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你儿子他欺负我

时间:2020-10-18 20:26:53来源:柯林文学网

夏以安拉大椅子的动作忽的顿住。她可没指出席嘉阳是真的有事情和她说。这个小胖子昨天被她给被欺负了,他当然是攥着劲儿要讨回去。席嘉阳没可以得到夏以安提问也没不高兴,脸上盛开她可没认为席嘉阳是真的有事情和她说。。

>>>《前世嫉恨今日情》章节目录<<<

第22章 你儿子他欺负我小说

夏以安拉开椅子的动作忽地顿住。

她可没认为席嘉阳是真的有事情和她说。

这个小胖子今天被她给欺负了,他肯定是攥着劲儿要讨回来。

席嘉阳没得到夏以安回答也没生气,脸上绽放出一个更大的笑容:“阿姨,你怎么不回答我呢?是我的态度不够真诚吗?”

夏以安嘴角扯出一抹笑意。

她很想告诉他,他的演技实在是烂透了。而且,从他的脸上,她只看出了“阴谋”两个字。

“不好意思啊,阿姨没听到你在说什么。请你再用你真诚的态度和我说一次?”

他小胖子想借着他爸爸在压她一头,顺便树立下自己的形象?

门都没有!

夏以安自觉已经从地狱里摸爬滚打了出来,怎么会畏惧他这点没道行的小招数。

“你明明听到了的!”

席嘉阳怒了。刚才那样子已经是他的极限,试问他什么时候用过那么恶心人的声音?但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他还是忍了,可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听到什么了?”

夏以安懵懂地看着他:“我不过是让你重复一遍你刚才说的话,这也有错?小少爷,你的脾气似乎有点大啊。”

席嘉阳顿时窝了一肚子的火气。

他想了想,求助似的看着自己的爸爸:“爸爸,你看这个阿姨,她好坏。”

他说着,可怜兮兮地拽了拽坐在一遍一言不发的席鹰年,眼里一瞬蒙上了一层水雾。

夏以安在旁边看的是连连赞叹,果然是对着自己的爸爸,演技很是走心啊。

她正要发表下看法,席鹰年的目光忽地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心里一跳,急忙正襟危坐。

不是她没出息,实在是席鹰年的眼神太过恐怖,她承受不来。

两人都在等着席鹰年发话,如同乖巧听着教诲的小学生。

席鹰年看向夏以安。

她低着头,额前有着几缕发丝散落下来。此刻的她不比寻常的妩媚,添了几分居家的气息。即使她身上穿着公式化的小西装,也掩盖不住她身上慵懒的气质。

这样的她,让席鹰年不自觉滚动了下喉结。

“夏以安。”

他突然开口,说出了她的名字。

夏以安将头埋得更低,恨不得塞到桌子底下去。席嘉阳则是万分得意,爸爸这是要教训这个嚣张的女人了!

席鹰年说出她的名字之后,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好像他刚才只是情不自禁。

原本等着他开口的夏以安半天也没等到他发话,硬着头皮开口:“那个,席先生我很抱歉,我该好好听小少爷说话的。”

“那是当然的!”

席嘉阳别提有多解气了,恨不得在这女人面前耀武扬威一番,让她意识到他是什么身份,让她明白,他不是她能够惹得人物!

“不必。”

听到席鹰年的话,两人都是一愣。

什么意思?

夏以安忽地抬起头,定定地看向席鹰年。他刚才是在维护自己?似乎又是她的错觉,毕竟他实在不是她能够猜测的。

席嘉阳也是没明白,憋不住心思先问道:“爸爸,你……”

他说着,又变了一句:“你是不是要赶这个坏女人走?”

坏女人,坏女人……

夏以安被一个孩子叫的,差点以为自己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她头疼地扶了扶额头,学着席嘉阳的样子,也和席鹰年撒娇:“席先生,您要赶人家走吗?可是人家刚来没多久呢。而且,人家好像也没做错什么事情嘛……”

就算是不能让席鹰年站在她这边,她也要膈应这个小胖子!

席嘉阳觉得自己身上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层。

他诧异地看了夏以安一眼,接着不甘示弱地拽着席鹰年的胳膊:“爸爸,你看阿姨她太坏了啦,竟然不承认自己做错事情,是个坏孩子哦。”

他使劲眨巴着眼睛,努力自己变得更加可怜。

他不信他一个小孩子,还不如大人会撒娇!

“阳阳,”席鹰年看向席嘉阳,声音淡淡的,“你刚才说了什么,阿姨没听清,再告诉一遍阿姨。”

刚才听着夏以安的声音,他只觉得整颗心都要化了,只恨不得将她绑在自己身上,狠狠地要她。

“啊?”

席嘉阳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亲爸,问出了一个寻常孩子的必问话题:“爸爸,我是不是你捡来的?”

