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情敌初次见面

时间:2021-02-23 21:48:53来源:柯林文学网

靳浔有些不不耐烦地挥挥,“你把这些文件送回公司,别再这里碍眼。”“哦。”齐江拾掇着文件,受了委屈哒哒地应着。楚盛天将床头的文件合上都带走,“总裁,那我也就先走了,你先“哦。”齐江收拾着文件,委屈哒哒地应着。。

>>>《靳少狂妻太霸道》章节目录<<<

第29章 情敌初次见面小说

靳浔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你把这些文件送回公司,别再这里碍眼。”

“哦。”齐江收拾着文件,委屈哒哒地应着。

楚盛天将床头的文件合上带走,“总裁,那我也就先走了,你先好好休息。”

靳浔点了点头,“公司的事情就和平时一样,处理不了的等我回来。”

“好。”

楚盛天领着齐江走了,就像是没有来过一眼,叶欢有一瞬间的恍惚。

人走了之后,靳浔才稍稍露出一点疲态来,看着叶欢有些阴郁的脸,“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这么不高兴了?”

有些事情叶欢不愿意和靳浔明说,她现在心里面乱得就像是一团纠缠在一起的毛线团子,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我在想一些事情呢。”

“什么事情?”靳浔也没有说破,顺着他的话往下面接着。

“你怎么着了齐江做助理啊?”叶欢就是随便说说的,可还是有一点好奇。

齐江也有二十五岁了,但是这个年龄在他们看来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他本身的性子就有一点跳脱,能跟在靳浔的身边很多年还没有被辞退也算是一个奇迹。

靳浔突然沉默下来了,半天才开口着:“齐江也是挺好的,很听话,不管让他做什么事情都会老老实实地办好。”

叶欢想自己的助理能有几个不听话的,靳浔没有说实话,她也不想拆穿。

人总是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叶欢有这一个优点,别人不想说的,自己绝对不会去问。

这种脾气要是和一个普通木讷的男人谈恋爱的话会有点累,一个不喜欢说,一个不喜欢问,时间久了自然会有隔阂。

但是靳浔不是普通人,他是天之骄子,他享受着无尚的荣光,也承担着这种荣光所带来的责任。所以更多的时候,他需要的是一个善解人意、能够给他一个安定后方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和他一样骄傲、咄咄逼人的女强人。

到了中午,医院送了营养套餐过来,可能是豪华病房有着特殊的优待,什么酱肘子,红烧排骨什么的都给做了一点送上来,叶欢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最让她欣喜的是在饭盒的最后一层放了一点鲤鱼汤。、

然而这些东西和靳浔没有什么关系,依目前的形式来看,他只能喝一点粥。

叶欢将小菜什么的和粥一起放到靳浔的面前,自己一个人准备到旁边吃着自己的豪华午餐。

靳浔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粥,“你就打算让我这么吃?”

“不然呢。”叶欢喝了一口汤,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

靳浔强调着,“我是病人。”

叶欢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实在是不清楚病人这个身份有什么值得特殊骄傲的,需要他重复一遍。

“咳咳咳,”靳浔咳嗽了几声,耳朵的后面泛起了几不可见的潮红,“我是病人,你有见过病人自己动手吃饭的吗?”

叶欢的眼睛眨啊眨,严重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被掉包了。她忍着笑,肩膀不可抑止地抖动了几下,走到靳浔的身边,拿起碗喂他,“哦,我忘记了你是一个需要照顾的病人。”

靳浔的不好意思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的,他脸上带着傲据的冰冷,“这不是很正常的,你看,我为了追你都追进医院来了,作为事情的核心主人公,你不觉得你需要付出一点的责任吗。”

他说话的时候表情极其的严肃正经,要是忽略他微微张开的嘴和叶欢送到他嘴边的勺子的话叶欢都会觉得自己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

而此时此刻她只想,她对着靳浔不可侵犯的俊脸吻了下去,“靳浔,你为什么这么孩子气啊。”

靳浔把脸一板,叶欢却看得出来他没有多少的生气。

靳浔一把拉过她,直直地对准她的唇瓣亲了下去。

叶欢手里端着碗,又怕触碰到他的伤口,就任由着他亲着。

这是一个很绵长的吻。

靳浔一开始只是浅尝,在娇嫩的唇瓣上不停地摩挲着,像是尝到水果味道的啫喱,然后含在嘴里吮吸、咬噬。

可是不,这些都还不够。

他忍不住想要地更多,强烈的攻势逼得女人松动了牙关,微冷的舌滑入口内,贪婪地享受着女人的每一份甜美。直到叶欢有些喘不过气来,靳浔才不舍地放开他。

叶欢小口小口地喘息着,一双剪水的双瞳波光粼粼,从靳浔的角度看过去,说不出来的柔美。

叶欢嗔怒着:“你,你简直太胡闹了。”

