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想做席先生心里的那个人

时间:2020-10-18 20:26:51来源:柯林文学网

夏以安不明白了这男人为什么突然间之间大变脸,不想惹得他不开心。也就摇了下头:“也没。”她确实所以很庆幸也不是吗?所以席鹰年及时来临。“谢谢您你。”她轻声张口。席鹰年眸子里闪她的确应该庆幸不是吗?。

>>>《前世嫉恨今日情》章节目录<<<

第15章 想做席先生心里的那个人小说

夏以安不明白这男人为什么忽然之间变脸,不想惹得他不高兴。也就摇了下头:“没有。”

她的确应该庆幸不是吗?

因为席鹰年及时到来。

“谢谢你。”她低声开口。

席鹰年眸子里闪过一抹诧异,周身的冷气消散了些许。

他刚才不过是不高兴敢觊觎他女人的三个男人还有那不知好歹的夜色的服务生。

但此刻听着她轻轻的话语,他心头的火气灭了点。

“毕竟你是我的女人。”

他回答的理所当然。

夏以安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浴袍,愣了会,下意识问道:“你帮我换的衣服?”

“你想太多了。”

席鹰年不自在的翻了个身,脖颈处泛出一丝可疑的红晕。

夏以安撇撇嘴。

也是,她哪里能劳烦到席鹰年动手。

准备起身冲个澡,可刚挪动身子,便忍不住“嘶”了一声。

昨晚那三个男人下手可真狠。

席鹰年听到她的动静,忍不住看向她,注意到她袒露出来的脖子上的红痕,眉头紧皱。

察觉到身边火热的目光,夏以安有些莫名其妙,随即想到自己袒露在外面的肌肤,脸色一白,赶紧对着席鹰年说道:“这些小伤好的很快的。”

她这句解释,席鹰年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他玩味地勾了勾唇角:“怕我嫌弃你?”

“当然了。”

夏以安也是一瞬反应过来,重新贴在了席鹰年的身上,手蹭进被子里,揽住他的腰身。

她不知道席鹰年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究竟会下一秒给他更多的宠爱,还是会狠心将她踢出局。

她只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席先生要是不要我,我再想找到一个和你一样的金主,可就难了。”夏以安说着,手探进男人的浴袍里,接触到他过分滚烫的皮肤,嘴角挽起一抹魅惑的笑意。

席鹰年此刻满心满眼都是夏以安。

她的脸庞,她身上的气息,甚至于她的小动作,都能够让他如火焚身,急不可耐。

他恨不得将身上的女人狠狠揉进骨子里。

“你还想着找别人?”

他幽深的眸子紧紧锁着眼前这张精致的脸。她每一处都是如此恰到好处,极度符合他的胃口。

他说着,顺势揽住夏以安,继续开口:“我劝你最好放弃了这个想法,否则,我会让你有一万种办法生不如死。”

男人的声音掺杂着危险的气息。

或许这话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夏以安会不屑,但面前的是席鹰年,她不得不信。

“席先生真是好大的火气,”夏以安笑了笑,眸子流转,勾人至极,“只要席先生不赶人家走,人家才不会走呢。”

她觉得这辈子是要吊死在席鹰年身上了。

这个男人,真是……可怖。

不知道自己傍上他,究竟是对是错。她的眸中闪过迷茫,转瞬又坚定。

她没有后悔的余地。

席鹰年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攥着她腰身的大掌又紧了一分。

“去洗澡。”

他靠在她耳边低声呢喃,夏以安不自觉红了脸,起身小步向着浴室跑去。

见着浴室门关上,席鹰年才平复了下呼吸。

不多久,搁置在床边的手机响起。

他扫了一眼,接起,那边出来佣人着急的声音:“少爷,小少爷把您刚找的保姆给赶走了,他还……啊!”

尖叫声混杂着玻璃碎裂声响起。

席鹰年稍稍蹙眉。

那边很快传来孩子的叫喊声:“你这个坏女人,竟然敢和我爸爸告状!”

他最怕席鹰年,他的爸爸太过严厉,虽然什么都能够给他,但是管束方面,却是很严格。

现在听到佣人的话,他当然是会慌乱。

他喊得太过用力,声音很大,席鹰年在这边也听得清清楚楚。

“让他接电话。”

“是,是,”佣人赶紧将电话递到那个混世小魔王面前,“小少爷,少爷让您接电话。”

席嘉阳站在原地,两手抱着胸,身上套着家居服,微胖的小脸上带着少许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沉稳。

他思考了一阵子,不情不愿地挪动脚步过去。

“爸爸?”

