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她是不是你的未婚妻

时间:2021-02-23 21:48:51来源:柯林文学网

靳浔有些头痛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也不是之后和你都说好了的吗,怎么现在的又闹起了变扭?”“这也不是怕有人更更年轻貌美,不当心把你的魂都给勾走了吗?”苏晴拉住他的领带“不会的。”靳浔搂住她的腰将她带向了自己怀里,像是对苏晴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靳少狂妻太霸道》章节目录<<<

第25章 她是不是你的未婚妻小说

靳浔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不是之前和你都说好了的吗,怎么现在又闹起了别扭?”

“这不是怕有人更年轻貌美,不小心把你的魂都给勾走了吗?”苏晴拉住他的领带,将他拉向自己,在他的嘴角上落下了一个吻。

“不会的。”靳浔搂住她的腰将她带向了自己怀里,像是对苏晴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苏晴不满足这个简单的回答,她的心里面有一种恐慌,再让靳浔和叶欢这么接触下去的话,靳浔终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她紧紧地抱住靳浔精瘦的窄腰,“那你说好了,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我这边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我们先把结婚的事情往后面延迟一点吧。”靳浔闭着眼睛,感受着身上人的体温,脑海里闪过叶欢那张不论是哭是笑都明艳生动的脸。

苏晴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细细地吻着,一点一点地把这个男人的样貌深刻在自己的心里面。

这是她用尽了所有青春去追逐去仰慕的一个男人,自己咬牙做到今天的地步,不过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地站在他的身边和他比肩。

她柔声地说着,“阿浔,你要了我吧。”

给我心里面一个安定,就算最后你真的喜欢上别人了,也会对我负责。

靳浔心里面一紧,扶正苏晴的身体,正色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都二十七岁了,早就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说不定在小孩子的眼里,我都是一个怪阿姨了。在我这个年龄里,就算是结婚或者有小孩什么的,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等我们结婚了在说吧。”

苏晴挣开他的怀抱,站了起来:“阿浔,我问你,你是不是和叶欢上过床?”

靳浔明明有很多种说辞,利用、意外又或者是勾引,可是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用沉默表示着对这件事情的默认。

苏晴的心里面一痛,虽然早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当他亲自承认的时候,心还是忍不住地抽疼。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不怪你,你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但是阿浔,答应我,不要和那个叶欢有过多的牵扯,好吗?”

靳浔垂眸,看不出任何的神情。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苏晴以为他不会回答,久到她快要觉得绝望的时候,靳浔开了口。

声音悠远地有些飘渺,就像是从山寺里面传来的古钟声,“好。”

靳浔到点了之后,就开车去了叶欢的公司门口等着,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人出来,只好打电话问叶欢到底什么时候下班。

叶欢今天受了一肚子的气没有地方撒,就回家将一腔的怒火投入到打扫卫生这件伟大的事业上面,累的手指头都不愿意动弹,有些敷衍着说:“哦,我早就回来了。”

靳浔有些恼怒,自己眼巴巴地跑过来接人,就这么风轻云淡地说一句“回家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无视他的存在!

他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在家等着我。”

叶欢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也没有在意。

来就来呗,还提前通知一声,要不要她将整个人收拾得干净漂亮,准备好瓜果茶水等着他的驾临啊。

叶欢表示,对于一个害得自己失去工作的人,她完全没有想要招待来客的欲望。她觉得到时候要是放靳浔进门的话,都是自己发了天大的善心。

靳浔一路飙车进了青山庄园,到了门口按了几下门铃之后发现也没有人来给自己开门。就打电话给叶欢。

很好,不接他的电话。

靳浔发了一条短信,“我知道你在里面。”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要是再不开门的话,我就到下面找居委会,说自己媳妇和自己吵架了,现在不让进门。”

叶欢收到短信的时候抽了抽嘴角,一把打开门,“谁是你媳妇了?”

靳浔看着叶欢鲜活地站在自己面前时,心里面压抑的那些烦躁全都不见了,“谁出来了谁就是我媳妇。”

叶欢就要把门关上,“我就是来骂你一句不要脸的,没打算让你……哎哎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呢,能不能有一点的自觉,别当成自己的家行吗?”

靳浔不去理会她的话,自顾自地往屋子里走着,看见客厅里摆放着水桶,里面还放着拖把和没有处理的污水,一双桃花眼微微向上挑着,“你今天没有去上班?”

“就是想把家里收拾一下啊,那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叶欢倒在了身后的沙发里,“你自己随便弄一点吃的喝的,我都快累死了,没有那么多的闲时间招待你。”

靳浔将西装放在外面的架子上挂好,袖口被整齐地卷起几道露出小麦色的手臂,动手将客厅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这个有些出乎叶欢的意料了,感觉就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人被拉下了神坛。

她歪着头看了半天,做事情倒是有模有样的,不是什么新手,就有些好奇,“你怎么会做这些事情的?”