“反正不是他生出来的。”

夏以安不客气地补刀,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对着他哈哈大笑起来,那叫一个畅快开心。

席嘉阳扁着小嘴,本来想要酝酿着哭一场,奈何他原本不是那种容易掉眼泪的孩子,憋了半天除了眼睛通红外,一点眼泪的痕迹都没有。

“爸爸,是真的吗?”

他不死心,还是一遍遍追问席鹰年。

对于生孩子这个概念,他脑子里很是模糊,只偶尔在动画片里看过,动物会生小宝宝,理所当然代入,所以大概爸爸生他的时候也是那个样子。

席鹰年黑了脸,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怀胎十月生下席嘉阳的是他的母亲,不是他。

可是如果否定,他又要解释一大堆的道理。他本来就不善于言辞,和席嘉阳交流也实在算不上多,这可真的算是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而这背后推手,就是坐在餐桌对面,笑的花枝乱颤的小女人。

“夏以安,你很高兴?”

这句话让夏以安一瞬止住了笑声,她讪讪地摆摆手:“不高兴,不高兴……”

她的样子惹得席嘉阳嗤了一声:“怂!”

夏以安猛地抬起头,努力握住自己的拳头,控制住她一巴掌将他拍到墙上的冲动。

小胖子怎么这么惹人讨厌呢?

她自觉修养忍耐已经很够,但在面对席嘉阳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成功化作浮云。

“席鹰年!你儿子他欺负我!”

“砰”的一声响起,夏以安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撞上席鹰年的目光时,还是选择坐回了椅子上。

席鹰年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面上却是严肃:“夏以安,你和他解释下,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末了,他又加了一句,“好好解释,否则你知道后果。”

不过是些常识,夏以安虽然没怎么好好念过书,但这些还是懂得的,只是让她说出来,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她想要拒绝,但抵不过席鹰年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开口:“你嘛,你是从你妈妈的肚子里,经过十月怀胎生出来的。”

“那我是怎么到妈妈肚子里的?”

席嘉阳像是故意为难夏以安一般,有着问题就追问。

“这个嘛……”夏以安仔细想了想,开口,“你的爸爸爱你的妈妈,你是他们爱情的结晶,这个结晶存在于你妈妈的肚子里,然后经过十个月,就变成了你。”

她说的很是拗口,可以说是不符合逻辑。

到最后声音低沉下来,陷入沉默。

爱情的结晶吗?只可惜她的孩子不是。

她想过她和很多人一样,有着很好的丈夫,有着温馨的家庭。只可惜,这个梦止于十八岁的那年。

或许是经历的苦痛过的太久,她很快便调整了过来,嘴角挂着笑容看向席嘉阳:“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爱你的爸爸,他养育你很不容易啊。”

席嘉阳根本不能够理解夏以安的意思,翻了个白眼,却是没有多计较,低头吃着自己面前的饭。

席鹰年的视线停在看着席嘉阳发呆的夏以安身上。

他的指尖在微微颤抖。

爱情的结晶?

这样的词在他的世界里不存在,以后也不会存在。

孩子的母亲是谁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想做他妻子的人很多,想做席嘉阳的母亲的人也会很多。他永远不会为了这些事情而心烦。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天真。”

席鹰年毫不客气地嘲讽开口。

他看得出夏以安对于爱情还存在着幻想,也对未来存在着憧憬,不过这些所谓的未来,一定不会包含他。

他给不了她任何承诺,更给不了她可笑的爱情。

夏以安从神游中清醒过来,哼了一声:“你还不准我想象了?”

她现在不可能得到,总要幻想下,这样才能够支撑她继续顽强地生活下去啊。

“你想象里面没我。”

席鹰年皱眉开口。一想到她将他剔除在外,他便分外的不爽。

这阵子接触,夏以安基本已经知道席鹰年在想什么,赶紧讨好地笑着:“怎么会没席先生呢?席先生是我的偶像,我可是要以你为目标奋斗一辈子的。”

“老女人,牛皮都要被你吹破了。”

席嘉阳翻了个白眼:“说来说去,你还不是想要引起我爸爸的注意?我告诉你,我爸爸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的。”

他一副很是笃定的样子。

夏以安的关注点只在他的前三个字:“我哪里老了?”

二十三岁,如花的年纪好吗!

“哪里都老。”席嘉阳毫不客气。

夏以安停下手中的动作,满脸堆笑地看着席嘉阳:“小胖子,我忽然想和你谈谈人生了。”

“我哪里胖了!”

席嘉阳大叫,他只是微胖好吗!不过是手肉了一点。

但想到她的后半句,他的眼睛又亮了起来:“今晚九点,你来找我。”

前世嫉恨今日情

前世嫉恨今日情

作者:睡妮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五年前,一场精心部分设计的豪门盛宴,已婚夫伙同他人妹妹将她送进很陌生人的床,18岁已婚生子,她被被剥夺承继权,臭名远扬,成了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心寒似铁,摈弃所“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