“你不是也挺喜欢的吗?”靳浔调笑着问她。

叶欢红着脸,“你才喜欢呢。”

“嗯,我是挺喜欢的。”靳浔回答得光明正大。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靳浔在医院躺了几天,除了齐江和楚盛天过来送送文件,有些重要的文件让他签署一下,就只剩下和叶欢两个人打情骂俏了。

叶欢原本准备找个护工来照顾靳浔,因为有些事情她做起来还是不方便,比如说晚上时候的擦洗。

靳浔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她的要求,用的理由要是想当义正言辞,“我又洁癖,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身体。”

说完还闲闲地补了一句,“你要是觉得照顾我麻烦的话,就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叶欢能怎么说,本来对别人有着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和愧疚,难不成就真的可以把人丢下来不管。别说楚盛天锋利的眼神会将自己凌迟处死,就是她自己心里面也过不去啊。

于是靳浔很是舒心地享受着叶欢全方面无微不至的照顾,在享受照顾之余也不忘记黑自己争取一点小小的福利。

外面的天气不错,傍晚的太阳也没有那么的毒。

在房间里面呆了几天,叶欢决定用轮椅推着靳浔到医院里面的花园去透透气。

叶欢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小孩在打闹,男孩纸不知道抢了女孩手中的玩具娃娃,女孩就在后面追着他讨要。没有要到,气呼呼地在男孩子身上打了一巴掌,男孩子有些不服气,就还了一下回去。

两个人就开始你一下我一下地对打起来。

突然女孩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男孩子也有些慌,想了半天才将手里的玩具娃娃递了过去。

女孩瞬间就不哭了,在男孩的脸上亲了一小口。

这么大的孩子都是纯真可爱的,心里面没有什么计较,就算是闹了天大的矛盾,过一段时间就不记得了,两个人又像是好朋友一样在一起玩闹。

夕阳温柔的勾勒出来叶欢的轮廓,像是闪着神圣的光芒,将她眼里的快要溢出来的柔情完全烘托出来。

靳浔见过很多面的叶欢,娇笑的,嗔怒的,暴躁的,理智的,妩媚的,就唯一没有见过此时这般典雅宁和的。

靳浔看着夕阳下叶欢的侧脸,心里面狠狠地颤动了一下。

“你很喜欢小孩子吗?”

“怎么说吧,我喜欢别人家的。”叶欢看着两个小孩子在玩闹,心情放松着说:“自己要是有小孩的话,我整天都会为了他担惊受怕的,怕他受一点点的委屈,出一点点的事,那个样子太累了。”

“我以为你应该会说喜欢,最好自己再要一个就更好了。”在这样的场之下,没有生活中的琐碎,没有职场上的勾心斗角,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靳浔如是开玩笑的说。

叶欢的眉眼间有着一点忧愁,像是想到了以后的一些事情,“这种事情也说不好,是我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我当然喜欢他出身在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里面。如果生活在一个不幸的家庭里面,他活着也要承受着那么多的压力,那么我宁愿他从来没有生下来过。”

靳浔听了半天,就评价了一句:“三观不正。”

叶欢皱着眉头,“本来就是啊,如果活着痛苦的话,我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和世界。”

“人这一生都不是顺风顺水的,你这就是因为一时的苦难抹杀了他生命的无数种可能。”靳浔说得明白,简单就下了结论,“你这就是典型的自己吓死自己,有时候想的太多反而是不好了。”

叶欢有些不服气,“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就出身在一个父亲出轨、母亲整天以泪洗面的生活里面,你觉得他会快乐吗?”

“至少还活着,还能有感觉,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叶欢不服气,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来回争辩着,就像是刚刚互相打闹的孩子。

“阿浔,你怎么在这里?”

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平静,一个女人穿着十寸的高跟鞋噔噔噔地跑到了靳浔的身边,极其自然地拉过靳浔的身体仔细地看着,有些急切地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叶欢看着她有些粗鲁的动作,忍不住出声,“他才做了手术,你轻一点。”

苏晴猛地转过头来盯着她,厉声说着:“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苏晴一手建立了“S”公司,没有一点手段和气势的话,是完全不可能在这个男强女弱的商业圈子里面走出一条路来。

靳少狂妻太霸道

靳少狂妻太霸道

作者:绮绮类型:短篇文学状态:连载中

被狠毒婆婆下了药,才知他们靳家竟然要借腹生子!叶欢被被软禁,却大伯救了她,他对靳家的人说:“她是我的人。”逃脱牢笼,叶欢我以为获自由的身,靳浔却将她逼到角落,“女刚进门便闻到一股中药味,熏得叶欢胃里翻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