中了彼此的毒了。”我已经压不住伤势了,意识已开始模糊,可我仍强迫着我笑。

  “唐门木子,也不过如此嘛。”那人大笑,却又咳出几口血。他恨恨地看着地上的老人,说道:“老毒物,我对你实在佩服得紧。可惜,到最后,赢的人还是我。我翻来覆去也只找到《毒经》的上篇,下篇是在你身上吧?呵呵,不要怪我侮辱你的尸体啊。”

  “呵呵。”老人在紫烟的熏染下,已是奄奄一息。“你没有机会。”

  那人大笑:“我会没有机会?”可他话语还未尽,从侧翼里便是一道暗光飞过。他慌忙躲开,还是被刺穿了右胸。这是我的斜光破晓,这么隐秘,也被他躲开了。我知道,这是我重伤将死,未能把幽光催动到机制。然而我的手刚落下,阿柔的手却又鬼使神差地抬了起来,飞出一枚毒镖,正中那人的心脏。

  阿柔的身体明显颤了颤,或许她也想不到为什么会跟着我出手。她反应过来,惊呼出声:“教主!”

  我又笑了,笑得无比开心。“现在,他死了,我也要死了。老前辈,我们对不起,可错已铸成,也要去了。你,就活着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向老者表达歉意。然而看他的目光,似乎早已洞穿了一切,向我微微笑着。

  “我也活不了的。”阿柔没有看到我跟老人的眼神交流,只是紧紧地依靠在我身上。她的语气很是苦涩。我轻轻捏了下她的腰,说:

  “呵呵,你可别忘了,木子的手,天下无双。”

  “......我原本以为他只是临去前调戏一下我,让我放松下来。没想到,我的真气在他手中却变成了他的暗器,一举冲破了我体内的毒蛊。毒老也不知为何,把《毒经》的下篇交到我手上,要我保管好它。”阿柔静静地跪在门主身前,“我明明,明明背叛了宗门啊。”

  她说着说着,竟慢慢泣不成声。门主看着她的眼睛,问她:“既然你认为自己是背叛了宗门,那你为何又回来呢?”

  阿柔抿了抿嘴,想起唐子木临死前伏在她身上,那安详的面容,幽幽地说道:“可能,可能,我和木子,早已中了彼此的毒吧。”

  她抬起头,说:“门主,明年,能不能,请您来主持我和木子的婚礼?”

  “......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