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架空

更新时间:2021-02-23 04:17:09

飘雪夜以起你的暖 连载中

飘雪夜以起你的暖

编辑:辞旧迎新作者:冠群分类:历史架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想他老人家能明白有很多明白他的事,会很高兴吧。 飘雪夜以起你的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爷爷是一个医生,八十一年的生命历程,精彩的像一本书,跌宕起伏而又归于幸福,不是每一本小说都能有这么和缓的结局。八十一年前的某个他老人家也记不清的日子,爷爷来到了这个世界,至于身份证号码,那是他老人家心情好给自己决定的,他每每谈起自己的出身,都有很莫名的自豪感。黎家在太爷爷那辈在地方一隅堪比庞然大物,家里是有庄园这种听起来很高端的东西,那时候太爷爷生意做得很大,只是听爷爷炫耀从家这头骑马绕一圈就得一炷香。老人家的描绘让我出生就宅男眼界,**丝内涵的人完全用记忆力勾勒不出来他老人家的生活环境。。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毕业了后,我苦苦挣扎了小半年终于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当时学校所在的城市的市联运宣传办公室主任,看上了我,明白告诉我只要你坚持两年基层,我保证把你留到我的位置,我这也是快退了,你留下来,别的什么大话我不敢说,车和房完全可以解决。但是我还是走了,因为我接到爷爷的消息,他得癌症了。

      一六年一月十二日

      太爷爷开始是货郎,西北的地方交通本就不便利,南来北往的人捎带东西就捎带在太爷爷的驴车里,在扔一点山果野杏,小米鸡蛋什么的一点就当酬劳了。爷爷总说太爷爷是个很厉害的人物,那会人都笨,很多供养不起念书也不爱念书的人们爱种田,闲汉有很多但都不愿意出门跑生意。我很好奇的追问了好久,才搞明白爷爷现在还能有回忆的那个年代大概小日本已经快败了。贫穷的山沟,跑山的货郎,太爷爷从货郎开始盯上了牛羊的皮子,最后成为了一大牛羊皮贩子,最后在爷爷大概小学时期,家里便已经是一方财主。

      我回来了,人这辈子不舍就不会得。静静的陪着他,听他诉说他有多想我,夜里想我想的哭醒,我的没心没肺是出了名了,我很难体会这么深刻的思念,即便是我的初恋撒手的时候,我也只是心痛的无法呼吸而已。爱这种东西一旦倾泻毫无保留,就会让承受的人幸福到惶恐,你不知道哪一刻就会失去,而失去之后你是什么样子,不愿意去想,因为怂。

      我觉得是爷爷傲骄的,年少的我想不明白请你去当官是个什么概念?公务员考试屡屡考不中的我,混迹在茫茫人海,溅不出一点浪花,怎么可能想象出巨浪的样子。或许多请几次爷爷就去了?爷爷是抹不开面子吧。我质问爷爷那时候你要是去当官,到了现在你吹口气我这不都吃喝不愁么?爷爷瘪着嘴看着我说道,哎,看你这出息!爷爷说幸亏当时没去当官,不然后来命都没了。我懵然不明,那个年代的官是官,这个年代的官是管。但无论哪个年代都有所谓的站队,所谓的派系,爷爷说自己没有那个心思玩弄那些东西,那些人物都是七窍玲珑心,像是比干,猴精猴精的……于是我缠着他给我讲了比干是谁,他说是个大臣,猴精猴精的精明死了,说着还做了个大擒拿手的样子,于是我看了一本叫做封神演义的破书,看完了想起了他那句猴精猴精的精明死了。原来当官有时候好人比坏人死的还快啊。

      我从来不觉得哭有什么错,但是那天我一直哭不出,进到房间里没人的时候我,才哭的出来,眼睛疼,喉咙疼,撕心裂肺的哭。事办的很大,很大,送他一程。他老人家特别喜欢自己的名声,声名远扬的他招来了我们地方几十年来第一次过白事这么多人的排场。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家族除了我的爷爷还有那么多亲戚,那么多亲戚却没有几个相熟的,从外地开车,坐火车,坐飞机回来的亲戚们热热闹闹的送走了爷爷,将他埋在那个向阳的坟地。在第二天就又消失无踪了,除了一张完事后的全家福,一群陌生的脸,和一堆热闹的笑。

