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官场职场

更新时间:2021-04-09 02:17:16

职场得与失 连载中

职场得与失

编辑:忘川情作者:佛田雨中雾分类:官场职场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初到江北建工营销公司的田佛海,在其师傅王伟的指导下渐渐地成了公司的心腹干将。但是,在外田佛海抵挡不了纸醉金迷、花花世界,渐渐地迷失了自我;同行的尔虞我诈、一丝不挂利益最求,使田佛海心生疲惫,同纯粹的陈思云不会产生了暧昧不明关系;在内公司部门为权利内斗愈发非常严重这一夜田佛海在身体上绝对是享受的、绝对是快乐的,所有的疲倦都被那女孩带走了。。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刚刚下到楼下,电话响了,是他“师傅”高爽的电话,田佛海放慢了脚步,接通了电话,“怎么样?办完了没有?”,电话那头的高爽轻声的问道,“嗯,办的还蛮顺利的,您放心,已经搞好了”,田佛海小心的回答的,“办事的流程都熟悉了没有?”,“还行,应该没有问题”,田佛海自信的回答,“还就是关于着项目的单项备案没有做,才办完网员证,等会就去办单项备案”,“好,把程序都记好!等你回来!”,高爽补充道,“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不等田佛海答复,电话就断了。

      田佛海****着躺在床上,还未熟悉夹着香烟的手搭在床边,任凭香烟施虐的熏染着他那稚嫩的手指。他在思考着问题,至少他那一动不动靠在床头的样子,显着迷茫、疲倦、又带有点意犹未尽,“喂,你在干嘛呢?”他怀中的女孩轻轻扬起头问道,“你叫什么?”田佛海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你叫我小珍好了!”女孩嘟起嘴说,她的脸上熟练地挂起了笑容,本来扬起来的脑袋这时又靠在了田佛海的怀里,裸露的白色胸脯肉团随着她的紧紧相拥越发的变形了,“你是哪里人?多大年纪啊?”田佛海抽了口烟淡淡地问道,“我是枣霞人,今年才20岁,”女孩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小声答道,“咦,这么小就...”到了嘴边的话田佛海没有说下去,他知道他后面还要说的话似乎是句废话,于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但它打断了他那似是而非的沉思,不知道是因为听到女孩的回答,还是她紧紧抱住他的缘故,他有点回过神来了,他喉咙里发出“呵呵”一声,转胳膊掐掉了手中的香烟,用手推了推靠在他肚子上的头,女孩会过意来,嘴角扬起调皮的微笑,松开了抱着他的手向他的****伸去,同时脑袋贴着田佛海的肚皮也向那需要她的地方游去。田佛海轻抚着散落在他腹部女孩的长发,女孩的头也慢慢有规律地动着,喉咙里不时地发出“哼...哼”的声音,田佛海全身酥麻起来,闭起双眼、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嘶...啊...“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门外传来左其乐的声音“田总,田总,该起床了!醒了没?”,田佛海的梦被左总的敲门声打断了,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知道了,15分钟后在楼下大厅见吧!”听见门外远去的脚步声,田佛海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他这一夜睡得很好,昨天四个小的车程带来的疲劳不说,和小珍“激战”到半夜耗费掉他仅存的体力,给了那女孩报酬后,就倒头睡着了。他翻了个身****着坐在床边,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早晨的事情多么急,他醒了后总喜欢在床边呆坐上一小会,用他的说法是“回回精神,理理思绪”。

      这时,田佛海已经洗漱完,对他这样从小没什么条件讲究的农村孩子来说,一早上不需要那么多“工序”后才出门。已经进入11月的襄江市,清晨的温度已经有点让人感到丝丝凉意。他匆匆穿上夹克衫,拎起放在桌上的两个公文袋、抽掉插在卡槽里的房卡,大步迈出了房门往楼下的大厅走去。

      车子七拐八拐的走了大约十分钟,最后在一个靠近主干道的路口处停住了,“喏,那就是行政服务中心,上三楼后找到住建委的办公处,按照要求审核就行了,如果有问题,就给我打电话,我在车里等着大家”,一路没说话的小周这时开口了,田佛海坐在靠近下车的那个门边,门一打开自然最先最先下车,迈着大步子走了过去。田佛海不一小会就在一上楼梯的转弯处找到了住建委的办事点,“请问您,我是过来办理《外来施工单位入襄江市项目单项登记》的,应该找谁办理?”,田佛海对着一个头顶已呈现“地方包围中央”的中年男同志问道,本来还专注办事的他,抬起头对着田佛海微微一笑说道,“在我这里,请把填好的打印的表格交给我吧,这把证件资料交给我审核”,这时田佛海才看清他的脸,白白净净的中年男同志,端正的脸上,和谐的摆放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宽鼻子高鼻梁,厚薄适中的嘴唇红润有光泽,田佛海把文件包放在柜台面上的时候,发现在他的面前还有个工作牌——“襄江市城乡建设委员会葛建博科长”,“葛科长,您好,久闻不如一见啊!”,田佛海对着认真核对的葛建波说道,葛科长并没有被他这么套近乎而影响到,看着手上的资料说,“像你们这种大企业要多过来参加我们襄江市的城市建设啊,以前那个亿达广场做的很好嘛”,田佛海被他这么一说搞愣住了,但很快就接上茬,“看来您对我们江北建工很是了解,以后还要找机会多找您学习和探讨啊”,葛建波听后只是简单微笑并没有接着说话了。过了一小会,葛建波小心翼翼的从抽屉里拿出章子,在备案表上签过字后盖上了章子,“谢谢您,葛科长,我能留您的电话吗?以后还有不懂的时候要向您请教的”,田佛海双手接过葛建波递过来的备案表和看过的证件试探性的问了问,没想到的是,葛建波愉快的说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着实让田佛海大吃一惊。存过电话后,田佛海高高兴兴的同葛科长道别后下了楼。

