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高剑借机邀功 说出外在竞争对手

时间:2021-04-09 02:17:18来源:柯林文学网

然意外发现自己好傻,这个是公事上的联系,想那么多干嘛。电话连通后,那边有点儿吵,陈思云好像在外面,“喂,你好,陈思云,我是江北建工的田佛海,是谭总给的你的电话”,说起这里停了停,田佛海不确认她是否可以在听,“田总好,您然后说,我听谭总说过,您是为和陈思云打电话之前,他想了又想怎么开头,想来想去突然发现自己好傻,这个就是公事上的联系,想那么多干嘛。电话打通后,那边有点吵,陈思云似乎在外面,“喂,你好,陈思云,我是江北建工的田佛海,是谭总给的你的电话”,说到这里停了停,田佛海不确定她是否在听,“田总好,您接着说,我听谭总说过,您是为那个项目吧”,陈思云确实是在听,她匆匆的接上田佛海的话,“呃,是的,那你这边没有问题了吧”,田佛海吃了一惊,“我这边谭总都交代好了,我完全没有问题,能和你们这种大单位合作,我又要学习到很多东西呀”,陈思云兴奋地说着,田佛海完全没有预料到陈思云会这么热情、激动,这么一来搞得田佛海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你过奖了,相互学习,等项目上网了,我联系你,改天我们出来好好交流下”,田佛海随便胡诌了一句,没想到陈思云满口的开心道,“好呀,好呀,有时间出来聊聊!”。田佛海就这么和陈思云有了第一次交流,不知道是好是坏,但他心里感觉莫名其妙的开心。。

>>>《职场得与失》章节目录<<<

第十章 高剑借机邀功 说出外在竞争对手小说

  田佛海按着高爽给他的电话,他跟江南六建的人联系了,对方叫鲍洪,跟别人一说这个项目需要支持和帮助,鲍洪满口就答应下来,并说他也是才来不到半年,以后要多联系、多交流。田佛海听对面的声音是个很年轻的男人,多喉咙中有点嘶哑,本想当晚就约出来见上一面,吃个饭先联系下感情,但转念一想,有两三天没有回家了,还是缓缓吧,反正以后总是要见的,也不急于这一会。

  和陈思云打电话之前,他想了又想怎么开头,想来想去突然发现自己好傻,这个就是公事上的联系,想那么多干嘛。电话打通后,那边有点吵,陈思云似乎在外面,“喂,你好,陈思云,我是江北建工的田佛海,是谭总给的你的电话”,说到这里停了停,田佛海不确定她是否在听,“田总好,您接着说,我听谭总说过,您是为那个项目吧”,陈思云确实是在听,她匆匆的接上田佛海的话,“呃,是的,那你这边没有问题了吧”,田佛海吃了一惊,“我这边谭总都交代好了,我完全没有问题,能和你们这种大单位合作,我又要学习到很多东西呀”,陈思云兴奋地说着,田佛海完全没有预料到陈思云会这么热情、激动,这么一来搞得田佛海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你过奖了,相互学习,等项目上网了,我联系你,改天我们出来好好交流下”,田佛海随便胡诌了一句,没想到陈思云满口的开心道,“好呀,好呀,有时间出来聊聊!”。田佛海就这么和陈思云有了第一次交流,不知道是好是坏,但他心里感觉莫名其妙的开心。

  田佛海又按照高爽的要求,将项目情况编辑成短信的形式发到部门微信群里,要求手里有其他单位的同事,把消息散布出去,能够争取到尽可能多的单位支持。

  处理完手里的事情后,田佛海看了看窗外,天色早已暗淡下来,早就过了下班的点。田佛海清理好东西,就夹着包下班了。

  田佛海打了辆车回到家里,看见桌上有剩下的饭菜,一摸还是热的,太好了终于可以吃口家里的饭菜了。田佛海和张琳在他要调到营销公司之前就商量好了,他只要调岗就让田佛海的母亲住过来,帮忙照顾张琳这个孕妇,这个决定太正确了,这样可以让田佛海毫无犹豫的在外面“拼杀”。

  母亲见田佛海回来了,就张罗的热菜热饭的,招呼儿子吃饭。张琳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见两三天未归家的丈夫,情绪也变得高涨起来,坐在田佛海的旁边,边看他吃饭边和他聊天,聊的都是公司财务部门里面那些姑娘婆婆的事情,田佛海吃着饭,有一句每一句的应付着他老婆,脑子里还想着工作,有那么一会脑海里闪过“什么时候约陈思云出来吃饭”这个想法。

