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以毒攻毒

时间:2020-11-22 20:24:17来源:柯林文学网

李拾抱拳道:“那就拜谢前辈了!”“不客套。”管老九摆一摆手。井张在一旁望着这俩人亲的跟一家人似的,火气噌噌噌蹭地就窜上去,指指管老九骂道:“老头子,你他妈是疯了吗?井张在一旁看着这俩人亲的跟一家人似的,火气蹭蹭蹭地就窜上来,指着管老九骂道:“老头子,你他妈是疯了吗?老子给了你五十万,就是来看你给我丢人的?”。

>>>《纯阳医仙》章节目录<<<

第29章 以毒攻毒小说

李拾拱手道:“那就谢过前辈了!”

“不客气。”管老九摆摆手。

井张在一旁看着这俩人亲的跟一家人似的,火气蹭蹭蹭地就窜上来,指着管老九骂道:“老头子,你他妈是疯了吗?老子给了你五十万,就是来看你给我丢人的?”

管老九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说:“你那五十万,事后我会全数退还给你,现在我要做我自己的事了,你要是还想说什么,就休怪老夫我不客气了!”

“你个老不死的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不客气,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背叛我,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井张跳着骂了起来。

他拿受过这气,被李拾这个乡巴佬欺负就算了,还被自己花钱雇来的人威胁,他气的脑袋都要炸了。

管老九冷冷笑了起来来:“井少爷,你也太把自己当根葱了吧,我管老九虽然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但是认识的人还真是不少,你有兴趣动了一下,就算是你井家也保不住你!”

就凭着管老九这一身本事,就有多少达官贵人挤破了脑袋想帮他的忙,黑道上的人也有不少想认识他的,就这么一个井家的公子,他还真不怎么想搭理。

这次他之所以愿意来出诊,不过是因为听说沈老爷子的病十分古怪,所以才愿意来的,而井张一口一个老头子,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

“你……”井张手指着管老九,刚想骂,却又活生生地把这口恶气给憋了回去,这个神医,还真不是自己惹得起的,家族里的人也肯定不会为了自己得罪管老九。

手指了半天,他也说不出话来,干脆拂袖而去,走到门口时回头望了他们一眼:“你们两个给我记着,这笔帐我井张迟早是要算回来的!”

走出去时,沈家人都惊了,沈香走上去一脸关切问:“井公子怎么了,怎么流鼻血了?

井张十分尴尬地笑了笑:“最近吃的大补的东西有点多,营养过剩给冲的,没事……没事……”

这时井张的保镖走了进来,他是个练家子,看到井张鼻子上全是血,恶狠狠地道:“少爷,你鼻子都歪了,是不是有人打你了,我找他算账去!”

话音一落,整个待客厅里的人都轰然大笑了,羞得井张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三步并做两步地从沈家逃了出去。

一出门井张便一脚踢在保镖屁股上:“你他娘的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刚才少爷我挨打时你怎么不来!他奶奶的,老子踢死你……”

被踢了几脚,保镖心中也有气:“是谁打的你,我现在就把他揪出来打一顿!”

井张道:“打你麻痹,你打不赢他,这笔帐要算回去,还得使点非常规手段,等到市里,你给我查清楚了今天那个年轻医生的身份,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半个小时后,管老九抱着一坛子蘑菇一样的东西从静海市回来,也不管周围人奇怪的目光,抱着坛子便飞快地跑进了客厅里。

“怎么,这灵樟芝成色好吧?我花了三十万从台湾土著手里买回来的。”管老九把坛子抱到李拾面前,十分得意地说。

“还不错,”李拾看了一眼,点点头说,“你快帮忙研药,神老爷子的穴位已经开始封不住了。”

“好!”

又过了半个小时,药终于研好,李拾直接把药渣全部倒掉,只剩下一大碗浓黑的液体。

“这药可是有剧毒,会不会太冒险了?”管老九忍不住道,他也是颇通药理之人,自然知道这几味药调和在一起,毒性比砒霜还强上几分。

李拾摇摇头:“治好沈老爷子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小乔,把沈老爷子扶起来,准备施针!”

说着,李拾把那套百锻针摊开,捻起一根在黑水里过了一遍,银针瞬间就被染成黑色。

李拾上手微微用力,一股真气输进了银针里,转瞬之间,银针又开始嗡嗡嗡鸣叫起来,李拾也没多等,顺势就是一针扎进了沈老爷子体内,而银针一入体,那一块瞬间就肿起。

接着他又是十几根银针,以同样的方法,扎进了沈老爷子体内。

而沈老爷子皮肤上,也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包,那模样甚是渗人。

而管老九在一旁观看的津津有味,眼睛都不眨一下,管老九也是老来疯,看李拾施针时的认真程度,比少年们看爱情动作片还认真。

沈梦琳在一旁看着却觉得揪心,短短几分钟内,沈老爷子身上已经起了不知道多少个红色的包,凑上前去问道:“管老前辈,你说他这样治会不会出问题?”

