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柯林文学网!

首页 > 章节 > 《血洗京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南宫誉

第一章 南宫誉

牡臣七少 2020-11-22 22:07:17
很  少,也可以说,也没。三十年来,他只记得我,一个叫欧阳小艳的女孩。三十年来,他仅有一个朋友。  很小的时候,他曾问过他师傅:我为什么非要习武?那个时候他师傅便会拿一个柳条出,照着他屁股便  打,边打边说:你要习武!别的却不说他。他是京城护城城主的儿子。他从小就练武,从一出生,他的爹爹就为他找了一个武林高手。还记得,很小。...

血洗京城

推荐指数:10分

《血洗京城》在线阅读

  一南宫誉

  京城

  西城边树林。京城最大的比武场地。江湖的恩怨仇杀都会选择此地解决。远处的个个小土丘便是证据。

  他是京城护城城主的儿子。他从小就练武,从一出生,他的爹爹就为他找了一个武林高手。还记得,很小

  的时候,他的师傅为让他学会一招极难的招数,竟然一天没让他吃饭,而他的爹爹却在一旁,严肃的看着

  他练。没有一丝的疼爱。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过父爱,更别说母爱了,他母亲在生他后就死去了。他的话很

  少,可以说,没有。二十年来,他只记得,一个叫欧阳晓燕的女孩。二十年来,他只有一个朋友。

  很小的时候,他曾问过他师傅:我为什么非要学武?那个时候他师傅就会拿一个柳条出来,照着他屁股便

  打,一边打一边说:你必须学武!别的却不告诉他。每一次,他都痛的想晕过去,却硬挺着,倔强的站在

  那里一动不动。直到后来,他慢慢知道,师傅和爹爹一样,都不会告诉他原因。他也不在问这个问题。

  认识万小全,是在一个小客栈。那个时候,他正吃饭。却见一个衣服褴褛的人跌跌撞撞的冲进客栈,面色

  苍白,浑身抖得有如风雨中的树叶一般。他,跌跌的坐在他的对面,边瞧他一眼都没瞧。只说了一个字:

  酒。从来没有人像他这样跌跌撞撞坐在他面前的,大家都知道他是城主的儿子。从来也没有人敢在他对面

  坐下吃饭。

  客栈老板和小二都认识他。知道他和他说话都很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没人知道他从那里来。只

  记得,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老乞丐,不过,最近却没有见那个老乞丐。客栈的人们都认为他是一个要饭

  的,但每次吃酒,他从来没欠过账。所以,小二听到他的一声“酒”便去房里取酒出来,小心翼翼的丢在

  他的面前。整个客栈的人都瞧着他们两个。一个衣冠整齐,一个破破烂烂。

  “估计是个败了家的少爷。”掌柜的跟人闲聊的时候说:“你别说,他年纪不算大,模样也不错,不像是

  干活的人。”

  “那倒是。”一人插嘴:“上次我有心帮他一把,给他个扛包的活干,结果他连五十斤的包都扛不动。”

  “可怜人呐。”掌柜的说:“成了酒鬼,这辈子完了。”于是大家叹息一回。

  他看着面前的酒,于是一碗酒端过来,那人仰起脖子一口喝干,绝不停顿。

  “他的喉咙是什么做的?”看多了这种表演之后,人们好奇地讨论。这可是60度的女儿红,喝得急了喉咙

  跟火一样。谁也没见过这种喝法。

  他,城主的儿子:南宫誉。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似乎激起无限的狂气,对店小二道:酒!十碗!店小二的

  眼惊的快要跳出来。他从来没看到过城主的儿子吃过酒。却一下要十碗。老板拍了拍呆立的小二道:快去

  取来。

  那进来的万小全,听到他叫了十碗酒,眼光立时亮了起来。随即又暗淡下来。失去的,还会回来吗?他这

  样想着。

  这时,小二已把酒摆满了一桌。

  店里面,已没有人言。只听到众人的呼吸声。只见南宫誉端起一碗酒,仰起脖子一口喝干了。瞬间,脸上

  布满一片的红晕。接着是第二碗,第三碗,第四碗……

  万小全也在他对面,一仰头,又是一碗。至到,桌上摆了三十六个空碗的时候,南宫誉站起身,对着万小

  全问了一句:未请教。万小全斜斜的站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欲倒,却还差着一点,对南宫誉道:万小全。

  这个时候,众人才知道这个小乞丐叫:万小全。只听一声:走。白影一闪。南宫誉已不见了踪影。众人惊

  叫:太快了,不愧是城主的儿子。

  却不见,那万小全又是一副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弱弱的身影,似乎没有人扶他,他就要跌倒在地了。

  二十年前,京城。

  西城边树林有一声血醒风雨的打斗。只有四人。城主、城主朋友,也就是南宫誉的师傅、欧阳青、牡臣萧

  。

  寒风凛冽。树林的场地上,只有血红血红的一片片的薄冰。牡臣萧,还有南宫誉的师傅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里,似乎是雕像。

  就在欧阳青倒下的一刻,南宫誉的师傅就对牡臣萧动手了。但他只见眼前灰影一闪,牡臣萧不见了身影。

  欧阳青和牡臣萧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有声音:二十年后,还是今日。此仇必报。

  二欧阳晓燕

  极北。

  有一座城,叫冰石城。

  极北,天寒之地,冰如坚石,所以起名为:冰石城。

  大雪已下了三天三夜,整座城池更添了一抹的肃杀之气。

  寒风如刀。雪已停了,远处的天是白芒芒的一片。不见一个人影。就连城里面也不见有一丝的活物的影子。

  突然听到“哇,哇……”婴儿的哭啼声。接生婆喜道:“夫人,恭喜,恭喜,是个千金。”只见那夫人微微的抬了抬头,急切的:“让我瞧瞧”说完最后一个字,气若游丝。接生婆忙把还在哇哇大哭的孩子抱到那夫人那边。那夫人偏着头看一看,微笑布满了她的脸。她又向门外的方向瞧了一眼,叹到:他,还没有来吗?