      就在那一天,激愤的众人要爷爷磕头,磕到死,要赎罪,要讲出自己的罪然后去死。当时的市长还派助理还亲自过来看了现场,看到爷爷,市长助理淡淡的说胡闹,他是少数民族,回族,斗不到他。然后看了看就挥手走了。后来才知道,当初那个被一根葱拉回来命的人就是那个淡淡一挥手的市长助理,爷爷被释放了,整个人都虚脱了,小时候就念着真主慈铭,但从没放在心上一心想为革命出力,临到头救了自己的尽然是自己少数民族的身份。奶奶告诉我爷爷哭的很长,很长。哭的整个人以后都胆小了。爷爷斥责了奶奶不尊重历史,不尊重历史人物,并告诉我没文化的人都瞎说话,没记性。依着我的判断,还是写出来让更多的人判断这事的真实性,历史总是有批判性。

      可怜他兄弟,我的爷爷被翻出了当初当过国民党的队伍,虽然没拿过枪,但是也是为国民党服务过,还有曾经因药材公司账目的历史遗留问题。白天红卫兵们过来砸东西吐脸,下午就扔砖砸玻璃,又过一段时间,爷爷被直接拿下,脖子上挂着白色的牌子,写着什么残渣败类之类的标语,头上戴着几十斤的铁帽子,不准低头,低头就是认了,认罪了就得伏法。爷爷讲述这些的时候,眼神里还有浓浓的心惊,那短短几天就让他消瘦十几斤,而他的背从那天开始慢慢地弯着,最后成了一道残月。

      到了共产党的怀抱,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共产党领导很热情的接见了他们,然后了解了他们的意愿,然后安置了他们的住处,然后就继续打仗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那个隔了几百里的小镇,我不了解他们一群学生是怎么度过那些年的,爷爷每每说起也只是避过,不愿提起。那段日子我一点了解不到。也许爷爷将自己的精彩告诉我,和我一起笑,一起闹,却没有告诉我他的那些苦难,那些日子背井离乡投奔革命被闲置的心情。

      骄傲的爷爷做了一个医生,一个当时被称作无证无师无毕业学校的“赤脚大夫”,瞧着病看着医书,学着辨认药材,在这种不怕医死人,人不怕被医死的大环境里,转职成为了一个名叫黎大夫的神奇医生,众人皆称神医。最经典的案例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病,也不知道什么人,甚至不知道怎么躺倒地上的年轻人躺在市政府地上。我实在不好意思提起这段,因为我本人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太传奇了,老人的叙述色彩很浓,但是多方求证还真有这事,甚至还找到这偏方,所以我还是决定写进这篇我对爷爷思念的文章里。那个年轻人就躺在那里,爷爷刚走进两步,就有人喊黎大夫来了,快都让开。顺顺利利的走进去看到昏迷的人,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热闹。爷爷想了想就问旁边门房要一根洗干净的葱。据爷爷回忆,那个傻乎乎的账房居然还顺手拿了一小碗自己调的酱,和半块馒头,问他够么,不够他再去拿。爷爷像是一个得胜的将军笑骂的让那个人滚求远(大意就是****滚远点吧),这是治病的偏方要葱,要酱和馒头做什么!

      嗯,癌症就是癌症,不过还没到晚期,爷爷就撑不住了,他是自己把自己送走的!奶奶说是真主带走了他去享福或是受罚,不过应该是享福,毕竟他是医生,救了好多人。他太懂了,他是个医生,就算是自学成才,可是他学了一辈子的医,一直没有停过,他懂自己的病症,他吩咐别人拿给他拍的片子和诊断证明。医生不解释,我们都看不懂的东西,他扫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做检查那一天,他急的哭了,他说你们不要骗我,这病要治就得动刀我的年龄,动刀就是要命啊。好说歹说才让他明白只是做做胸透什么的看看情况。