靳浔有些自嘲地说:“当初在外边留学的时候,身边都是陌生人,也没有人照顾,时间久了,这些事情都会做一点。”

靳浔说着风轻云淡,但叶欢还是能听出一点里面的弯弯绕子来。

靳浔是靳氏的大少爷,要是真的有外表那么风光的话,也用不着自己在外面照顾自己。

叶欢的心里泛起淡淡的心疼来,“你那时候在外面也挺辛苦的吧。”

“就那样吧,没有什么幸苦不幸苦的,倒是在那边待久了之后,钱没有挣到多少,法语倒是学的差不多。”

叶欢心里一“咯噔”,假装不经意地问着,“你当时在那个大学?”

靳浔说了一个大学的名字,叶欢的脸一沉,就是那个“苏晴”留学去的大学。

感情这两个人早就认识了,合着自己瘦了这么多不公平的待遇全都是因为靳浔呢,叶欢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

“我今天去逛商场,我和你说一件特别逗的事情,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人家专卖店里的面料,瘪着一张嘴和店员说什么你知道吗?‘呀,这衣服这么薄,穿着还不如用窗帘布做的衣服厚实呢,怎么就卖得这么贵啊。’把我都笑抽了,老太太特别可爱。”

靳浔静静地听着,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话题绕了一圈,叶欢自然而然地说着:“话说现在的衣服是卖得有些贵,不说别的,就是近几年刚出来的牌子‘S’那价格都贵的离谱,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喜欢。说着我想起来了,你好像和它的设计师是一个学校出来的,要不改天去和她说说,看能不能给我打个折。”

靳浔眉头几不可闻地皱了一下,叶欢是怎么知道苏晴的?

他淡定地将客厅收拾干净,避重就轻地说着:“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改天直接去买好了,我付钱行吗?”

“不行,这不一样,一个是占你的便宜,一个是让店主少占点便宜,性质不一样。”

“我觉得都一样,都是不用你出钱的。”

叶欢有些烦躁,怀疑是不是靳浔故意在躲避话题,什么都没有问出来的她心情有些小郁闷,指着地上一滩看不出来的水迹说着:“你看看你拖的地方,还有水呢,果然是大少爷,做一点事情都是这么不靠谱。”

“等会就干了,刚刚拖的地方,肯定是有一点湿的。”靳浔心里面藏着事情,难得有好脾气地解释着。

诸事不顺,叶欢哪哪都不高兴,“那万一我踩着水滑倒了怎么办,你负责吗?”

靳浔叹了一口气,直接把人搂紧怀里,狠狠地揉乱了那一头的长发,“今天谁惹你了,怎么这么不高兴?”

叶欢心里面想着,就是你的那个小情人,就像疯子一样,什么破事都不做,专门跑到问哦的公司找我麻烦。

她皮笑肉不笑,“我那里不高兴了,我今天高兴地很。我饿了,你要不要去做饭,要是不去的话我直接点外卖了。”

靳浔捏着她的脸,“脾气这么差还说没不高兴啊,看,这嘴都能挂油壶了。”

叶欢“啪”地一下拍开他的手,“我脾气就这样,看不惯的话,趁早滚蛋,别你看着烦心,我心里面也不舒服。”

靳浔几乎是肯定,苏晴肯定背着他做了什么事情,他有些摸不准叶欢到底知道了多少事情,只能哄着,“行了,我去做饭,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叶欢的一双眼睛生得好看,杏眼迷蒙,里面像是笼着一潭清水,可是笑起来的时候却是正宗的笑眼,像是两枚万万的月牙。

叶欢这么一小,靳浔鬼使神差地没有了所有的脾气,他也不愿意追究其中的深意,像是本能地察觉到有些事情明了了,他便再也没有了接近叶欢的理由。

靳浔的手生得好看,就像是一件上好的和田玉雕琢而成的艺术品,就是这么看着他做一些最琐碎、最普通不过的事情,仍旧是一件美的享受。

不过叶欢看着不是为了什么享受,完全就是来找茬的,一会说刀工不好,让人把马铃薯切成一样粗细的细丝,一会说菜洗的不干净,让人将装盘的菜重新放到料理池重新过一遍水,大大小小的毛病不知道挑了多少,最后靳浔还是做出了四菜一汤。

叶欢一摆手,又想整一点幺蛾子了,“这菜看着就没有什么胃口,我想要吃麻辣烫。”

“你到底吃不吃。”靳浔早就看出一点猫腻来了,一直忍着没有发作。受到这样的挑衅,就算是泥人也有着三分的土性,就更别说是从来就没有服过软的靳浔。

“不想吃了。”叶欢从来就是吃软不吃硬,别人的态度不好,就更别指望她有什么好脾气。

靳少狂妻太霸道

靳少狂妻太霸道

作者:绮绮类型:短篇文学状态:连载中

被狠毒婆婆下了药,才知他们靳家竟然要借腹生子!叶欢被被软禁,却大伯救了她,他对靳家的人说:“她是我的人。”逃脱牢笼,叶欢我以为获自由的身,靳浔却将她逼到角落,“女刚进门便闻到一股中药味,熏得叶欢胃里翻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