他一开口,便委屈了。

席鹰年工作忙没时间陪他,他请来了很多保姆,可是没一个能够和他一起玩,每个人都好像很怕他。

不过是几场恶作剧,就将他们吓得不成样子,太没意思。

他今年五岁,需要家人的陪伴和呵护。

席鹰年听着自己儿子的声音,眼里也流露出些许温情。他知道,自己给他的不少,可他最缺的,他永远都补不上。

一个女人,一个母亲,一份母爱。

“在那不开心?”

席鹰年问着,从床上半撑起身子,侧目落在一旁的床头灯上。

浴室的门正好在此刻打开了一条缝,不过因为灯光昏暗的关系,席鹰年并没有注意到。

席嘉阳扫了一眼房间里的狼藉,点头说道:“嗯。”

在这太没意思了。

眼珠子一转,他嘴巴扁下来:“爸爸,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上次见到你,是在电视上,我很想你。”

对于席鹰年,他是真的依赖。

听着儿子这句话,饶是平常冷淡的席鹰年,嘴角也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极为温馨。

“那我明天派人去接你。”

“真的?”

席嘉阳之前的坏心情顿时一扫而空:“爸爸你会和我住在一起吗?”

“会。”

席鹰年肯定的点头,脑子里想起那个小不点慢慢长大,学会走路,牙牙学语时候的样子,脸上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乖,等我去接你。”

说完这句话没多久,席鹰年便挂了电话。

夏以安轻手轻脚将浴室门合上,背贴在门上,顺着门板滑了下去。

她满脑子都是她还有着情敌的事情。

那个女人会是什么样子?听着席鹰年的语气,她应该对她很重要,那么她应该怎么办?把握住机会将她赶走?

她一团乱麻,压根没有联想到席鹰年还有着一个儿子。

“还没洗好?”

男人的声音忽地传来,她赶紧站起身应了一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推门走了出去。

“席先生是想人家了么?”

夏以安挑眉一笑,几步走到床边陷了进去,顺势揽上席鹰年的脖子:“人家也很想席少呢。今天席先生帮了人家,人家要以身相许。”

她是在试探,试探那个女人在他心里究竟有多少分量。

“你不是早就以身相许了?”

席鹰年眼眸暗了一分,“签了协议,难道现在想要反悔?”

他忽然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

一边说着非他不可,一边却又似乎在想着怎么摆脱他。

“怎么会?”夏以安身子又缠的紧了些,吐气如兰,“我是想做席先生心里的那个人呢。”

她已经做好了被席鹰年甩下床的准备。

他这样的人,应该是最忌讳提起此事的。

但让她意外的是,席鹰年只是深深地看着她:“这就看你的本事了。”

不等夏以安多做反应,他便抬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起来。”

夏以安还愣愣的,听话地挪开身子,躺在一边。

席鹰年从床边拿了个药膏,递给她:“自己擦点。”

夏以安接过,擦的格外认真,她可不想因为这点儿伤痕,惹得席鹰年不爽。

只是后背的地方,她怎么也够不着。

在她懊恼的时候,一只大手拿过药膏,轻轻替她揉起来。

丝丝凉凉的感受从她的后背直冲脑门,最后引得她脸通红一片。

“待会去一趟夜色。”

席鹰年沉沉开口。

竟然敢动他的女人,这些人无非是嫌命活的太长了。

提起夜色,夏以安的身子便抖了抖。

席鹰年手上的力道轻了一分。

夏以安犹豫着,还是忍不住问道:“我当时是什么样子的?”

她果然还是十分介意被别的男人看光。

席鹰年嘴角露出笑意,恶劣开口:“基本是光着的。”

“啊?”

夏以安激动地扭了下 身子,正好席鹰年替她按摩着背上的伤痕,这么一使劲,惹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这么激动做什么?我话还没说完。”

席鹰年正了正她的身子,继续之前手上的动作。

“但遮住了重点部位。”

那会儿西装下的她的确是狼狈不堪,身上的工作服因为皮鞭的关系,裂开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但他们是存了心思折磨夏以安,所以还没来得及进入主题,便被高卓撞开了门。

夏以安松了一口气,心里却是忍不住吐槽。

“在骂我?”

席鹰年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她赶紧摇头:“没有,人家感激席先生还来不及呢。”

男人冷哼一声,虽然没信,心里却是有着几分舒坦。

下午的时候,席鹰年带着夏以安回了夜色。

经理冷汗涔涔地引着他们向里面走去。

夏以安在夜色出了差错,他也逃避不了责任。

推开包厢门,夏以安愣了下。

五个人被绑着扔在地上,三个昨晚的男人,另外两个是丽莎和领班。

前世嫉恨今日情

前世嫉恨今日情

作者:睡妮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五年前,一场精心部分设计的豪门盛宴,已婚夫伙同他人妹妹将她送进很陌生人的床,18岁已婚生子,她被被剥夺承继权,臭名远扬,成了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心寒似铁,摈弃所“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