  说完这句话,眼睛微闭。

  冰石城城南的大道上,突来一急驰的马匹,只见一溜的雪花飞溅。那马上驮着两人,一人身穿灰袍,一人身穿白衬。那马似乎认识道路一般,直奔城内而去。

  那马儿奔入城内便即停下来。只见那城内还有一人,一个又枯又瘦的老者,似乎就等这人回来。只见那灰袍人跳下马,慢慢的把白袍人抱了下来。走向那又枯又瘦的老者,说道:“柴兄!”然后,只听“扑通”一声,那灰白二人便即倒在雪地上。

  寒风潇潇,雪花遇风而飘。那位被称为柴兄的老者,一声口哨,便有一辆马车奔了过来,他们把那两人抱上了车,就朝着那刚生完孩子的家里奔了过去。

  那夫人正怀抱孩子,细细的看,心里叹道:真像,真像。

  门突然被人推开,只那位瘦老者带者几人,把灰白袍二人抬入房内。

  那老者望着那抱者孩子的夫人道:“欧阳贤弟他……”突然泪如泉涌“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让他去”

  那夫人似乎早知道有此结果,只是黯然叹息一声:“柴大哥,你也不必责怪自己。只是,苦了我这刚出世的小女儿”那夫人,看看自己的丈夫的尸身。眼神骤然黯淡下来。

  那老者对下人道:“快,先把牡臣先生抬入暖玉床”下人道“是”

  只见那老者对那夫人道:“姓柴的想求夫人一件事。”那夫人道:“柴大哥,什么事,请说吧”

  那老者道:“我想收此女为义女!”那夫人呆了一会,便要从床上下来。

  那老者道:“夫人,不必下床”

  那夫人道:“我在此为小女谢谢你!”

  三.段靖

  三年.

  赤心城,通天寺。

  通天寺是赤心城最大的寺院。也是武林中武术的发源地。中原最大的少林寺。座处在东方海边的小岛上。

  春风拂着刚发芽的泛着嫩绿的树枝。阳光暖暖的。普照在每一个进香的人。

  近中午时分,人稍少了一些。正当僧侣换班,那上香的大厅内有一农家妇人,一直跪拜了很长时间。傍边丢有一小木篮。那值班僧侣,本打算上前寻问,却见换班的僧侣来了,便给过来的那僧说了一下,便即走了。

  那妇人又拜倒下去,正当那僧两人换班之机。把小木篮放在前面供桌之上。便即走了。那僧人只知道是那人放的是进香的物品,便没即理会。过了许久时间,值班僧人却奇怪的瞧了瞧那木篮。过了许久又一次瞧了瞧,因为他发现那木篮在动。第三次瞧的时候,确信不是自己的眼花,便走向前,把木篮取了下来,翻开向里一瞧“啊”的一声叫,另外几个僧人忙走过来,也向那木篮里看去“啊!”三声齐叫。

  只见那木篮内竟然是一小孩。

  方丈惠通正坐禅。只见灰影一闪,进来一人。方丈眼也没有睁:“柴施主,请坐。”那柴老者肃然不动,回道:“三年了。”

  “三年了”惠通方丈又道:“欧阳夫人还不肯出关吗?”

  柴老者黯然低头。

  “只是我那义女。哎!”柴老者默然。

  这时,方丈院内听到一小沙弥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只在有一僧人一手抱一幼儿,一手执一信件。傍边还有两僧。

  其中一僧人道:“我们有事求见方丈师傅。”

  那小沙弥道:“切住,我去通报一声。”便即走到方丈房门前道:

  “师傅……”

  这时,方丈已听到房外的说话声,便即走将出去。那小沙弥恭恭敬敬站在方丈身后。柴老者站在旁边。望着那抱幼儿的僧人,眼越加明亮起来。

  那僧人把信交给了方丈。

  方丈打开信,看了一遍道:“冤孽,冤孽!”便把信递给柴老者:“柴施主,你看。”

  只见那信上用血写着:

  因无力扶养此女,苦想在三,只好听天由命。送往通天寺,望小女能遇有缘人。

  此女名为:段靖。……小女之母绝笔。

  柴老者把信看了一遍,道:“如惠通方丈不便,请把小女送我养吧。”

  方丈喜道:“由此甚好”便向柴老者拜下去又道:“多谢柴施主”

  极北。

  冰石城内。只见一小孩拉着一老者衣服哭叫着:“爹爹,我要妈妈。”

  那老者弯下腰对那小孩道:“燕燕不哭,瞧,看爹爹给你带来了一个小妹妹。”老者还抱着一孩子,竟然是那:段靖。这三人便是,柴老者。欧阳晓燕,段靖。这时的欧阳晓燕已三岁了。

  那年欧阳青去逝,欧阳夫人便即闭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南宫誉 第二章 欧阳夫人出关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