      这一夜田佛海在身体上绝对是享受的、绝对是快乐的,所有的疲倦都被那女孩带走了。

      左其乐看见田佛海大步走来,从沙发上起身朝他挥手打招呼,“等会啊,田总,还有两个朋友在房间里,你坐一会,等他们来了,我们一起去外面吃点东西”,左总望着略显疲惫的田佛海接着说道,“田总,把你搞辛苦了,本来可以早点过来的....”,田佛海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他的话说道,“没关系,都是朋友,何况您这边是古总直接跟我交代的。我也才调到市场部不久,还有很多东西不懂,也要麻烦左总不厌其烦的教导我啊!”,“哪里,哪里,教导谈不上,相互学习,相互学习....”,左总客气的点着头,本来不大的眼睛这么一笑显得更小了,架在塌鼻梁上的眼镜和秃秃的头顶,一晃一晃的反射着光,有点滑稽但又有点让人感到舒服。在这个行业里,不管是不是真的“总”还是假的“总”,逢人打招呼叫声“某总!”,总是没有错的,既照顾了对方的面子,也拉近了说话两人的关系。

      赶在中午下班之前,一车子人都把事情办妥当了,小周同左其乐打完电话汇报完毕后,对着司机平子说,“走吧,咱们先走一步回江北”。大家归心似箭盼着早点回公司,只有田佛海还恋恋不舍,不知是那个城还是那个人让他挂念着,临到下车也没有同陈思云说上一句话。这回出差倒是有收获,该获得信息他收集齐全了,另外小周还跟他安排了个小红包,他当时没敢看,接着就塞进了包里下了车。

      陈思云就坐在田佛海并排的单座上,田佛海用眼角打量着那条迷人的腿,大腿被紧身针织连衣裙束裹着,看不清肤色,但是透过薄薄的淡肉色丝袜看见的是细腻、柔嫩和优美线条的小腿,一双黑色高跟鞋使其全身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女人味气息更为浓烈。这时,田佛海故作撑个懒腰的机会,侧着头、眯着眼瞧着陈思云,她端端正正的陷在宽大的皮座椅中,显得她更加的娇小,胸脯随着均匀的呼吸一上一下起伏着,紧身针织衫裹着她的身材一览无余,田佛海似乎透过她的衣服看见了一切!太令人着迷了,太令人神往了!

      这是田佛海上班以来第一次出差,算上他2009年进入江北建工集团,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平淡无奇、朝九晚五的生活过了整整三年,三年前他还是从江北科大毕业的高材生,毫无背景仅凭自己过硬的学历,敲开了江北市建筑行业唯一一个仅存的国企大门,这份荣耀也着实的让这个从农村来的小伙子以及他的家人高兴了好一阵子。这三年时间对田佛海来说是真正的变化,进入江北建工成为正式编制的科员,他也凭着自己的力量在江北市三环边,给自己置办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同时也为自己讨了个乖巧媳妇——和他同批进公司的张琳。老实不算漂亮的张琳看上的不仅是他的学历,更是在田佛海身上和她一样的“老实”劲,不管她的父母当初多么的反对,张琳也要义无反顾的跟着田佛海。最后父母在张琳的软磨硬泡和田佛海房产证上“张琳”名字的双重作用下勉强的点头答应了“。

      田佛海回到车上,见左其乐不在,他没有讲话的人,坐下后闭起眼睛,回想了一下刚才办事的流程,想着想着不知怎么的,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叮叮叮...”的开门声吵醒了他,他耳边又轻轻地响起了左总的声音,“平子,带上这车人去行政服务中心”,这时田佛海彻底的醒了,鼻子闻到了熟悉的迷人香水味道,心里一咯噔、身体随之一颤,“她也在车上,她什么时候上的车,睡相这么难看,哎...”,田佛海开始懊恼自己睡着了。这时车门关上了,车子一动出发了。

      这次出差来襄江市,是他调岗到市场部以来的第一个项目——国家通信集团(襄江市)综合信息大楼桩基工程,像这种样几百万的桩基工程,一般是惊动不了像江北建工这样国有特级建筑企业的,但是这次江北建工不仅参加了报名,而且还备齐了资料准备办理《襄江市建筑施工行业网员证》,田佛海正是为此事而来。能够把省会城市建筑业巨头公司请到襄江市来参加项目,那背后运作的力量和关系可见一斑哪,但那都是后话了,田佛海也是后来慢慢才知道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