      那时候的医生是很少的,少到什么程度呢?感冒还是会死人的!对于一个郁郁终日的男人,读书识字或许是他接触外界唯一的途径,安全不会被刺伤。这一学就是两到三年,具体几年爷爷也回忆不清了,他很迷糊的搔头皮,只是说自己那会自学了好久,但是他却清清楚楚的记得那是十一月份的一个早上,公司来人告诉他,他是无罪的,被平反了!!!爷爷那时候的心情怎么样的我也说不清楚,但是爷爷告诉我官场太乱,心里既然可以沉在书里就没必要再去受那个侮辱,全国刮起的廉政之风吹痛了他老人家的神经,所以他拒绝入仕。那时候要开始建立政府领导班子了,在他们那一辈最后混下来的最惨的也是部级,那个年代,他拒绝了。

      二零一六年的第一天,正所谓元旦佳节之际,我爷爷静静的离开了人世间。安详的样子没有受身体上诸多癌症的折磨,就如同平时睡去,长长地睡去~

      有了宗教宁静心灵的他,每天干着救死扶伤的活,中间有过做生意的念头,结果赔的一塌糊涂,于是放弃了转行可以说而立之后变是一辈子的医生了。我从小在他身边玩闹,拿着他给我的零花钱一起骗父亲母亲。为了教育小孩,把男孩子穷养贯彻落实下去,我在爷爷跟前只能游击似的拿钱,藏钱。他老人家安抚着父母敏感的神经,一边悄悄开闸放水,让我滋润一时。我一直觉得如果没爷爷的支持,以父亲母亲的培养方式,或许上了初中的我都有可能被一袋康师傅方便面收买了,人穷志短啊。

      好景不长,太爷爷在五十多岁就撒手人寰了,大爷爷一马当先继承了太爷爷的牛羊皮子的生意发家致富。而知识的神奇之处开始了,爷爷给我的印象是很沉稳,内敛的,对于世道还有一丝骨子里的不安心,说再明白点就是想得多做得少,遇事有把握再做,有点胆小。这与后来的事有关系。那时候国共打得不可开交,作为一个我也搞不懂的兵家必争的交通点,今天我们这里就是****势力,明儿个国民党就打了回来,再过几天又给占回来,周而复始。一腔热血的青年分子们,都是正经的小学毕业,在那时候有文化的人少的可怜,同班四五个人和爷爷约好半夜三点跨越敌占区,穿过封锁线去投奔革命,于是乎一穷小学生毕业了的爱国革命愤青在封锁线被国民党暗哨翻手拿下。

      之后的记忆都是空白的,爷爷总是一笔跳过,问也含糊的说自己记不清了,老人都是聪明的,或许他们耳背但有时候是不想听见,或许他们脑子糊涂记性差但那只是不愿意想起。我轻轻的一声渴了,他就忙着给我倒水,我也不客气我喜欢跟着他一步步地看着他给我倒水喝,他给我倒的是许久没见我的爱,我不渴,我要喝的是许久没见他想要被他的宠。他不是听不见你说话,他只是选择的听着他认为必须听到的话,比如我渴了。

      一零年我上了大学,我每月从父母那里得到600快得生活费,穷逼的一塌糊涂,宿舍好友问了我一句,你一学期就穿了一条牛仔裤?我羞愧欲死,我真想告诉他我不是换了袜子么?机智的回答说,我只是买了三条一样的换着穿。在那个艰苦的岁月,我在爷爷的扶持下走过来。现在想来,独生子女的待遇里,或许我幸亏有一个爷爷,大学里面的交集,或许真的应该把心思沉下来学习,因为只要你稍微一生活,你就会窒息。

      昔日门庭若市,而今门可罗雀,强大的反差让耿直的爷爷一口气憋在肚子里,抑郁每每陪着他很久。在那段时间,他饱受别人奚落,背后指点。他有理想,有原则但却成了这个下场,心里的折磨让他一度颓败。奶奶是一个正经的农民形象,吃得了所有的苦,干过所有的活,却不懂爷爷心里的结,开导无效后,她静静的挑起来了整个家。在那段时间,她每天辛苦干活,中午奔波数里回来给爷爷做饭,吃罢就收拾再去出工。在她心里爷爷是伟大的存在,在她心里爷爷是个很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的心思只有他们自己能理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