  田佛海吃过饭后,洗过澡早早的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这时张琳也进来了,就躺在田佛海旁边,他用手轻轻地摸着张琳的肚子,闭着享受着新生命的孕育,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田佛海早早的就起了床,看着同样起床了的张琳,他们要一起坐公交赶往公司上班。车上太挤了,张琳又是个大肚子,往后肚子越来越大,上班只会越来越不方便。田佛海在公交车上和张琳商量是不是应该买辆车了,往后肚子大了有个车接送都方便,况且在市场部有个车,在外面跑业务、搞接待也方便些,公司也对这样的车也有补贴。张琳想了想,就爽快的答应了。

  到了公司后,他俩就分开了,走进了各自不同部门的楼层。今天还好,就是把昨天发出的信息再收集一遍,看有没有单位答应或者有新的用信息。

  果然,这个项目还是有竞争者的,从业内收集回这个关键信息的是高剑,他比田佛海小五岁,比田佛海早一年来到营销公司市场部。高剑是个标准的90后,但是为人处世总是表现的十分老练,不过不管怎么样,在遇到突发事情或重大事情后他就会体现出他那个年纪的不成熟,一种心智上的不成熟。

  “佛海,我跟你说个事情,我这里得到个消息,外面江北省省建系统的,也在外面联系单位,说是要搞这个项目”,高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靠着椅子对田佛海喊着,本来安静的办公室被他这么一说,顿时像炸了锅似得。

  “你这个信息反馈的及时,我等会等高哥回来后,我跟他汇报,那是哪个单位主搞这个项目呢?”,田佛海拿笔边在本子上记着,边跟高剑说着,“嗯,等高哥回来了,我来跟他说吧!”,田佛海听见高剑这么说着,就不在问了。办公室也顿时的安静下来,其实,虽然田佛海干这个的时间不长,但是他明白,高剑就是拿着这条消息去跟高爽表功劳。多在领导面前增加“曝光率”,这时职场升迁的必要条件。

  高爽从外面办事回来后,高剑就屁溜溜的跑到高爽办公桌旁,小声的把刚才的事情跟高爽复述了一遍,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被他加入了一些其他情节。这个消息是他昨天晚上约江北省建工六建有限公司的人出来打麻将,从麻将桌上获得江北省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在牵头搞这个项目,它做头拉着江北省建工六建有限公司、江北省建工四建有限公司和海东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搞这个项目。说道最后,高剑别着嘴巴说,“高哥,您不知道啊,我昨天为了套他话,就没怎么用心打,那叫一个输得惨啊!”,高爽心领神会的说道,“行,今天哥哥补偿你,中午请大家吃顿好的”,办公室顿时欢天喜地的。

  高剑手上的单位是张扬交给他的,江北省省建系统说是个“系统”,其实它不是个系统,因为以前确实是都归江北省建工局的管理,而江北省建工局是江北省住建厅下属副厅级单位。经过改革开放十几年的发展,在90年代中后期,江北省省建系统内的建设施工单位已经经受不住市场经济的洗礼,有的接的活越来越少,有的甚至到了濒临破产清算的地步。

  地方省政府为了更好的盘活经济、深化政企分离,将省建工局下属的建工单位剥离出去,并欢迎有能力的企业进行收购。就是这个原因,有很多沿海经济较为发达的建筑单位过来收购了部分省建单位,像海东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江北省建工六建和江北省建工四建,而有些单位是通过改制,达到国有部分逐步退出,社会资本逐步参与的目的,像江北工建承包有限公司,唯独幸免于难的就是江北省建筑集团有限公司,还是由省政府出资国有独资公司。

  虽说都省建工系统内部的公司被收购的收购、改制的改制,但是那些公司里面的人,特别是高层领导都是以前一个系统内部的同事,在不是和自己现有公司利益相冲突的情况下,只要相互打个电话通个气,他们就能很快的团结一致、抱团对外。所以再去做省建系统内的单位,估计是浪费是时间和精力。我们现在要防备是他们来撬动我们自己手上的单位。

  高爽不动声色的盘算着,还是一如既往地和同事嘻嘻哈哈,田佛海感觉到了高爽的一丝变化。中午午休起来后,田佛海发现高爽的位子是空着的,往外面望去,门对门的古总的办公室里面有几个脑袋影子在晃动,田佛海心想,“这回高爽估计要出招了”...

职场得与失

职场得与失

作者:佛田雨中雾类型:官场职场状态:连载中

初到江北建工营销公司的田佛海,在其师傅王伟的指导下渐渐地成了公司的心腹干将。但是,在外田佛海抵挡不了纸醉金迷、花花世界,渐渐地迷失了自我;同行的尔虞我诈、一丝不挂利益最求,使田佛海心生疲惫,同纯粹的陈思云不会产生了暧昧不明关系;在内公司部门为权利内斗愈发非常严重这一夜田佛海在身体上绝对是享受的、绝对是快乐的,所有的疲倦都被那女孩带走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