管老九笑呵呵地摇摇头:“你这个傻女娃,以气渡针是最好的消毒方法,银针的毒性已经下降了许多,起包是正常地生理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李拾终于拍拍手道:“大功告成。”

这时再看沈老爷子,额头上满是一颗一颗的汗珠,脸上的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随着时间推移,沈老爷子的脑袋上鼓起一根根青筋,而沈老爷子的表情十分痛苦,牙齿都似乎在打战。

李拾的眉头蹙起,转过头厉喝道:“快打盆开水来,要滚烫的!”

“好……好……”沈梦琳跑了出去,叫着仆人打来了一盆刚烧开的开水。

开水端来,李拾接住盆,赶紧端到沈老爷子床前。

“管老前辈,拍沈老爷子的背!”李拾吼道。

管老九赶紧拍沈老爷子的背,沈老爷子的脸也越来越扭曲。

随着管老九拍打的越来越用力,沈老爷子“哇”的就是一大口的红黑色的血水吐进了李拾事先准备的那盆开水中。

众人就看见,沈老爷子吐出的那口乌黑血水里面竟然有着许许多多细小虫子。

而那写小虫子似乎还想往外爬,吓得沈梦琳和沈楼惊叫着后退。

不过这些小虫子没爬出盆,就被开水给烫死,化作了一滩血水,而这盆本来十分清洁的开水,已经变成了一盆褐色的水。

“果然是有人下蛊。”李拾把这盆开水放到了地上。

管老九思考了片刻说道:“我听说最近有一批蛊师进入了静海市,应该就是他们下的蛊,湘鬼蛊门有一条规矩,从来不向普通人下蛊,这些人犯了这个规矩,恐怕已经不是湘鬼蛊门的人了,没有了束缚的蛊师,可是恐怖的啊!”

这时候沈老爷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疑惑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爷爷,你醒了!”沈梦琳有些欣喜若狂。

沈老爷子在半昏迷的状态中也是能听到周围的声音的,搞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后,他虚弱地向管老九伸出一只手:“谢谢你救了我。”

管老九忙摆手解释道:“不用谢我,救你的是这位小师傅。”

“是你救了我?”沈老爷子看向了旁边位小伙子,愣了半天伸出一只手来:“谢谢你救我,以后我沈家必有重谢!”

李拾拜拜手笑了起来,看见沈老爷子醒来他心里也高兴:“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沈老爷子和蔼地笑了起来,正欲再说,忽然一口气喘不过来,趴在床沿边直咳嗽。

沈梦琳扶着爷爷,转过头来着急地问:“我爷爷又怎么了?”

李拾把手指搭在沈老爷子手上十几秒,点点头:“没什么事,只是营养有些不良而已,好好调养调养就行了。”

沈梦琳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几乎是瘫坐在地上,自从沈老爷子出事后,她一刻都没闲着,也是累坏了。

李拾在旁边看着也有些心疼,看着沈老爷子已经缓过劲来了,微笑着道:“你不光要谢我,更要谢谢你这个孙女,她前前后后比我忙的还多。”

“经过这次我总算明白了,我宠这个孙女没白宠,刚才他们怎么对你和小琳的,我可是听的明明白白,要不是小琳拿家产去保证,那些逆子怎么会允许你医治我,我也老了,再过一阵,我就回把沈家的产业慢慢全交给小琳打理。”

沈老爷子缓缓说道,目光落到这个乖孙女身上时,说不出的慈爱。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你的身体,这些东西还早着呢。”沈梦琳倦容里挤出一丝微笑,只要爷爷能醒,她就已经觉得很心满意足了。

沈廉在一旁看得激动万分,看李拾的目光也变成了感激,要不是这小伙子把老爷子治好,不仅自己的女儿继承不到这笔巨大的家产,说不定连应得的那份家产都拿不到。

“沈老爷子,你得提防着点,下毒容易,解毒就难了。”李拾微笑着说道。

沈老爷子脸有些发暗,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后说:“我知道了。”

这时管家走了进来,一看到沈老爷子醒了过来,立马小跑了到了客厅喊了起来:“大少爷,小姐,老爷醒了,你们快进去看看吧!”

“醒了?”沈楼站了起来,疑惑地望着管家:“你没看错吧?”

“千真万确!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沈楼脸色立马沉了下来,他娘的那个老不死的怎么又醒了呢,这不是坏事嘛!

沈楼沈香和沈楼的女儿鱼贯进了客厅,一见沈老爷子醒了,激动得简直热泪盈眶。

“老爷子,您终于醒了,可把我们急坏了,这两天我觉都睡不着,就想您什么时候醒来。”

沈香泪中带笑地簇在沈老爷子膝前。

沈楼点点头道:“是啊,老爷子,你生病这两天我可是急坏了,还请来这么多专家来为您治病。”

纯阳医仙

纯阳医仙

作者:喜火车类型:短篇文学状态:连载中

山上学中医太无聊的,上山来把老婆找。谁知刚到山脚,就有两个大美妞称他为老公,仔细仔细一看,寒病!一同睡一觉吧。别打别打,我这是说很老实话。你这极寒体质,就得靠我这纯阳之身月色茫茫下,路边树林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一个人影从林子里窜了出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